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世界天气 | 世界时区和万年日历 | 订阅本站Rss源 |
专题研究 | 网络信息搜索 | 在线留言入口 |
设为首页
收藏本页
与我联系
网站地图
推荐与人
首页 - 专题研究  
推荐新闻
 
 
近日热门点击
 

 
图片新闻 更多图片
 
学术专栏 - 高等教育 - 何云峰:感受现代大学的学术自由
何云峰:感受现代大学的学术自由
添加时间:2013-11-13 上午 12:14:00 所在栏目:『高等教育』 阅读:3627 作者:何云峰 来源:上海师大报
订阅本站Rss源+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QQ空间+ 分享到腾讯微博+ 分享到人人网+ 分享到开心网+ 分享到百度搜藏+ 分享到淘宝+ 分享到网易微博+ 分享到Facebook脸谱网+ 分享到Facebook推特网+ 用邮件推荐给朋友+

        作者:何云峰,来源:《上海师大报》第348期(总第756期)2013-11-10。

  在西方国家的高校听课,发现学生常会收到主讲教师下发的很多阅读材料。缺课的人拿不到资料,课后作业难以完成,会影响总评成绩。1990年代,我在美国高校访学时,对这种资料派发很好奇。美国教授的回答让我吃惊:派发资料是为了让学生了解、比较不同的观点,同时教师本人也就有更多的发表个人观点的自由。言外之意,这里教师发表观点是受到限制的。没想到,派发阅读资料不是为了提高学生的学习能力,而是跟教师自由表达观点有关。经常困惑我的还有另一种现象:西方都标榜言论自由、学术自由,但你在他们的课堂上听不到教师乱骂时局;相反,在我们国家,虽有严格的纪律和措施,却到处有随口夸夸其谈者。思考良久,我终于明白,这其中的缘由跟如何正确看待学术自由密切相关。
  大学没有学术自由就不成其为大学,这已成为所有人的共识,关键的问题是怎样理解学术自由,怎样的学术自由是现代大学真正推崇的?而教师在课堂上的行为折射出他们对大学学术自由的理解。
  大学的特点是多样性、多元性的存在,尊重多样性实质上就是保障学术自由。反之亦然。教师在课堂上派发代表各种观点的阅读资料,其实就是尊重多样性。当然,大学的多样性还体现在师生文化背景的多样性、宗教信仰的多样性、思想观点的多样性、个人选择的多样性等诸多方面。
  以宗教信仰的多样性为例,学校理所当然要尊重师生信仰不同宗教的自由。但这并不是说可以在大学里传教,在课堂上布道,这在中外都不被允许。在西方国家,教会学校可以设立教堂,并有专门的宗教活动时间,但并不允许在课堂上布道。这是因为这样的传教极可能会跟师生已有的宗教信仰相冲突,从而侵害其宗教自由。而宗教自由是最基本的人权之一,师生有权选择自己的宗教信仰。因此,几乎世界所有的学校都不允许传教。保障宗教信仰自由是现代大学学术自由的重要先决条件。
  如果说保障学术自由就是尊重多样性,那么,思想观点的多样性就更应该受到尊重。大学师生都是具有独立思考能力的个体,他们有思想言论的自由,也有产生自己独立见解的能力,只要发表的思想言论及其方式不违法就应该得到尊重。但尊重思想观点的多样性并不等于教师可以在课堂上信口开河。有人说,这是因为“学术无禁区,宣传有纪律”。其实,这样的说法是值得商榷的。如果换一种思维方式去寻求解释的话,亦即这不是因为“宣传有纪律”,而是由大学是一个传授知识、创新知识的机构这一本质决定的。传授知识不等于发表个人观点,教师在课堂上传授知识的基本职责决定了他们不能在课堂上想说什么就说什么。学生选课听课是为了学习知识,而不是听你发表个人观点。
  那么,这是不是就意味着教师不能发表个人观点(包括学术观点)呢?按照国际惯例,个人观点应该主要在学术报告场合发表;想在课堂上展现个人观点,就必须同时呈现其他的观点,这几乎也是全世界通行的教师职业道德准则。这既体现了大学对思想观点多样性的尊重和包容(即保障通常所说的学术自由),也体现了教师的基本伦理规则,还体现了大学教师的科学素养。道理很简单:任何精彩过人的思想观点,在被科学证据证明之前,都只是或然的真,没有理由受到真理般的待遇。所以,大学的学术自由从来就不包含课堂上可以任意发表个人观点的意思。
  在后现代主义的话语体系中,任何人发布个人观点,必须明白个体知识与公共知识的关系。任何个人,哪怕是最高的学术权威或政治领袖,其观点即使经过非常严密的科学考证,在被科学共同体检验和接受为正确之前,仅仅属于个人知识(personalknowledge)或者私人知识(pri-vateknowledge)。当在科学共同体一致接受并知晓的情况下,个人知识才会转化为公共知识(publicknowledge)或者共同知识(commonknowledge)。我们现在有一种误解,似乎大肆发表个人知识,被大家知晓了,成为“名人”了,就是所谓“公共知识分子”,这是对现代知识论的无知。真正的“公共知识分子”应该是手握大量真理性公共知识的权威专家。也就是说,只有那些能够大量地将个人知识恰如其分地转化为被大家接受为真理的公共知识的那部分人,才可以被称为“公共知识分子”。同样道理,大学教师在课堂上应该主要讲授公共知识,而不是过多地沉溺于个人知识的呈现。当教师正确把握了个人知识与公共知识的边界和呈现场合的要求时,学术自由的问题也就迎刃而解。同时我们也会由此发现:尊重学生学习知识的权利、一切为了学生,不仅仅是对管理者的要求,也是所有教师应该考虑的学术自由的基本准则。
  总之,保障师生的宗教信仰自由,尊重思想观点的多样性,维护学生学习公共知识的权利,共同构成了现代大学学术自由的三个前提条件。抛开这三者,就谈不上任何真正的学术自由。


订阅本站Rss源+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QQ空间+ 分享到腾讯微博+ 分享到人人网+ 分享到开心网+ 分享到百度搜藏+ 分享到淘宝+ 分享到网易微博+ 分享到Facebook脸谱网+ 分享到Facebook推特网+

上一条:何云峰:大学管理者应该怎样构造学习空间?
下一条:何云峰:熔品性于言行 化知识为智慧

相关内容连接:

·何云峰:学位点调整是否意味着高校不再合并了?
·何云峰:大学不应该堕落到忘记初心的地步!
·何云峰:高校教师考核需首先解决主观认识上的问题
·何云峰:要让阅读成为大学生的一种生活方式
·何云峰:大学生要不断提升自己的洞察力
·何云峰:要在学历文凭优先前提下对职业证照加以依法分类治理
·何云峰:法律必须保障教育优先发展
·何云峰:“双一流”应着眼一流高等教育
·何云峰:解决高教公平问题应进行供给侧改革
·何云峰:校园“学生工”问题呼唤制度规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