| 世界天气 | 世界时区和万年日历 | 订阅本站Rss源 |
专题研究 | 网络信息搜索 | 在线留言入口 |
设为首页
收藏本页
与我联系
网站地图
推荐与人
首页 - 专题研究  
推荐新闻
 
 
近日热门点击
 

 
图片新闻 更多图片
 
学术专栏 - 高等教育 - 何云峰:诺奖计划得出来吗?
何云峰:诺奖计划得出来吗?
添加时间:2015-1-26 下午 10:39:59 所在栏目:『高等教育』 阅读:1354 作者:何云峰 来源:上海教育
订阅本站Rss源+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QQ空间+ 分享到腾讯微博+ 分享到人人网+ 分享到开心网+ 分享到百度搜藏+ 分享到淘宝+ 分享到网易微博+ 分享到Facebook脸谱网+ 分享到Facebook推特网+ 用邮件推荐给朋友+

作者:何云峰,载于《上海教育》2014年第11B期,第82页。发表时略有删节。

而今各种“学者”、“人才”、“计划”等等层出不穷,令人目不暇接。然而,这么多重点培养,我们出了几个大师呢?好像人们能够感知到的现实跟计划中的理想目标差距甚远。人们感知到的现实很残酷:这些所谓“计划”什么的,只不过成为少数人捞政治资本,吹政治大牛的武器,留给咱们的是“钱学森之问”。如果诺奖能够计划出来的话,那全世界都去举国家实力搞计划了,这不跟打世界大战没有差异了吗?这多少是对科学研究的亵渎。科学研究就是求真。对真理的热爱和不懈追求,是科学家的唯一内驱力。如果都冲着什么奖,成天想着怎么去出名,那他们还能搞出惊人的成就吗?退一万步来说,就算我们举国家全部实力,让少数几个人真的冲上了诺奖,又有多大意义?有多大可复制性和鼓舞性?冲上了,人家会说,你是世界第二大经济实体举国计划出来的,有什么稀奇的?!冲不上,咱们怎么给老百姓交待呢?花了那么多的纳税人银子,连一个诺奖都整不出来!不是给人家看笑话吗?再说,你计划得再好,也可能最后获诺奖的反而是没在计划里的人,不是更让人笑掉大牙?到时候,你的计划怎么去回应公正性的质疑呢?笔者认为,制定所谓的诺奖计划是一个非常愚蠢的举动。

其实,诺奖不仅不是计划出来的,而且只有靠走群众路线才能走出来。人民,只有人民,才是创造历史的动力。这句话永远是真理。如果我们的政策违背了群众路线的基本原则,搞英雄主义,那就真的让天下人耻笑至极了。真正的诺奖,要靠全体科技人员无私地奉献,默默地耕耘,执着地、长期地追求真理。只有真正地做出影响人类发展的巨大贡献,才有可能获奖。所以,当务之急不是去搞这样那样的计划,而是让全体科技人员有最好的研究条件和研究环境,让他们能够安心地、有尊严地研究;创造一切条件,使他们能够心情愉快,在没有任何外在压力的科学研究生态中去探索,发现和坚持真理。只要所有科技人员的积极性调动起来了,咱们上百万的科技人员大军,总有一天会出现做出诺奖级的科学贡献。

今天,我们非常遗憾地看到的是,科技人员缺乏动力,全体浮躁,大都在做表面文章。究其根源,除了市场经济的大环境冲击之外,关键的还是科研人员的待遇差,工作艰苦,所得远不能匹配所付出。科研人员集体性被口头重视,科技兴市、科技兴邦,成为口号而已,真正的科研人员之社会地位和经济地位,估计排“老九”已经不错了。在有的省市,数年没有工资增长,物价飞涨与通货膨胀,早把知识分子的尊严扫入地下第十八底层。他们不得不到处打零工,兼课、带家教、咨询、兼职顾问、做代言人、甚至开淘宝店,等等,只要赚钱但不违法的,几乎是什么都肯干。越年轻的科研人员,越是不得不到处“走邪”。在这样的集体性口号化“升天”的局面下,多少人愿意而且能够去专注于探索真理?笔者曾连续多年关注相关的大学教师“思想动态”,发现:几乎每年都一样,令大学教师最焦虑不安的是工资待遇问题。也许,有的人不相信,社会上不是热传,大学教师是高收入群体吗?其实,整体水平,大学教师的经济收入可能在中等水平甚至偏上,但关键是绝大多数人是被中等化的。知识分子阶层的两极分化可能比社会上任何阶层都严重。不同大学之间,差距在2-3倍也属正常。在同一间大学内,少数会忽悠的,大话不离嘴的,往往被这样的计划或那样的基地委以重任,实际上却不干活;而绝大多数知识分子则经济上贫困,社会地位上默默无闻,但工作却勤勤恳恳。这样的状况,导致真正搞研究的没有地位,而不怎么搞研究,成天混迹于人际关系中的所谓“人才”却被供奉在“嘉宾”位置上。各种“计划”越多,这样的少数英雄多数狗熊的现象就越严重。如果真的是褒奖了少数真才实学的英雄,倒也不会引起这样那样的非议,关键是所谓的英雄多半都名不符实。有的甚至是靠走关系走出来的,却也仍然被捧到了“凯旋门”。最让笔者感到困惑的是,我们一边在学习贯彻群众路线,另一边却在否定群众路线,搞英雄主义。

用这样那样的计划来集中攻诺奖,这是一种极其功利主义的政策导向。科研工作者并不在意于获不获或获什么奖,而在意的是对真理的探究和对人类知识创新的真实贡献。我们一方面应该切实地将重视知识分子的政策落在实处,让他们每个人都成为最受尊重的人,有社会地位的人,另一方面也要通过政策导向,防止科研人员急功近利,要让他们真正地潜心于研究,成为专注于探索的集体。只要整个研究人员群体受到重视,使他们乐于科学研究和发明创造,乐于长期坚持不懈地追求真理,我们的科学家们一定能够为人类做出诺奖级的贡献。

总之,应该谨慎地通过所谓的刺激计划,激励少数英雄主义思想的膨胀,应该坚持科学研究领域的群众路线;同时,也要谨慎地采用政策导向,防止过分功利主义的科学研究价值取向。诺奖不仅计划不出来,而且计划对于推动科技发展反而可能弄巧成拙。

 


订阅本站Rss源+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QQ空间+ 分享到腾讯微博+ 分享到人人网+ 分享到开心网+ 分享到百度搜藏+ 分享到淘宝+ 分享到网易微博+ 分享到Facebook脸谱网+ 分享到Facebook推特网+

上一条:何云峰:教授上本科生课的新政能真正落实到位吗?
下一条:何云峰:教师入职要有严肃和神圣感

相关内容连接:

·何云峰:学位点调整是否意味着高校不再合并了?
·何云峰:大学不应该堕落到忘记初心的地步!
·何云峰:高校教师考核需首先解决主观认识上的问题
·何云峰:要让阅读成为大学生的一种生活方式
·何云峰:大学生要不断提升自己的洞察力
·何云峰:要在学历文凭优先前提下对职业证照加以依法分类治理
·何云峰:法律必须保障教育优先发展
·何云峰:“双一流”应着眼一流高等教育
·何云峰:解决高教公平问题应进行供给侧改革
·何云峰:校园“学生工”问题呼唤制度规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