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世界天气 | 世界时区和万年日历 | 订阅本站Rss源 |
专题研究 | 网络信息搜索 | 在线留言入口 |
设为首页
收藏本页
与我联系
网站地图
推荐与人
首页 - 专题研究  
推荐新闻
 
 
近日热门点击
 

 
图片新闻 更多图片
 
个人专辑 - 钱宏GDE研究 - 迎接世界社会共生主义时代
迎接世界社会共生主义时代
添加时间:2009-5-25 上午 11:40:06 所在栏目:『钱宏GDE研究』 阅读:1731 作者:钱宏 来源:
订阅本站Rss源+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QQ空间+ 分享到腾讯微博+ 分享到人人网+ 分享到开心网+ 分享到百度搜藏+ 分享到淘宝+ 分享到网易微博+ 分享到Facebook脸谱网+ 分享到Facebook推特网+ 用邮件推荐给朋友+

钱学森在1992年12月11日的一次谈话中提出一个“世界社会形态”概念。他把当前各个国家和地区密切联系在一起、谁也不能完全孤立的世界,称作一个“大社会”,并把这个“大社会”称作“世界社会形态”。它将逐渐打破地区、国家的界限,日益促进全世界政治、经济一体化,为实现共产主义、走向世界大同,奠定物质、精神、文化的坚实基础(钱学敏)。其后,安东尼奥•克拉里等提出一个与“民族社会形态”概念相对应的“全球社会形态”概念,并且认为世界体系理论代表了这种社会形态研究的“非正统方法”(俞可平)。
我想,世界社会,是世界历史发展到网络时代与和解共生年代的产物,是国家主义、资本主义和社会主义(包括共产主义)趋同融合的产物。世界社会的到来,表明人类的交往由民族、国家内的交往发展为跨越民族、国家、个人及民间团体、城市社区组织界限的普遍交往的事实状态,是人类交往的普遍性、世界性理念和立场的体现。世界社会,具有去国家化、去区域化趋势,其主要推动力量来自以互联网、卫星传播、移动通讯等为媒介的跨国传媒和跨国公司及地区性、世界性经贸组织(如WTO、世界银行)、政治组织(如联合国、欧盟)。世界社会,就是共生主义社会。
世界社会所奉行的思想理论、道德情感和现实交往,再没有比共生主义来得实在。我一直感觉所谓资本主义与社会主义在共和制度、民主制度的实践中早已表现出一种强烈的趋同性,人类已经开始进入一个新的富于良知、文明、共生的时代。
先说说什么叫资本主义。由于资本主义的兴起相对于封建主义和社会主义而言,更呈现出自然历史过程的特征,所以,尽管我们可以对它进行某种理论界定,比如“资本主义”,是以“资本”作为自己的核心价值的社会心理、社会学说。但它更多地是一种全球性、人类性的社会实践。因此,这里说的“资本主义”一词,更多地是在中性意义上使用的。其基本特征是,资本主义追求“资本增值”,即不断追求利润最大化和资本无限增值,是法制社会(相对宗法社会)和自由经济条件下,人们追求社会财富获得人生幸福的一种生活方式。资本增值,首先是资本(生产资料资本、生活资料资本和生产力资本)所有者的资本增值。资本所有者不同,“资本增值”的类型自然也不同。所谓私人资本主义、股份资本主义、集体资本主义、国家资本主义、人民资本主义等等分类,就是由此而来的。同时,这一分类本身,清楚地表明资本主义是一个动态发展的历史过程。
历史发展到今天,用普遍幸福和少数人幸福来判断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从而企图简单划分这个仍然有国家、地区界别的世界,已经非常不合时宜,不实事求是。从社会政治结构上看,专制制度、民主制度、共和制度等国家政体形式,并不必然与资本主义或社会主义相联系,反而是这些制度本身决定了资本主义或社会主义的优劣好坏。当人类生产、生活、生态运行普遍超越宗法专制社会而进入法制共和社会时,资本主义(包括国家主义)与社会主义(包括共产主义)在“世界社会”背景下的逻辑历史前景,就是共生主义——世界社会共生主义。
如果将传统社会主义与现代资本主义进行比较,那么我们就会发现,现代资本主义就恰恰是资本的社会化,而传统社会主义反倒是社会的资本化,传统社会主义实施的正好是现代资本主义极力避免的各种垄断。资本作为一种社会财富,具有个人占有的暂时性,所以从绝对意义上,不管资本在社会个体中如何流转,总体上都具有公共性(commonality)。即使生产资料资本(不变资本)的商品形态(物品及其价值形式、货币等)不进入生产流转,而仅仅作为消费资料(潜在不变资本)存在,由于消费者本身就是潜在的生产力资本——可使生产资料资本升值的可变资本,也没有改变资本作为社会财富的这种公共性,所谓“生不带来死不带去”说的就是这个意思。反过来说,社会作为一种资本价值,具有群体占有的长期性,所以从相对意义上,不管社会在资本占有形式中如何变化,总体上都具有自由性(freedom),只要生产力资本(可变资本)的劳动形态(包括体力劳动、脑力劳动)进入生产过程,而作为生产方式(包括管理方式等可变资本形式)存在,就立马表现出社会作为资本价值的这种自由性,所谓“人是活宝物是死宝”说的就是这个道理。
但是,不管是社会的资本化,还是资本的社会化,都不得挑战人类互惠共生价值这一伦理(幸福)底线。否则,不管其冠以何等华丽的意识形态词藻,其实践都是非人性、非人本、非人道的异化形态,都是人类本性的悲剧和迷失!
社会财富的保值、增值或贬值,主要视生产力资本拥有者对于生产资料资本的使用过程而决定,而非取决于生产资料资本的拥有与否,仅仅拥有或获得生产资料资本既不能为其拥有者增加财富,也不能增加社会总体财富。要使生产资料资本充分发挥社会财富增值的作用,完全可以甚至应当将生产资料资本的所有权和使用权实行必要的分离。在非法治条件下,人类之所以要适时采用剥夺“剥夺”生产资料资本(不变资本)超额拥有者的方式(革命或执法),并非这种方式可以直接增加社会财富,而是为了保护或保持生产力资本拥有者使社会财富总体增值的活力。阳子将这一现象概括为“通过社会财富再分配实现公平为效率的条件”的价值法则。在法治化、市场化、科技化、全球化、人性化、普世化条件下,这一法则将完全可能采取自觉的和平的形式作用于人类的生产、生活、生态一体化行为。
马克思剩余价值论揭示的资本剥削劳动者现象的社会意义在于,当时人类少数生产资料资本拥有者对于生产力资本的占有和垄断,不但抑制了人类多数生产力资本拥有者即劳动者丰富的创造性,从而妨害社会总体财富(资本)的增值,而且,导致对多数生产力资本拥有者即劳动者占有生产资料资本的困难乃至受到无穷无尽的损害甚至致命伤害,从而失去了资本作为社会财富的普遍人性价值,以至于资本主义(即经济上社会的资本化)无法继续下去。其历史逻辑必然是,要么进行一次彻底的自下而上的社会革命推翻资产阶级尤其是大资产阶级对于生产资料资本的占有和垄断,使生产资料资本的私人占有形式变为公共占有形式(政治上的资本社会化,而经济上的国家资本化);要么通过自上而下的社会改革即国家政权杠杆特别是法治手段抑制大资产阶级对于生产资料资本的占有和垄断,这两种方式的目的都是为了保护多数生产力资本(可变资本)拥有者对于社会总体财富创造的活力和人性价值的实现。马克思不愧为继亚当•斯密之后划时代的人类导师,从正反两方面教育了人类从此懂得“每个人的自由发展是一切人自由发展的条件”,亦即公平是效率的条件,为此必须借助国家权威适时进行社会财富再分配,理想的社会形态就是组成“自由人的联合体”,在这里,每个生产力资本的拥有者同时也是生产资料资本的拥有者。
在马克思之后的100多年里,人类分别实践了自下而上的社会革命和自上而下的社会变革,前者以1917年“二月革命”和“十月革命”为标志的前苏联式社会资本化模式(或精英专政模式)为代表,后者以1890年《谢尔曼反垄断法》和1934年《证券交易法》为标志的美国式资本社会化模式(或大众联合模式)为代表。结果在实践中,在社会(国家)资本化模式与资本社会化模式由于传统地缘政治利益冲突和意识形态矛盾陷入长达半个世纪的斗争后,至核军备竞赛时走到了尽头(再斗争下去人类必然共毁),加上国家资本化模式由于其依赖精英专政的本性越来越暴露其反马克思主义的垄断本质而困难重重,资本社会化模式反而较好体现“公平是效率的条件”和“社会财富再分配”这一马克思主义的原理,而且使人类组织形式在实践中更多地体现为“自由人的联合体”形式,人类终于在1980年代走向和解之路,走上新的富于良知、文明、共生之路,走上以“善待他者”为最高伦理价值之路……至20-21世纪之交,人类回过头来再次惊人地发现:马克思作为“千年第一思想家”和“人类良知”的伟大!
 那么,社会主义的中华人民共和国走到历史的今天,上层既得利益集团(经济垄断)和精英专制集团(政治垄断)依然可以有一万条理由不实行民主制度,但没有一条上得了台面的理由反对共和制度,因为再反对的成本谁也承受不起!
第一,政治垄断与“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号和政体不符,共和国至少需要象“周公共和”那样实行上流社会各阶层的分权制衡才名副其实,形成公平契约秩序井然的“宪政制序”;第二,经济垄断不利于社会财富(资本)的最大增值,也与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规定的“社会主义国家”政体不符,社会主义政体的核心价值目标是普遍正义和幸福,形成实实在在的“人民主权”;第三,共和制度能够最大限度地平衡多数人与少数人矛盾冲突,避免国家专制的现实与社会革命的暴发,形成稳定和发展的国家权威。
共和制度与资本主义结合,产生好的资本主义;共和制度与社会主义结合,产生好的社会主义;共和制度与国家主义结合,产生好的国家主义。好的国家主义贡献以国家形象为标志的“国家权威”,好的资本主义贡献以分权制衡公平契约为标志的“宪政制序”,好的社会主义贡献以普遍正义和幸福为标志的“人民主权”。
其社会政治结构功能是:人民主权为宪政制序、国家权威提供哲学和法理基础并规定最高政治原则;宪政制序为人民主权、国家权威确立政治位置和公共空间并规范各自的边界及活动规则;国家权威为人民主权、宪政制序提供政治和安全保障并生产公共物品。因此,人民主权、宪政制序、国家权威三位一体,一个都不能少,核心还是把“社会”放在优先位置,而不是把“宗法”、“君主”、“党主”、“民主”、“资本”、“国家”、“权贵”、“官阶”、“优势利益集团”、“精英集团”等等放在优先位置。这就是区别于原始资本主义、科学社会主义、社会民主主义、人民资本主义、法西斯主义、苏式社会主义(实质是国家行政军国主义)、国家社会主义、伊斯兰社会主义、民主社会主义、自由资本主义、南美社会主义(查韦斯式社会主义)和“第三条道路”(施罗德-克林顿-布莱尔)社会主义(只是很了不起地超越了“左右”)、福利资本主义的“中国特色新社会主义”——简称为“共生主义”或“世界社会共生主义”。
因此,近代至今,历史上好的资本主义、好的国家主义和好的社会主义三者总合力,表征人类开始进入一个新的富于良知、文明、共生的时代——世界社会共生主义时代。
共生主义(S3)等于“好的国家主义”(N),乘以“好的资本主义”(C),乘以“好的社会主义”(S),如果用数学公式表达,就是:S3=NCS。
让我们张开双臂,迎接这个世界社会共生主义时代!我们准备好了吗? 

2007年11月3日定稿于沪上


订阅本站Rss源+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QQ空间+ 分享到腾讯微博+ 分享到人人网+ 分享到开心网+ 分享到百度搜藏+ 分享到淘宝+ 分享到网易微博+ 分享到Facebook脸谱网+ 分享到Facebook推特网+

上一条:“霜前冷,雪后寒,太阳出来喜洋洋”——为什么要展开“GDE新价值评估体系研究”?
下一条:推动人类行为动机最强有力的杠杆——“世界性全生态经济体系”与《“权-性-钱”三部曲》

相关内容连接:

·特约研究员钱宏教授的新著《中国:共生崛起》出版
·重建大中华价值范式——从云杉先生“文化三自论”说开去
·生态文明建设的目的是普及共生主义生活方式——中国现时代的处世哲学(摘要)
·为人民服务的黄金法则——读耶鲁大学校长在2010届毕业典礼上的讲话
·不要做当代贾瑞!——“中国模式”是个虚假的伪命题
·背景主义自组织力理论的中国对象与方法——中国的改革共识与动力机制探源
·中国确实乎在拯救世界,中国人拿什么拯救自己?——谁在消费“中国模式”,谁在为且将继续为“中国模式”买单?
·开创“全生态社会经济系统”研究
·论共生的智慧
·建议国际社会墨西哥会议前酝酿“全球生态政治超主权基金组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