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世界天气 | 世界时区和万年日历 | 订阅本站Rss源 |
专题研究 | 网络信息搜索 | 在线留言入口 |
设为首页
收藏本页
与我联系
网站地图
推荐与人
首页 - 专题研究  
推荐新闻
 
 
近日热门点击
 

 
图片新闻 更多图片
 
知识与价值科学研究所 - 科学、宗教与社会价值观 - 儒教 - 儒家文化与侠义精神
儒家文化与侠义精神
添加时间:2009-5-28 下午 08:13:02 所在栏目:『儒教』 阅读:2936 作者:河南日报 来源:
订阅本站Rss源+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QQ空间+ 分享到腾讯微博+ 分享到人人网+ 分享到开心网+ 分享到百度搜藏+ 分享到淘宝+ 分享到网易微博+ 分享到Facebook脸谱网+ 分享到Facebook推特网+ 用邮件推荐给朋友+

时间:2008年9月20日下午
    地点:大舜种地的会堂
   
    培培:尊敬的各位领导、各位来宾、女士们、先生们,大家下午好!此时此刻盛友如云,高朋满座,这里是由山东鑫苑有限公司主办,河南日报报业集团全程顾问的《儒家文化与侠义精神》大型文化讲座。这里是中国思想者最高的盛宴。首先,我想请大家以热烈的掌声有请本次活动的主办方----山东鑫苑置业有限公司副总经理李勇先生致词!
   
    李勇:尊敬的各位领导、各位业主朋友,新业界的朋友们,大家下午好,我受山东鑫苑置业有限公司总经理余登攀先生的委托,向各位的光临表示衷心的感谢。山东鑫苑……四个指标包揽了济南楼市的第一名。(以下删去388字)08年鑫苑面对面邀请到的是钱钟书以来真正的幽默“北大醉侠”孔庆东教授。他时间宝贵,祝愿各位度过一个美好的下午,谢谢大家!
   
    培培:感谢李总。在此,我想隆重介绍一位我们的朋友,河南日报报业集团中原论坛副秘书长李总为我们致词!
   
    李总:尊敬的孔庆东教授、尊敬的鑫苑置业领导、各位来宾,大家下午好!随着国家对发展中(以下删去262字)并且邀请到了孔庆东教授,我们感觉到万分荣幸。他著有《空山疯语》、《口号万岁》等等许多优秀的作品,下面让我们以热烈的掌声欢迎孔庆东教授给我们带来的《儒家文化与侠义精神》的演讲!有请孔教授。
   
    培培:感谢李总,李总也带来了远道朋友们的祝福。我想现在最让我们激动的时刻到来了,他被世人称为“北大醉侠”,(删去86字)他的著作风靡全国,他就是我们山东人的老乡----孔庆东教授!此时此刻,我想我们以山东人最热情、最诚挚的掌声送给我们的老乡孔教授!
   
    孔庆东:感谢主持人这样褒奖我,这样表扬我,非常热情的介绍。其实是盛名之下其实难副,我没有做出什么成就来,我只是一个普通的老师。走到北大校园里,你打听打听,大部分人都会告诉你,孔庆东就一老师,你要是找到我的同学、同窗打听一下,我是什么人,他会告诉你,孔庆东算什么呀,在我们班像他这样的人至少有20个。我很高兴在这样的时刻,到济南来休息休息。因为奥运会开完了,开得很奥;残奥会也开完了,开得很残,眼看着北京又要成为一个不奥不残的“非人间”的地方了。我们借奥运会、残奥会的东风过了几天人的日子,北京又要变回“没法吃饭、没法出门”的地方了。而且我这几句话还不敢在北京随便说,怕北京市领导生气,就跑到山东老家来说一说,也许不会惹那么大的麻烦。
   
    说实话,我不知道今天的讲座所面对的对象都是哪些朋友,我不知道大家需求的是什么,因为是河南报业集团的朋友把我“拐骗”来的,他们让我讲《儒家文化与侠义精神》的题目,我心里有点惴惴不安。不是我不敢讲这个题目,而是不敢在山东讲这个题目。山东是儒家文化的大本营,跑到山东来讲儒家----幸亏我还是山东人,这不相当于孔夫子门前卖论语吗?----幸亏我还姓孔。我们山东好汉从子路到武二郎……那是讲不完的。讲侠义精神,不是给别人上课,而是我在讲的过程中,自己来体会,自己给自己充电,为什么要体会?为什么要充电?我感到有一种需要,我刚才开头说的几句话,不仅仅是调侃,不仅仅是为了所谓的幽默,是一种真实的心态。可能不仅是北京的人,很多地方的人都感觉活得不太舒服。如果仔细探讨,你为什么活得不舒服呢?根源何在呢?是你没吃没喝?找不到工作?是买不起房?确实房价很高很贵,用山东话说“奶奶的很不合理”,但不是说完全买不起,我们还可以贷款。那我们的烦燥不安究竟来自何处?其实你到一些外国去看一下 ----刚才主持人说我到这儿、到那儿,其实有点夸张,我没有到那么多地方去讲学过,也许我到那里去学习、旅游过----就会发现,中国人在物质生活层面其实过得很好,特别是中国的大城市、省会以上的城市,人民所过的日子在这个地球上绝对是一流的。北京、上海不用说,就像济南、青岛、沈阳、成都、南京、苏州、杭州、这些城市的生活在地球上都是一流的,外国人没来过他不知道,来了是大吃一惊,中国人过着这样的日子?工作相对很轻松,有那么多的闲暇时间,每个城市里充满了浓重休闲气氛。中国人单是一个吃,一辈子都吃不完,你永远就吃吧。比如说我在韩国住过两年,到韩国一个月,就把他的东西都吃完了,剩下的一年多就在那儿熬着,没什么可吃。我在日本住了一年,日本的东西大概能吃的也就100多种,很快就吃完了,没什么可吃的。而在中国,你半个月不出门,饭馆就发明了新的菜给你吃。在中国你可以享受最多样的物质文化和精神文化,你在山东享受的是山东的风景、风土人情,你到了四川,就好象到了另外一个国家一样。我前两天到浙江海宁去开会,因为那里搞一个“金庸书院”,我去参加奠基仪式。我从浙江来到山东,就好像两个国家一样。刚才大家看到那个主持人,长得那么高大,这在山东很普遍。我在浙江的时候,女孩子都长得小巧玲珑的,我来山东一下火车,嚯,全是大美女,就好像有两个民族的感觉。如果没有文字,没有统一的汉字,这就是两个国家,人和人长得不一样,吃的东西不一样,风俗习惯不一样,这不就是两个国家吗?所以如果没有伟大的汉字联着我们,我们早就分裂了,我们中国省与省之间的差别要大于欧洲国与国之间的差别,幸亏我们是一个中国。
   
    在中国,总而言之,很多人过得很好,起码光看日子是过得很好,虽说有很多问题,社会不公正等等,可相对还是过得挺好,那为什么中国人不满意?中国人老觉得生活中缺了什么东西。归纳起来不论是腐败、是贫富分化,还是没有安全感,追根溯源上去,你会发现缺乏的是一种精神性的东西,那么这个精神到底是什么?缺的是哪一块? 
   
    儒和侠天然的具有共通性,那么他们的区别在那儿?在一个上和下。儒家集团是精英集团,广大老百姓没有文化,广大老百姓靠什么?靠侠,靠侠义。我们不要笼统地说中国是礼仪之邦什么的,不是的,中国社会是分层的,文化历来是由少数人掌握,中层也掌握一点,下边的人根本不掌握。那么下边的老百姓靠什么团结起来?靠侠。你不懂孔子孟子柏拉图黑格尔的书,你就不懂什么是好的,什么是坏的,你心里就没有是非吗?有。人有是非有正义,跟读不读书没有关系。你认为一个北大博士生的道德水平高于普通老百姓吗?绝对不是的。一个普通的农村老大爷,他可能道德修养非常高,他看一个事,一眼就能看出谁对谁错。他的判断能力不下于北大南大的那些法学家,他只是不会用那些术语来表达而已。是非道德问题,和人的学养没有关系。
   
    下面我从侠来说起。什么叫侠,侠是什么?说到这个问题就很复杂了,因为历来众说纷纭。那么侠义到底从哪儿来?学术界有不同的说法,有人说是从儒家来的,有人说是从道家来的,有人说是从墨家来的,可能都各有道理,在我看来,这些还都不是真正的本源。我们学者做学问,一代一代的老师教导学生要扎实的做学问,报纸是不可信的,刊物也不太可信,网络电视更是王八蛋。要去档案馆查第一手的资料,第一次那个话是怎么说的,一个字都不能差。这种精神是保证学术严谨的,应该提倡。但是在我看来,老师们认为的第一手材料还不是真正的“第一手材料”,那么第一手材料是什么?是生活,是生活本身。离开生活,任何在纸面上的,屏幕上的,它都脱离了情景,都不大可靠了。比如两个人打架,一个记者把它记下来,然后报纸网络都转载这个报道,按照学术界的规矩,第一个记者写下来的“现场报道”是第一手材料,所以他最可信。但是在我看来,那个人仍然值得怀疑,谁能保证他的报道是公正的呢?
   
    既然第一手材料是来自于生活,那么侠的根源来自于哪儿?我认为是来源于人性。人本身具有侠的能力和侠的需求。如果人本身没有这个东西,人类文明就不会绵延这么久,侠义精神也不会跟其他的思想结合起来。侠原来是“夾”。我们看这个“夾”是怎么写的?它的繁体字是一个大的人带着两个小的人,这是他本来的意思。不知道这里有没有学中文的朋友,你看看这应该怎么讲。大人和小人的一种关系,有力量的大的人,帮助两个力量小的人。这种精神是人所固有的,甚至也是动物固有的。大老虎会帮助两个小老虎,大山羊会帮助两个小山羊,帮助其他同类做点力所能及的事,这是生命的本能,不需要读圣贤的书就会。它也不是中国人固有的,这种本能,各国各民族都会有。特别是在古代,古代的时候个体的力量很小,社会也不发达,人就需要用人体来面对自然。但是侠义精神在中国格外发达,因为中国的文明成熟早,对侠的需求产生的也早,后来它就成为一种独特的文化。这个文化的宗旨之一在于,不依靠政府,不依靠统治者。
   
    我们人类为什么要有国家?为什么要有政府呢?政府、国家存在的意义是什么呢?它存在的意义是帮助我们,给我们带来便利,有些事自己做不了,自己做起来太慢或者效率太低,所以我们雇一部分人来替我们干,我们拿出一部分东西给他们,但是他们要给我们做事,这就是国家。既然它的产生是这样的,就没有办法保证它永远公正,保证它不出事。因为具体操作国家的也是凡夫俗子,也是人,遇到好的领导人还好,万一遇上不好的,道德素质差的人,你就倒霉,那怎么办?就是遇到不好的国家、遇到不好的政府的时候,西方各民族历史上喜欢采取革命的方式,因为西方人比我们更重视这个“国家”。中国人是不太重视国家的,中国人一向认为国家就是皇帝一家的,中国人把人分为吃皇粮和不吃皇粮的,所以国家不好中国人一般不去管它。西方人看到国王不好,就把它推翻,选另外一个国王。中国人几百年才弄一个大的农民起义,而各个朝代中间发生的农民起义,都不具有革命性,很多只能算是“暴力上访”,要求解决的是吃饭问题。
   
    那么中国怎么解决官府不公正这个问题呢?中国靠侠,它不是改变体制,它只是针对具体的不公正的事情来发挥自己的力量,侠有一个理论,叫做“自掌正义”,自己掌握正义,正义在我自己手里。中国人不把正义无条件地放在政府那里。所以在我看来,我们今天老百姓容易犯的一个错误,经常导致自己勃然大怒的,是对政府寄予过高的期望。我们老跟政府打道德仗,跟政府打道德仗你是赔本的,又耽误时间又打不赢。从根本上说,政府是没有义务当道德楷模的。咱们中国的政府不是号称“人民公仆”吗?是咱们雇来的一个仆人,是一个雇来的老管家小保姆集团,那我们就要讲清楚,你给我们当公仆,你应该干什么、干完了拿多少钱就好了。正义和道德的事儿,跟你们公仆没关系。那么这个正义和道德在哪里?在我们自己的手里。这个思想对不对我不知道,但传统中国人是这样认为的。


订阅本站Rss源+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QQ空间+ 分享到腾讯微博+ 分享到人人网+ 分享到开心网+ 分享到百度搜藏+ 分享到淘宝+ 分享到网易微博+ 分享到Facebook脸谱网+ 分享到Facebook推特网+

上一条:谈儒家文化的产生及其他
下一条:儒家文化与宗教

相关内容连接:

·儒学发展全球价值伦理
·儒家文化的现代优势
·当前金融危机与儒家正义原则之思考
·儒家与基督教的旧有对话模式
·《儒学解释学》校后馀论
·儒家文化与宗教
·谈儒家文化的产生及其他
·儒学文化的演变及其现代命运
·先秦儒学关于社会正义的诉求
·宋代儒学的危机与复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