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世界天气 | 世界时区和万年日历 | 订阅本站Rss源 |
专题研究 | 网络信息搜索 | 在线留言入口 |
设为首页
收藏本页
与我联系
网站地图
推荐与人
首页 - 专题研究  
推荐新闻
 
 
近日热门点击
 

 
图片新闻 更多图片
 
知识与价值科学研究所 - 科学、宗教与社会价值观 - 儒教 - 春秋公羊传
春秋公羊传
添加时间:2008-1-20 下午 01:49:55 所在栏目:『儒教』 阅读:5465 作者:科学宗教与社会价值观研究室 来源:
订阅本站Rss源+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QQ空间+ 分享到腾讯微博+ 分享到人人网+ 分享到开心网+ 分享到百度搜藏+ 分享到淘宝+ 分享到网易微博+ 分享到Facebook脸谱网+ 分享到Facebook推特网+ 用邮件推荐给朋友+
 
隐公
◇隐元年
春,王正月。元年者何?君之始年也。春者何?岁之始也。王者孰谓?谓文王也。曷为先言王而后言正月?王正月也。何言乎王正月?大一统也。公何以不言即位?成公意也。何成乎公之意?公将平国而反之桓。曷为反之桓?桓幼而贵,隐长而卑,其为尊卑也微,国人莫知。隐长又贤,诸大夫扳隐而立之。隐于是焉而辞立,则未知桓之将必得立也。且如桓立,则恐诸大夫之不能相幼君也,故凡隐之立为桓立也。隐长又贤,何以不宜立?立适以长不以贤,立子以贵不以长。桓何以贵?母贵也。母贵则子何以贵?子以母贵,母以子贵。
三月,公及邾娄仪父盟于眛。及者何?与也,会、及、暨皆与也。曷为或言会,或言及,或言暨?会犹最也;及犹汲汲也;暨犹暨暨也。及我欲之,暨不得已也。仪父者何?邾娄之君也。何以名?字也。曷为称字?褒之也。曷为褒之?为其与公盟也。与公盟者众矣,曷为独褒乎此?因其可褒而褒之。此其为可褒奈何?渐进也。眛者何?地期也。
夏,五月,郑伯克段于鄢。克之者何?杀之也。杀之则曷为谓之克?大郑伯之恶也。曷为大郑伯之恶?母欲立之,己杀之,如勿与而已矣。段者何?郑伯之弟也。何以不称弟?当国也。其地何?当国也。齐人杀无知何以不地?在内也。在内虽当国不地也。不当国虽在外亦不地也。
秋,七月,天王使宰咺来归惠公、仲子之賵。宰者何?官也。咺者何?名也。曷为以官氏?宰士也。惠公者何?隐之考也。仲子者何?桓之母也。何以不称夫人?桓未君也。賵者何?丧事有賵。賵者盖以马,以乘马束帛。车马曰賵,货财曰賻,衣被曰襚。桓未君则诸侯曷为来賵之?隐为桓立,故以桓母之丧告于诸侯。然则何言尔?成公意也。其言来何?不及事也。其言惠公仲子何?兼之,兼之非礼也。何以不言及仲子?仲子微也。
九月,及宋人盟于宿。孰及之?内之微者也。
冬,十有二月,祭伯来。祭伯者何?天子之大夫也。何以不称使?奔也。奔则曷为不言奔?王者无外,言奔则有外之辞也。
公子益师卒。 何以不日?远也。所见异辞,所闻异辞,所传闻异辞。
◇隐二年
春,公会戎于潜。
夏,五月,莒人入向。入者何?得而不居也。
无骇帅师入极。无骇者何?展无骇也。何以不氏?贬。曷为贬?疾始灭也。始灭昉于此乎?前此矣。前此则曷为始乎此?托始焉尔。曷为托始焉尔?《春秋》之始也。此灭也,其言入何?内大恶,讳也。
秋,八月庚辰,公及戎盟于唐。
九月,纪履緰来逆女。纪履緰者何?纪大夫也。何以不称使?婚礼不称主人。然则曷称?称诸父兄师友。宋公使公孙寿来纳币,则其称主人何?辞穷也。辞穷者何?无母也。然则纪有母乎?曰有。有则何以不称母?母不通也。外逆女不书,此何以书?讥。何讥尔?讥始不亲迎也。始不亲迎昉于此乎?前此矣。前此则曷为始乎?此托始焉尔。曷为托始焉尔?《春秋》之始也。女曷为或称女,或称妇,或称夫人?女在其国称女,在途称妇,入国称夫人。
冬,十月,伯姬归于纪。伯姬者何?内女也。其言归何?妇人谓嫁曰归。
纪子帛、莒子盟于密。纪子伯者何?无闻焉尔。
十有二月,乙卯,夫人子氏薨。夫人子氏者何?隐公之母也。何以不书葬?成公意也。何成乎公之意?子将不终为君,故母亦不终为夫人也。
郑人伐卫。 
◇隐三年
春,王二月,己巳,日有食之。何以书?记异也。日食则曷为或日或不日?或言朔或不言朔?曰「某月某日朔,日有食之」者,食正朔也;其或日或不日,或失之前,或失之后。失之前者,朔在前也;失之后者,朔在后也。
三月,庚戌,天王崩。何以不书葬?天子记崩不记葬,必其时也。诸侯记卒记葬,有天子存,不得必其时也。曷为或言崩或言薨?天子曰崩,诸侯曰薨,大夫曰卒,士曰不禄。
夏,四月,辛卯,尹氏卒。尹氏者何?天子之大夫也。其称尹氏何?贬。曷为贬?讥世卿,世卿非礼也。外大夫不卒,此何以卒?天王崩,诸侯之主也。
秋,武氏子来求賻。 武氏子者何?天子之大夫也。其称武氏子何?讥。何讥尔?父卒子未命也。何以不称使?当丧未君也。武氏子来求賻,何以书?讥。何讥尔?丧事无求,求賻非礼也,盖通于下。
八月,庚辰,宋公和卒。冬,十有二月,齐侯、郑伯盟于石门。
癸未,葬宋穆公。 葬者曷为或日或不日?不及时而日,渴葬也;不及时而不日,慢葬也。过时而日,隐之也;过时而不日,谓之不能葬也。当时而不日,正也。当时而日,危不得葬也。此当时何危尔?宣公谓缪公曰:「以吾爱与夷,则不若爱女;以为社稷宗庙主,则与夷不若女,盍终为君矣?」宣公死,缪公立,缪公逐其二子庄公冯与左师勃,曰:「尔为吾子,生毋相见,死毋相哭。」与夷复曰:「先君之所为不与臣国而纳国乎君者,以君可以为社稷宗庙主也。今君逐君之二子而将致国乎与夷,此非先君之意也。且使子而可逐,则先君其逐臣矣。」缪公曰:「先君之不尔逐可知矣,吾立乎此摄也。」终致国乎与夷。庄公冯弑与夷。故君子大居正,宋之祸宣公为之也。
◇隐四年
春,王二月,莒人伐杞,取牟娄。牟娄者何?杞之邑也。外取邑不书,此何以书?疾始取邑也。
戊申,卫州吁弑其君完。 曷为以国氏?当国也。
夏,公及宋公遇于清。遇者何?不期也。一君出,一君要之也。
宋公、陈侯、蔡人、卫人伐郑。
秋,翚帅师,会宋公、陈侯、蔡人、卫人伐郑。翬者何?公子翬也。何以不称公子?贬。曷为贬?与弑公也。其与弑公奈何?公子翬谄乎隐公,谓隐公曰:「百姓安子,诸侯说子,盍终为君矣?」隐曰:「吾否,吾使修途裘,吾将老焉。」公子翬恐若其言闻乎桓,于是谓桓曰:「吾为子口隐矣。隐曰:『吾不反也。』」桓曰:「然则奈何?」曰:「请作难,弑隐公。」于钟巫之祭焉弑隐公也。
九月,卫人杀州吁于濮。其称人何?讨贼之辞也。
冬,十有二月,卫人立晋。晋者何?公子晋也。立者何?立者不宜立也。其称人何?众立之之辞也。然则孰立之?石碏立之。石碏立之,则其称人何?众之所欲立也。众虽欲立之,其立之非也。
◇隐五年
春,公观鱼于棠。何以书?讥。何讥尔?远也。公曷为远而观鱼?登来之也。百金之鱼公张之,登来之者何?美大之之辞也。棠者何?济上之邑也。
夏,四月,葬卫桓公。
秋,卫师入盛。曷为或言率师或不言率师?将尊师众称某率师,将尊师少称将;将卑师众称师,将卑师少称人。君将不言率师,书其重者也。
九月,考仲子之宫。考宫者何?考犹入室也,始祭仲子也。桓未君则曷为祭仲子?隐为桓立,故为桓祭其母也。然则何言尔?成公意也。
初献六羽。初者何?始也。六羽者何?舞也。初献六羽何以书?讥。何讥尔?讥始僭诸公也。六羽之为僭奈何?天子八佾,诸公六,诸侯四。诸公者何?诸侯者何?天子三公称公,王者之后称公,其余大国称侯,小国称伯、子、男。天子三公者何?天子之相也。天子之相则何以三?自陕而东者,周公主之;自陕而西者,召公主之,一相处乎内。始僭诸公昉于此乎?前此矣。前此则曷为始乎?此僭诸公犹可言也,僭天子不可言也。
邾娄人、郑人伐宋。
螟。何以书?记灾也。
冬,十有二月,辛巳,公子驱卒。
宋人伐郑,围长葛。邑不言围,此其言围何?强也。
◇隐六年
春,郑人来输平。输平者何?输平犹堕成也。何言乎堕成?败其成也,曰:「吾成败矣」,吾与郑人末有成也。吾与郑人则曷为末有成?狐壤之战,隐公获焉。然则何以不言战?讳获也。
夏,五月,辛酉,公会齐侯盟于艾。
秋,七月。此无事,何以书?《春秋》虽无事,首时过则书。首时过则何以书?《春秋》编年,四时具然后为年。
冬,宋人取长葛。 外取邑不书,此何以书?久也。
◇隐七年
春,王三月,叔姬归于纪。
滕侯卒。何以不名?微国也。微国则其称侯何?不嫌也。《春秋》贵贱不嫌同号,美恶不嫌同辞。
夏,城中丘。中丘者何?内之邑也。城中丘,何以书?以重书也。
齐侯使其弟年来聘。其称弟何?母弟称弟,母兄称兄。
秋,公伐邾娄。
冬,天王使凡伯来聘。戎伐凡伯于楚丘以归。 凡伯者何?天子之大夫也。此聘也,其言伐之何?执之也。执之则其言伐之何?大之也。曷为大之?不与夷狄之执中国也。其地何?大之也。
◇隐八年
春,宋公、卫侯遇于垂。
三月,郑伯使宛来归祊。宛者何?郑之微者也。邴者何?郑汤沐之邑也。天子有事于泰山,诸侯皆从。泰山之下,诸侯皆有汤沐之邑焉。
庚寅,我入祊。夏,六月己亥,蔡侯考父卒。辛亥,宿男卒。秋,七月庚午,宋公、齐侯、卫侯盟于瓦屋。
八月,葬蔡宣公。卒何以名而葬不名?卒从正,而葬从主人。卒何以日而葬不日?卒赴,而葬不告。
九月辛卯,公及莒人盟于浮来。螟。公曷为与微者盟?称人则从不疑也。
冬,十有二月,无骇卒。 此展无骇也,何以不氏?疾始灭也,故终其身不氏。
◇隐九年
春,天王使南季来聘。
三月癸酉,大雨,震电。庚辰,大雨雪。大雨雷电,何以书?记异也。何异尔?不时也。庚辰大雨雪,何以书?记异也。何异尔?俶甚也。
挟卒。侠者何?吾大夫之未命者也。
夏,城郎。秋,七月。冬,公会齐侯于防。 
◇隐十年
春,王二月,公会齐侯、郑伯于中丘。
夏,翬帅师会齐人、郑人伐宋。此公子翬也,何以不称公子?贬。曷为贬?隐之罪人也,故终隐之篇贬也。
六月壬戌,公败宋师于菅。辛未,取郜。辛巳,取防。取邑不日,此何以日?一月而再取也。何言乎一月而再取?甚之也。内大恶讳,此其言甚之何?《春秋》录内而略外,于外大恶书,小恶不书,于内大恶讳,小恶书。
秋,宋人、卫人入郑。宋人、蔡人、卫人伐戴。郑伯伐取之。其言伐取之何?易也。其易奈何?因其力也。因谁之力?因宋人、蔡人、卫人之力也。
冬,十月壬午,齐人、郑人入郕。
◇隐十有一年
春,滕侯、薛侯来朝。其言朝何?诸侯来曰朝,大夫来曰聘。其兼言之何?微国也。
夏,公会郑伯于时来。秋,七月壬午,公及齐侯、郑伯入许。
冬,十有一月壬辰,公薨。 何以不书葬?隐之也。何隐尔?弑也。弑则何以不书葬?《春秋》君弑,贼不讨,不书葬,以为无臣子也。子沈子曰:「君弑,臣不讨贼,非臣也。子不复仇,非子也。葬,生者之事也。《春秋》君弑,贼不讨,不书葬,以为不系乎臣子也。」公薨何以不地?不忍言也。隐何以无正月?隐将让乎桓,故不有其正月也。
 
桓公
◇桓元年
春,王正月,公即位。继弑君不言即位,此其言即位何?如其意也。
三月,公会郑伯于垂,郑伯以璧假许田。其言以璧假之何?易之也。易之则其言假之何?为恭也。曷为为恭?有天子存,则诸侯不得专地也。许田者何?鲁朝宿之邑也。诸侯时朝乎天子,天子之郊,诸侯皆有朝宿之邑焉。此鲁朝宿之邑也,则曷为谓之许田?讳取周田也。讳取周田则曷为谓之许田?系之许也。曷为系之许?近许也。此邑也,其称田何?田多邑少称田,邑多田少称邑。
夏,四月丁未。公及郑伯盟于越。
秋,大水。何以书?记灾也。
冬,十月。 
◇桓二年
春,王正月戊申,宋督弑其君与夷及其大夫孔父。滕子来朝。及者何?累也。弑君多矣,舍此无累者乎?曰:有,仇牧,荀息,皆累也。舍仇牧、荀息,无累者乎?曰:有。有则此何以书?贤也。何贤乎孔父?孔父可谓义形于色矣。其义形于色奈何?督将弑殇公,孔父生而存,则殇公不可得而弑也,故于是先攻孔父之家。殇公知孔父死,己必死,趋而救之,皆死焉。孔父正色而立于朝,则人莫敢过而致难于其君者,孔父可谓义形于色矣。
三月,公会齐侯、陈侯、郑伯于稷,以成宋乱。内大恶讳,此其目言之何?远也。所见异辞,所闻异辞,所传闻异辞。隐亦远矣,曷为为隐讳?隐贤而桓贱也。
夏,四月,取郜大鼎于宋。戊申,纳于太庙。此取之宋,其谓之郜鼎何?器从名,地从主人。器何以从名?地何以从主人?器之与人,非有即尔。宋始以不义取之,故谓之郜鼎;至乎地之与人则不然,俄而可以为其有矣。然则为取可以为其有乎?曰:否。何者?若楚王之妻媦,无时焉可也。何以书?讥。何讥尔?遂乱受赂,纳于太庙,非礼也。
秋,七月,杞侯来朝。
蔡侯、郑伯会于邓。离不言会,此其言会何?盖邓与会尔。
九月,入杞。
公及戎盟于唐。冬,公至自唐。 
◇桓三年
春,正月,公会齐侯于嬴。
夏,齐侯、卫侯胥命于蒲。胥命者何?相命也。何言乎相命?近正也。此其为近正奈何?古者不盟,结言而退。
六月,公会杞侯于郕。
秋,七月壬辰朔,日有食之,既。既者何?尽也。
公子翬如齐逆女。
九月,齐侯送姜氏于欢。公会齐侯于欢。何以书?讥。何讥尔?诸侯越竟送女,非礼也。此入国矣,何以不称夫人?自我言齐,父母之于子,虽为邻国夫人,犹曰吾姜氏。
夫人姜氏至自齐。翬何以不致?得见乎公矣。
冬,齐侯使其弟年来聘。有年。有年,何以书?以喜书也。大有年,何以书?亦以喜书也。此其曰有年何?仅有年也。彼其曰大有年何?大丰年也。仅有年亦足以当喜乎?恃有年也。
◇桓四年
春,正月,公狩于郎。狩者何?田狩也,春曰苗,秋曰搜,冬曰狩。常事不书,此何以书?讥。何讥尔?远也。诸侯曷为必田狩?一曰乾豆,二曰宾客,三曰充君之庖。
夏,天王使宰渠伯纠来聘。宰渠伯纠者何?天子之大夫也。其称宰渠伯纠何?下大夫也。
◇桓五年
春,正月甲戌、己丑,陈侯鲍卒。曷为以二日卒之?怴也。甲戌之日亡、己丑之日死而得,君子疑焉,故以二日卒之也。
夏,齐侯、郑伯如纪。外相如不书,此何以书?离不言会。
天王使仍叔之子来聘。仍叔之子者何?天子之大夫也。其称仍叔之子何?讥。何讥尔?讥父老子代从政也。
葬陈桓公。城祝丘。
秋,蔡人、卫人、陈人从王伐郑。其言从王伐郑何?从王正也。
大雩。大雩者何?旱祭也。然则何以不言旱?言雩则旱见;言旱则雩不见。何以书?记灾也。
螽。何以书?记灾也。
冬,州公如曹。 外相如不书,此何以书?过我也。
◇桓六年
春,正月,寔来。寔来者何?犹曰是人来也。孰谓?谓州公也。曷为谓之寔来?慢之也。曷为慢之?化我也。
夏,四月,公会纪侯于成。
秋,八月壬午,大阅。大阅者何?简车徒也。何以书?盖以罕书也。
蔡人杀陈佗。陈佗者何?陈君也。陈君则曷为谓之陈佗?绝也。曷为绝之?贱也。其贱奈何?外淫也。恶乎淫?淫于蔡,蔡人杀之。
九月丁卯,子同生。子同生者孰谓?谓庄公也。何言乎子同生?喜有正也。未有言喜有正者,此其言喜有正何?久无正也。子公羊子曰:「其诸以病桓与?」
冬,纪侯来朝。 
◇桓七年
春,二月己亥,焚咸丘。焚之者何?樵之也。樵之者何?以火攻也。何言乎以火攻?疾始以火攻也。咸丘者何?邾娄之邑也。曷为不系乎邾娄?国之也。曷为国之?君存焉尔。
夏,谷伯绥来朝。邓侯吾离来朝。 皆何以名?失地之君也。其称侯朝何?贵者无后,待之以初也。 
◇桓八年
春,正月己卯,烝。烝者何?冬祭也。春曰祠,夏曰礿,秋曰尝,冬曰烝。常事不书,此何以书?讥。何讥尔?讥亟也。亟则渎,渎则不敬。君子之祭也,敬而不渎。疏则怠,怠则忘。士不及兹四者,则冬不裘,夏不葛。
天王使家父来聘。
夏,五月丁丑,烝。何以书?讥亟也。
秋,伐邾娄。
冬,十月,雨雪。何以书?记异也。何异尔?不时也。
祭公来,遂逆王后于纪。 祭公者何?天子之三公也。何以不称使?婚礼不称主人。遂者何?生事也。大夫无遂事,此其言遂何?成使乎我也。其成使乎我奈何?使我为媒可,则因用是往逆矣。女在其国称女,此其称王后何?王者无外,其辞成矣。
◇桓九年
春,纪季姜归于京师。其辞成矣,则其称纪季姜何?自我言,纪父母之于子,虽为天王后,犹曰吾季姜。京师者何?天子之居也。京者何?大也。师者何?众也。天子之居,必以众大之辞言之。
夏,四月。秋,七月。
冬,曹伯使其世子射姑来朝。 诸侯来曰朝。此世子也,其言朝何?《春秋》有讥父老子代从政者,则未知其在齐与?曹与?
◇桓十年
春,王正月庚申,曹伯终生卒。夏,五月,葬曹桓公。
秋,公会卫侯于桃丘,弗遇。会者何?期辞也。其言弗遇何?公不见要也。
冬,十有二月丙午,齐侯、卫侯、郑伯来战于郎。郎者何?吾近邑也。吾近邑则其言来战于郎何?近也。恶乎近?近乎围也。此偏战也,何以不言师败绩?内不言战,言战乃败矣。
◇桓十有一年
春,正月,齐人、卫人、郑人盟于恶曹。夏,五月癸未,郑伯寤生卒。秋,七月,葬郑庄公。
九月,宋人执郑祭仲。祭仲者何?郑相也。何以不名?贤也。何贤乎祭仲?以为知权也。其为知权奈何?古者郑国处于留。先郑伯有善于郐公者,通乎夫人,以取其国而迁郑焉,而野留。庄公死已葬,祭仲将往省于留,途出于宋,宋人执之,谓之曰:「为我出忽而立突。」祭仲不从其言,则君必死、国必亡;从其言,则君可以生易死,国可以存易亡。少辽缓之,则突可故出,而忽可故反,是不可得则病,然后有郑国。古人之有权者,祭仲之权是也。权者何?权者反于经,然后有善者也。权之所设,舍死亡无所设。行权有道,自贬损以行权,不害人以行权。杀人以自生,亡人以自存,君子不为也。其言归何?顺祭仲也。
突归于郑。突何以名?挈乎祭仲也。
郑忽出奔卫。忽何以名?《春秋》伯、子、男一也,辞无所贬。
柔会宋公、陈侯、蔡叔盟于折。柔者何?吾大夫之未命者也。
公会宋公于夫童。冬,十有二月,公会宋公于阚。
◇桓十有二年
春,正月。夏,六月壬寅,公会杞侯、莒子盟于曲池。秋,七月丁亥,公会宋公、燕人盟于谷丘。八月壬辰,陈侯跃卒。公会宋公于虚。冬,十有一月,公会宋公于龟。丙戌,公会郑伯,盟于武父。丙戌,卫侯晋卒。
十有二月,及郑师伐宋。丁未,战于宋。 战不言伐,此其言伐何?辟嫌也。恶乎嫌?嫌与郑人战也。此偏战也,何以不言师败绩?内不言战,言战乃败矣!
◇桓十有三年
春,二月,公会纪侯、郑伯。己巳,及齐侯、宋公、卫侯、燕人战。齐师、宋师、卫师、燕师败绩。曷为后日?恃外也。其恃外奈何?得纪侯、郑伯,然后能为日也。内不言战,此其言战何?从外也。曷为从外?恃外故从外也。何以不地?近也。恶乎近?近乎围。郎亦近矣,郎何以地?郎犹可以地也。
三月,葬卫宣公。夏,大水。秋,七月。冬,十月。 
◇桓十有四年
春,正月,公会郑伯于曹。
无冰。何以书?记异也。
夏,五。郑伯使其弟语来盟。夏五者何?无闻焉尔。
秋,八月壬申,御廪灾。御廪者何?粢盛委之所藏也。御廪灾,何以书?记灾也。
乙亥,尝。常事不书,此何以书?讥。何讥尔?讥尝也。曰:犹尝乎!御廪灾,不如勿尝而已矣。
冬,十有二月丁巳,齐侯禄父卒。
宋人以齐人、蔡人、卫人、陈人伐郑。以者何?行其意也。
◇桓十有五年
春,二月,天王使家父来求车。何以书?讥。何讥尔?王者无求,求车,非礼也。
三月乙未,天王崩。夏,四月己巳,葬齐僖公。
五月,郑伯突出奔蔡。突何以名?夺正也。
郑世子忽复归于郑。其称世子何?复正也。曷为或言归?或言复归?复归者,出恶,归无恶;复入者,出无恶,入有恶。入者,出入恶。归者,出入无恶。
许叔入于许。公会齐侯于鄗。
邾娄人、牟人、葛人来朝。皆何以称人?夷狄之也。
秋,九月,郑伯突入于栎。栎者何?郑之邑。曷为不言入于郑?末言尔。曷为末言尔?祭仲亡矣。然则曷为不言忽之出奔?言忽为君之微也。祭仲存则存矣,祭仲亡则亡矣!
冬,十有一月,公会宋公、卫侯、陈侯于袲,伐郑。 
◇桓十有六年
春,正月,公会宋公、蔡侯、卫侯于曹。夏,四月,公会宋公、卫侯、陈侯、蔡侯伐郑。 秋,七月,公至自伐郑。冬,城向。
十有一月,卫侯朔出奔齐。卫侯朔何以名?绝。曷为绝之?得罪于天子也。其得罪于天子奈何?见使守卫朔,而不能使卫小众,越在岱阴齐。属负兹舍,不即罪尔。
◇桓十有七年
春,正月丙辰,公会齐侯、纪侯,盟于黄。二月丙午,公会邾娄仪父,盟于趡。夏,五月丙午,及齐师战于奚。六月丁丑,蔡侯封人卒。秋,八月,蔡季自陈归于蔡。癸巳,葬蔡桓侯。及宋人、卫人伐邾娄。冬,十月朔,日有食之。 
◇桓十有八年
春,王正月,公会齐侯于濼。公与夫人姜氏遂如齐。公何以不言及夫人?夫人外也。夫人外者何?内辞也,其实夫人外公也。
夏,四月丙子,公薨于齐。丁酉,公之丧至自齐。秋,七月。
冬,十有二月己丑,葬我君桓公。 贼未讨,何以书葬?仇在外也。仇在外则何以书葬?君子辞也。
 
庄公
◇庄元年
春,王正月。公何以不言即位?《春秋》君弑,子不言即位。君弑则子何以不言即位?隐之也。孰隐?隐子也。
三月,夫人孙于齐。孙者何?孙犹孙也。内讳奔谓之孙。夫人固在齐矣,其言孙于齐何?念母也。正月以存君,念母以首事。夫人何以不称姜氏?贬。曷为贬?与弑公也。其与弑公奈何?夫人谮公于齐侯,公曰:「同非吾子,齐侯之子也。」齐侯怒,与之饮酒。于其出焉,使公子彭生送之。于其乘焉,搚干而杀之。念母者,所善也,则曷为于其念母焉贬?不与念母也。
夏,单伯送王姬。单伯者何?吾大夫之命乎天子者也。何以不称使?天子召而使之也。逆之者何?使我主之也。曷为使我主之?天子嫁女乎诸侯,必使诸侯同姓者主之。诸侯嫁女于大夫,必使大夫同姓者主之。
秋,筑王姬之馆于外。何以书?讥。何讥尔?筑之,礼也;于外,非礼也。于外何以非礼?筑于外,非礼也。其筑之何以礼?主王姬者必为之改筑。主王姬者曷为必为之改筑?于路寝则不可,小寝则嫌,群公子之舍则以卑矣,其道必为之改筑者也。
冬,十月乙亥,陈侯林卒。
王使荣叔来锡桓公命。锡者何?赐也。命者何?加我服也。其言桓公何?追命也。
王姬归于齐。何以书?我主之也。
齐师迁纪郱、鄑、郚。迁之者何?取之也。取之则曷为不言取之也?为襄公讳也。外取邑不书,此何以书?大之也。何大尔?自是始灭也。
◇桓二年
春,王二月,葬陈庄公。
夏,公子庆父帅师伐于余丘。于余丘者何?邾娄之邑也。曷为不系乎邾娄?国之也。曷为国之?君存焉尔。
秋,七月,齐王姬卒。外夫人不卒,此何以卒?录焉尔。曷为录焉尔?我主之也。
冬,十有二月,夫人姜氏会齐侯于郜。
乙酉,宋公冯卒。 
◇桓三年
春,王正月,溺会齐师伐卫。溺者何?吾大夫之未命者也。
夏,四月,葬宋庄公。
五月,葬桓王。此未有言崩者,何以书葬?盖改葬也。
秋,纪季以酅入于齐。纪季者何?纪侯之弟也。何以不名?贤也。何贤乎纪季?服罪也。其服罪奈何?鲁子曰:「请后五庙以存姑姊妹。」
冬,公次于滑。其言公次于郎何?刺欲救纪而后不能也。
◇桓四年
春,王二月,夫人姜氏享齐侯于祝丘。三月,纪伯姬卒。夏,齐侯、陈侯、郑伯遇于垂。
纪侯大去其国。大去者何?灭也。孰灭之?齐灭之。曷为不言齐灭之?为襄公讳也。《春秋》为贤讳。何贤乎襄公?复仇也。何仇尔?远祖也。哀公亨乎周,纪侯谮之。以襄公之为于此焉者,事祖祢之心尽矣。尽者何?襄公将复仇乎纪,卜之曰:「师丧分焉。寡人死之,不为不吉也。」远祖者,几世乎?九世矣。九世犹可以复仇乎?虽百世可也。家亦可乎?曰:不可。国何以可?国君一体也;先君之耻犹今君之耻也,今君之耻犹先君之耻也。国君何以为一体?国君以国为体,诸侯世,故国君为一体也。今纪无罪,此非怒与?曰:非也。古者有明天子,则纪侯必诛,必无纪者。纪侯之不诛,至今有纪者,犹无明天子也。古者诸侯必有会聚之事、相朝聘之道,号辞必称先君以相接,然则齐、纪无说焉,不可以并立乎天下。故将去纪侯者,不得不去纪也。有明天子,则襄公得为若行乎?曰:不得也。不得则襄公曷为为之?上无天子,下无方伯,缘恩疾者可也。
六月乙丑,齐侯葬纪伯姬。外夫人不书葬,此何以书?隐之也。何隐尔?其国亡矣,徒葬于齐尔。此复仇也,曷为葬之?灭其可灭,葬其可葬。此其为可葬奈何?复仇者非将杀之,逐之也。以为虽遇纪侯之殡,亦将葬之也。
秋,七月。
冬,公及齐人狩于郜。公曷为与微者狩?齐侯也。齐侯则其称人何?讳与仇狩也。前此者有事矣,后此者有事矣,则曷为读于此焉讥?于仇者将壹讥而已,故择其重者而讥焉,莫重乎其与仇狩也。于仇者则曷为将壹讥而已?仇者无时,焉可与通;通则为大讥,不可胜讥,故将壹讥而已,其余从同。
◇桓五年
春,王正月。夏,夫人姜氏如齐师。
秋,郳犁来来朝。倪者何?小邾娄也。小邾娄则曷为谓之倪?未能以其名通也。黎来者何?名也。其名何?微国也。
冬,公会齐人、宋人、陈人、蔡人伐卫。 此伐卫何?纳朔也。曷为不言纳卫侯朔?辟王也。
◇桓六年
春,王正月,王人子突救卫。王人者何?微者也。子突者何?贵也。贵则其称人何?系诸人也。曷为系诸人?王人耳。
夏,六月,卫侯朔入于卫。卫侯朔何以名?绝。曷为绝之?犯命也。其言入何?篡辞也。
秋,公至自伐卫。螟。曷为或言致会?或言致伐?得意致会,不得意致伐。卫侯朔入于卫,何以致伐?
冬,齐人来归卫俘。 此卫宝也,则齐人曷为来归之?卫人归之也。卫人归之,则其称齐人何?让乎我也。其让乎我奈何?齐侯曰:「此非寡人之力,鲁侯之力也。」
◇桓七年
春,夫人姜氏会齐侯于防。
夏,四月辛卯,夜,恒星不见。夜中,星陨如雨。恒星者何?列星也。列星不见,则何以知?夜之中星反也。如雨者何?如雨者非雨也。非雨则曷为谓之如雨?不修《春秋》曰:「雨星不及地尺而复。」君子修之曰:「星霣如雨。」何以书?记异也。
秋,大水。无麦、苗。无苗,则曷为先言无麦,而后言无苗?一灾不书,待无麦,然后书无苗。何以书?记灾也。
冬,夫人姜氏会齐侯于谷。 
◇桓八年
春,王正月,师次于郎,以俟陈人、蔡人。次不言俟,此其言俟何?托不得已也。
甲午,治兵。祠兵者何?出曰祠兵,入曰振旅,其礼一也,皆习战也。何言乎祠兵?为久也。曷为为久?吾将以甲午之日,然后祠兵于是。
夏,师及齐师围郕。郕降于齐师。成者何?盛也。盛则曷为谓之成?讳灭同姓也。曷为不言降吾师?辟之也。
秋,师还。还者何?善辞也。此灭同姓何善尔?病之也,曰:师病矣!曷为病之?非师之罪也! 
冬,十有一月癸未,齐无知弑其君诸儿。 
◇桓九年
春,齐人杀无知。
公及齐大夫盟于暨。公曷为与大夫盟?齐无君也。然则何以不名?其讳与大夫盟也,使若众然。
夏,公伐齐,纳纠。纳者何?入辞也。其言伐之何?伐而言纳者,犹不能纳也。纠者何?公子纠也。何以不称公子?君前臣名也。
齐小白入于齐。曷为以国氏?当国也。其言入何?篡辞也。
秋,七月丁酉,葬齐襄公。
八月庚申,及齐师战于乾时,我师败绩。内不言败,此其言败何?伐败也。曷为伐败?复仇也。此复仇乎大国,曷为使微者?公也。公则曷为不言公?不与公复仇也。曷为不与公复仇?复仇者在下也。
九月,齐人取子纠杀之。其言取之何?内辞也;胁我,使我杀之也。其称子纠何?贵也。其贵奈何?宜为君者也。
冬,浚洙。洙者何?水也。浚之者何?深之也。曷为深之?畏齐也。曷为畏齐也?辞杀子纠也。
◇桓十年
春,王正月,公败齐师于长勺。
二月,公侵宋。曷为或言侵?或言伐?觕者曰侵,精者曰伐。战不言伐,围不言战,入不言围,灭不言入--书其重者也。
三月,宋人迁宿。迁之者何?不通也,以地迁之也。子沈子曰:「不通者,盖因而臣之也。」
夏,六月,齐师、宋师次于郎。公败宋师于乘丘。其言次于郎何?伐也。伐则其言次何?齐与伐而不与战,故言伐也。我能败之,故言次也。
秋,九月,荆败蔡师于莘,以蔡侯献舞归。荆者何?州名也。州不若国,国不若氏,氏不若人,人不若名,名不若字,字不若子。蔡侯献舞何以名?绝。曷为绝之?获也。曷为不言其获?不与夷狄之获中国也。
冬,十月,齐师灭谭。谭子奔莒。 何以不言出?国以灭矣,无所出也。
◇桓十有一年
春,王正月。
夏,五月戊寅,公败宋师于鄑。
秋,宋大水。何以书?记灾也。外灾不书,此何以书?及我也。
冬,王姬归于齐。 何以书?过我也。
◇桓十有二年
春,王三月,纪叔姬归于酅。其言归于酅何?隐之也。何隐尔?其国亡矣,徒归于叔尔也。
夏,四月。
秋,八月甲午,宋万弑其君捷及其大夫仇牧。及者何?累也。弑君多矣,舍此无累者乎?孔父、荀息皆累也。舍孔父、荀息,无累者乎?曰:有。有则此何以书?贤也。何贤乎仇牧?仇牧可谓不畏强御矣!其不畏强御奈何?万尝与庄公战,获乎庄公;庄公归,散舍诸宫中,数月,然后归之。归反为大夫于宋。与闵公博,妇人皆在侧。万曰:「甚矣,鲁侯之淑,鲁侯之美也!天下诸侯宜为君者,唯鲁侯尔!」闵公矜此妇人,妒其言,顾曰:「此虏也!尔虏焉故,鲁侯之美恶乎至?」万怒,搏闵公,绝其脰。仇牧闻君弑,趋而至,遇之于门,手剑而叱之。万辟杀仇牧,碎其首,齿著乎门阖。仇牧可谓不畏强御矣!
冬,十月,宋万出奔陈。 
◇桓十有三年
春,齐侯、宋人、陈人、蔡人、邾娄人会于北杏。夏,六月,齐人灭遂。秋,七月。
冬,公会齐侯盟于柯。何以不日?易也。其易奈何?桓之盟不日,其会不致,信之也。其不日何以始乎此?庄公将会乎桓,曹子进曰:「君之意何如?」庄公曰:「寡人之生,则不若死矣!」曹子曰:「然则君请当其君,臣请当其臣。」庄公曰:「诺。」于是会乎桓。庄公升坛,曹子手剑而从之。管子进曰:「君何求乎?」曹子曰:「城坏压竟,君不图与?」管子曰:「然则君将何求?」曹子曰:「愿请汶阳之田。」管子顾曰:「君许诺。」桓公曰:「诺。」曹子请盟,桓公下与之盟。已盟,曹子摽剑而去之。要盟可犯,而桓公不欺;曹子可仇,而桓公不怨。桓公之信著乎天下,自柯之盟始焉。
◇桓十有四年
春,齐人、陈人、曹人伐宋。
夏,单伯会伐宋。其言会伐宋何?后会也。
秋,七月,荆入蔡。冬,单伯会齐侯、宋公、卫侯、郑伯于鄄。 
◇桓十有五年
春,齐侯、宋公、陈侯、卫侯、郑伯会于鄄。夏,夫人姜氏如齐。秋,宋人、齐人、邾娄人伐郳。郑人侵宋。冬,十月。 
◇桓十有六年
春,王正月。夏,宋人、齐人、卫人伐郑。秋,荆伐郑。
冬,十有二月,会齐侯、宋公、陈侯、卫侯、郑伯、许男、滑伯、滕子同盟于幽。同盟者何?同欲也。
邾娄子克卒。
◇桓十有七年
春,齐人执郑瞻。郑瞻者何?郑之微者也。此郑之微者,何言乎齐人执之?书甚佞也。
夏,齐人瀸于遂。瀸者何?瀸积也,众杀戍者也。
秋,郑瞻自齐逃来。何以书?书甚佞也。曰:佞人来矣!佞人来矣!
冬,多麋。何以书?记异也。
◇桓十有八年
春,王三月,日有食之。
夏,公追戎于济西。此未有言伐者,其言追何?大其为中国追也。此未有伐中国者,则其言为中国追何?大其未至而豫御之也。其言于济西何?大之也。
秋,有蜮。何以书?记异也。
冬,十月。 
◇桓十有九年
春,王正月。夏,四月。
秋,公子结媵陈人之妇于鄄,遂及齐侯、宋公盟。媵者何?诸侯娶一国,则贰国往媵之,以姪娣从。姪者何?兄之子也。娣者何?弟也。诸侯壹聘九女,诸侯不再娶。媵不书,此何以书?为其有遂事书。大夫无遂事,此其言遂何?聘礼:大夫受命不受辞,出竟有可以安社稷、利国家者,则专之可也。
夫人姜氏如莒。冬,齐人、宋人、陈人伐我西鄙。 
◇桓二十年
春,王二月,夫人姜氏如莒。
夏,齐大灾。大灾者何?大瘠也。大瘠者何?疠也。何以书?记灾也。外灾不书,此何以书?及我也。
秋,七月。冬,齐人伐戎。 
◇桓二十有一年
春,王正月。夏,五月辛酉,郑伯突卒。秋,七月戊戌,夫人姜氏薨。冬,十有二月,葬郑厉公。 
◇桓二十有二年
春,王正月,肆大省。肆者何?跌也。大省者何?灾省也。肆大省,何以书?讥。何讥尔?讥始忌省也。
癸丑,葬我小君文姜。文姜者何?庄公之母也。
陈人杀其公子御寇。夏,五月。
秋,七月丙申,及齐高傒盟于防。齐高傒者何?贵大夫也。曷为就吾微者而盟?公也。公则曷为不言公?讳与大夫盟也。
冬,公如齐纳币。纳币不书,此何以书?讥。何讥尔?亲纳币,非礼也。
◇桓二十有三年
春,公至自齐。桓之盟不日,其会不致,信之也;此之桓国何以致?危之也。何危尔?公一陈他也。
祭叔来聘。
夏,公如齐观社。何以书?讥。何讥尔?诸侯越竟观社,非礼也。
公至自齐。
荆人来聘。荆何以称人?始能聘也。
公及齐侯遇于谷。
萧叔朝公。其言朝公何?公在外也。
秋,丹桓宫楹。何以书?讥。何讥尔?丹桓宫楹,非礼也。
冬,十有一月,曹伯射姑卒。
十有二月甲寅,公会齐侯盟于扈。桓之盟不日,此何以日?危之也。何危尔?我贰也。鲁子曰:「我贰者,非彼然,我然也。」
◇桓二十有四年
春,王三月,刻桓宫桷。何以书?讥。何讥尔?刻桓宫桷,非礼也。
葬曹庄公。
夏,公如齐逆女。何以书?亲迎,礼也。
秋,公至自齐。
八月丁丑,夫人姜氏入。其言入何?难也。其言日何?难也。其难奈何?夫人不偻不可使入;与公有所约,然后入。
戊寅,大夫宗妇觌,用币。宗妇者何?大夫之妻也。觌者何?见也。用者何?用者不宜用也;见用币,非礼也。然则曷用?枣、栗云乎!腶、修云乎!
大水。冬,戎侵曹。
曹羁出奔陈。赤归于曹。曹羁者何?曹大夫也。曹无大夫,此何以书?贤也。何贤乎曹羁?戎将侵曹,曹羁谏曰:「戎众以无义,君请勿自敌也。」曹伯曰:「不可。」三谏,不从,遂去之,故君子以为得君臣之义也。赤者何?曹无赤者,盖郭公也。郭公者何?失地之君也。
郭公。 
◇桓二十有五年
春,陈侯使女叔来聘。夏,五月癸丑,卫侯朔卒。
六月辛未朔,日有食之,鼓、用牲于社。食之则曷为鼓、用牲于社?求乎阴之道也,以朱丝营社,或曰胁之,或曰暗之,恐人犯之,故营之。
伯姬归于杞。
秋,大水,鼓、用牲于社、于门。其言于社于门何?于社,礼也;于门,非礼也。
冬,公子友如陈。 
◇桓二十有六年
春,公伐戎。夏,公至自伐戎。
曹杀其大夫。何以不名?众也。曷为众杀之?不死于曹君者也。君死乎位曰灭,曷为不言其灭?为曹羁讳也。此盖战也,何以不言战?为曹羁讳也。
秋,公会宋人、齐人伐徐。冬,十有二月癸亥朔,日有食之。 
◇桓二十有七年
春,公会杞伯姬于洮。夏,六月,公会齐侯、宋公、陈侯、郑伯同盟于幽。
秋,公子友如陈,葬原仲。原仲者何?陈大夫也。大夫不书葬,此何以书?通乎季子之私行也。何通乎季子之私行?辟内难也。君子辟内难而不辟外难。内难者何?公子庆父、公子牙、公子友皆庄公之母弟也。公子庆父、公子牙通乎夫人以胁公,季子起而治之,则不得与于国政,坐而视之则亲亲。因不忍见也,故于是复请至于陈,而葬原仲也。
冬,杞伯姬来。其言来何?直来曰来,大归曰来归。
莒庆来逆叔姬。莒庆者何?莒大夫也。莒无大夫,此何以书?讥。何讥尔?大夫越竟逆女,非礼也。
杞伯来朝。公会齐侯于城濮。
◇桓二十有八年
春,王三月甲寅,齐人伐卫。卫人及齐人战,卫人败绩。伐不日,此何以日?至之日也。战不言伐,此其言伐何?至之日也。《春秋》伐者为客,伐者为主,故使卫主之也。曷为使卫主之?卫未有罪尔。败者称师,卫何以不称师?未得乎师也。
夏,四月丁未,邾娄子琐卒。秋,荆伐郑,公会齐人、宋人、邾娄人救郑。
冬,筑微。大无麦、禾。既见无麦、禾矣,曷为先言筑微,而后言无麦、禾?讳以凶年造邑也。
臧孙辰告籴于齐。 告籴者何?请籴也。何以不称使?以为臧孙辰之私行也。曷为以为臧孙辰之私行?君子之为国也,必有三年之委;一年不熟,告籴,讥也。
◇桓二十有九年
春,新延厩。新延厩者何?修旧也。修旧不书,此何以书?讥。何讥尔?凶年不修。
夏,郑人侵许。
秋,有蜚。何以书?记异也。
冬,十有二月,纪叔姬卒。城诸及防。 
◇桓三十年
春,王正月。夏,师次于成。
秋,七月,齐人降鄣。鄣者何?纪之遗邑也。降之者何?取之也。取之则曷为不言取之?为桓公讳也。外取邑不书,此何以书?尽也。
八月癸亥,葬纪叔姬。外夫人不书葬,此何以书?隐之也。何隐尔?其国亡矣,徒葬乎叔尔。
九月庚午朔,日有食之,鼓、用牲于社。冬,公及齐侯遇于鲁济。
齐人伐山戎。此齐侯也,其称人何?贬。曷为贬?子司马子曰:「盖以操之为已蹙以矣!」此盖战也,何以不言战?《春秋》敌者言战,桓公之与戎狄,驱之尔。
◇桓三十有一年
春,筑台于郎。何以书?讥。何讥尔?临民之所漱浣也。
夏,四月,薛伯卒。
筑台于薛。何以书?讥。何讥尔?远也。
六月,齐侯来献戎捷。齐,大国也,曷为亲来献戎捷?威我也。其威我奈何?旗获而过我也。
秋,筑台于秦。何以书?讥。何讥尔?临国也。
冬,不雨。何以书?记异也。 
◇桓三十有二年
春,城小谷。夏,宋公、齐侯遇于梁丘。
秋,七月癸巳,公子牙卒。何以不称弟?杀也。杀则曷为不言刺?为季子讳杀也。曷为为季子讳杀?季子之遏恶也,不以为国狱,缘季子之心而为之讳。季子之遏恶奈何?庄公病将死,以病召季子,季子至而授之以国政,曰:「寡人即不起此病,吾将焉致乎鲁国?」季子曰:「般也存,君何忧焉?」公曰:「庸得若是乎?牙谓我曰:『鲁一生一及,君已知之矣。庆父也存。』」季子曰:「夫何敢?是将为乱乎!夫何敢!」俄而,牙弑械成。季子和药而饮之,曰:「公子从吾言而饮此,则必可以无为天下戮笑,必有后乎鲁国。不从吾言而不饮此,则必为天下戮笑,必无后乎鲁国。」于是从其言而饮之,饮之无儽氏,至乎王堤而死。公子牙今将尔,辞曷为与亲弑者同?君亲无将,将而诛焉。然则善之与?曰:然。杀世子母弟,直称君者,甚之也。季子杀母兄,何善尔?诛不得辟兄,君臣之义也。然则曷为不直诛,而鸩之?行诸乎兄,隐而逃之,使托若以疾死然,亲亲之道也。
八月癸亥,公薨于路寝。路寝者何?正寝也。
冬,十月己未,子般卒。子卒云子卒,此其称子般卒何?君存称世子,君薨称子某,既葬称子,逾年称公。子般卒,何以不书葬?未逾年之君也。有子则庙,庙则书葬;无子不庙,不庙则不书葬。
公子庆父如齐。狄伐邢。 
 
闵公
◇闵元年
春,王正月。公何以不言即位?继弑君不言即位。孰继?继子般也。孰弑子般?庆父也。杀公子牙,今将尔,季子不免。庆父弑君,何以不诛?将而不免,遏恶也。既而不可及,因狱有所归,不探其情而诛焉,亲亲之道也。恶乎归狱?归狱仆人邓扈乐。曷为归狱仆人邓扈乐?庄公存之时,乐曾淫于宫中,子般执而鞭之。庄公死,庆父谓乐曰:「般之辱尔,国人莫不知,盍弑之矣?」使弑子般,然后诛邓扈乐而归狱焉,季子至而不变也。
齐人救邢。夏,六月辛酉,葬我君庄公。
秋,八月,公及齐侯盟于落姑。季子来归。其称季子何?贤也。其言来归何?喜之也。
冬,齐仲孙来。 齐仲孙者何?公子庆父也。公子庆父,则曷为谓之齐仲孙?系之齐也。曷为系之齐?外之也。曷为外之?春秋为尊者讳,为亲者讳,为贤者讳。子女子曰:「以『春秋』为《春秋》,齐无仲孙,其诸吾仲孙与?」  
◇闵二年
春,王正月,齐人迁阳。
夏,五月乙酉,吉禘于庄公。其言吉何?言吉者,未可以吉也。曷为未可以吉?未三年也。三年矣,曷为谓之未三年?三年之丧,实以二十五月。其言于庄公何?未可以称宫庙也。曷为未可以称宫庙?在三年之中矣。吉禘于庄公,何以书?讥。何讥尔?讥始不三年也。 
秋,八月辛丑,公薨。公薨何以不地?隐之也。何隐尔?弑也。孰弑之?庆父也。杀公子牙,今将尔,季子不免。庆父弑二君,何以不诛?将而不免,遏恶也;既而不可及,缓追逸贼,亲亲之道也。
九月,夫人姜氏孙于邾娄。公子庆父出奔莒。
冬,齐高子来盟。高子者何?齐大夫也。何以不称使?我无君也。然则何以不名?喜之也。何喜尔?正我也。其正我奈何?庄公死,子般弑,闵公弑,此三君死,旷年无君。设以齐取鲁,曾不兴师,徒以言而已矣。桓公使高子将南阳之甲,立僖公而城鲁,或曰自鹿门至于争门者是也,或曰自争门至于吏门者是也。鲁人至今以为美谈,曰:「犹望高子也。」
十有二月,狄入卫。
郑弃其师。 郑弃其师者何?恶其将也。郑伯恶高克,使之将逐而不纳,弃师之道也。
 
僖公
◇僖元年
春,王正月。公何以不言即位?继弑君,子不言即位。此非子也,其称子何?臣、子一例也。
齐师、宋师、曹伯次于聂北,救邢。救不言次,此其言次何?不及事也。不及事者何?邢已亡矣。孰亡之?盖狄灭之。曷为不言狄灭之?为桓公讳也。曷为为桓公讳?上无天子,下无方伯,天下诸侯有相灭亡者,桓公不能救,则桓公耻之。曷为先言次而后言救?君也。君则其称师何?不与诸侯专封也。曷为不与?实与而文不与。文曷为不与?诸侯之义不得专封也。诸侯之义不得专封,则其曰实与之何?上无天子,下无方伯,天下诸侯有相灭亡者,力能救之,则救之可也。
夏,六月,邢迁于陈仪。迁者何?其意也。迁之者何?非其意也。
齐师、宋师、曹师城邢。此一事也,曷为复言齐师、宋师、曹师?不复言师,则无以知其为一事也。
秋,七月戊辰,夫人姜氏薨于夷,齐人以归。夷者何?齐地也。齐地,则其言齐人以归何?夫人薨于夷,则齐人以归。夫人薨于夷,则齐人曷为以归?桓公召而缢杀之。
楚人伐郑。八月,公会齐侯、宋公、郑伯、曹伯、邾娄人于朾。九月,公败邾娄师于偃。
冬,十月壬午,公子友帅师败莒师于郦,获莒挐。莒挐者何?莒大夫也。莒无大夫,此何以书?大季子之获也。何大乎季子之获?季子治内难以正,御外难以正。其御外难以正奈何?公子庆父弑闵公,走而之莒,莒人逐之,将由乎齐,齐人不纳,却反舍于汶水之上,使公子奚斯入请。季子曰:「公子不可以入,入则杀矣!」奚斯不忍反命于庆父,自南涘,北面而哭。庆父闻之曰:「嘻!此奚斯之声也,诺已。」曰:「吾不得入矣!」于是抗輈经而死。莒人闻之曰:「吾已得子之贼矣!」以求赂乎鲁。鲁人不与,为是兴师而伐鲁,季子待之以偏战。
十有二月丁巳,夫人氏之丧至自齐。 夫人何以不称姜氏?贬。曷为贬?与弑公也。然则曷为不于弑焉贬?贬必于其重者,莫重乎其以丧至也。
◇僖二年
春,王正月,城楚丘。孰城之?城卫也。曷为不言城卫?灭也。孰灭之?盖狄灭之。曷为不言狄灭之?为桓公讳也。曷为为桓公讳?上无天子,下无方伯,天下诸侯有相灭亡者,桓公不能救,则桓公耻之也。然则孰城之?桓公城之。曷为不言桓公城之?不与诸侯专封也。曷为不与?实与而文不与。文曷为不与?诸侯之义,不得专封。诸侯之义不得专封,则其曰实与之何?上无天子,下无方伯,天下诸侯有相灭亡者,力能救之,则救之可也。
夏,五月辛巳,葬我小君哀姜。哀姜者何?庄公之夫人也。
虞师、晋师灭夏阳。虞,微国也,曷为序乎大国之上?使虞首恶也。曷为使虞首恶?虞受赂,假灭国者道,以取亡焉。其受赂奈何?献公朝诸大夫而问焉,曰:「寡人夜者寝而不寐,其意也何?」诸大夫有进对者曰:「寝不安与?其诸侍御有不在侧者与?」献公不应。荀息进曰:「虞郭见与?」献公揖而进之,遂与之入而谋曰:「吾欲攻郭,则虞救之;攻虞,则郭救之,如之何?愿与子虑之。」荀息对曰:「君若用臣之谋,则今日取郭,而明日取虞尔,君何忧焉?」献公曰:「然则奈何?」荀息曰:「请以屈产之乘与垂棘之白璧,往必可得也。则宝出之内藏,藏之外府;马出之内厩,系之外厩尔,君何丧焉?」献公曰:「诺。虽然,宫之奇存焉,如之何?」荀息曰:「宫之奇知则知矣!虽然,虞公贪而好宝,见宝必不从其言,请终以往。」于是终以往,虞公见宝许诺。宫之奇果谏:「记曰:『唇亡则齿寒。』虞、郭之相救,非相为赐,则晋今日取郭,而明日虞从而亡尔。君请勿许也。」虞公不从其言,终假之道以取郭。还,四年,反取虞。虞公抱宝牵马而至。荀息见曰:「臣之谋何如?」献公曰:「子之谋则已行矣,宝则吾宝也,虽然,吾马之齿亦已长矣!」盖戏之也。夏阳者何?郭之邑也。曷为不系于郭?国之也。曷为国之?君存焉尔。
秋,九月,齐侯、宋公、江人、黄人盟于贯。江人、黄人者何?远国之辞也。远国至矣,则中国曷为独言齐、宋至尔?大国言齐、宋,远国言江、黄,则以其余为莫敢不至也。
冬,十月,不雨。何以书?记异也。
楚人侵郑。 
◇僖三年
春,王正月,不雨。
夏,四月,不雨。何以书?记异也。
徐人取舒。其言取之何?易也。
六月,雨。其言六月雨何?上雨而不甚也。
秋,齐侯、宋公、江人、黄人会于阳谷。此大会也,曷为末言尔?桓公曰:「无障谷,无贮粟,无易树子,无以妾为妻。」
冬,公子友如齐莅盟。莅盟者何?往盟乎彼也。其言来盟者何?来盟于我也。
楚人伐郑。 
◇僖四年
春,王正月,公会齐侯、宋公、陈侯、卫侯、郑伯、许男、曹伯侵蔡。蔡溃。溃者何?下叛上也。国曰溃,邑曰叛。
遂伐楚,次于陉。其言次于陉何?有俟也。孰俟?俟屈完也。
夏,许男新臣卒。
楚屈完来盟于师,盟于召陵。屈完者何?楚大夫也。何以不称使?尊屈完也。曷为尊屈完?以当桓公也。其言盟于师、盟于召陵何?师在召陵也。师在召陵,则曷为再言盟?喜服楚也。何言乎喜服楚?楚有王者则后服,无王者则先叛。夷狄也,而亟病中国,南夷与北狄交。中国不绝若线,桓公救中国,而攘夷狄,卒帖荆,以此为王者之事也。其言来何?与桓为主也。前此者有事矣,后此者有事矣,则曷为独于此焉?与桓公为主,序绩也。
齐人执陈袁涛途。涛途之罪何?辟军之道也。其辟军之道奈何?涛途谓桓公曰:「君既服南夷矣,何不还师滨海而东,服东夷且归?」桓公曰:「诺。」于是还师滨海而东,大陷于沛泽之中。顾而执涛途。执者曷为或称侯?或称人?称侯而执者,伯讨也。称人而执者,非伯讨也。此执有罪,何以不得为伯讨?古者周公东征则西国怨,西征则东国怨。桓公假途于陈而伐楚,则陈人不欲其反由己者,师不正故也。不修其师而执涛途,古人之讨,则不然也。
秋,及江人、黄人伐陈。
八月,公至自伐楚。楚已服矣,何以致伐楚?叛盟也。
葬许缪公。冬,十有二月,公孙慈帅师会齐人、宋人、卫人、郑人、许人、曹人侵陈。 
◇僖五年
春,晋侯杀其世子申生。曷为直称晋侯以杀?杀世子母弟直称君者,甚之也。
杞伯姬来朝其子。其言来朝其子何?内辞也,与其子俱来朝也。
夏,公孙慈如牟。
公及齐侯、宋公、陈侯、卫侯、郑伯、许男、曹伯会王世子于首戴。曷为殊会王世子?世子贵也。世子,犹世世子也。
秋,八月,诸侯盟于首戴。郑伯逃归不盟。诸侯何以不序?一事而再见者,前目而后凡也。其言逃归不盟者何?不可使盟也。不可使盟,则其言逃归何?鲁子曰:「盖不以寡犯众也。」
楚子灭弦,弦子奔黄。九月戊申朔,日有食之。
冬,晋人执虞公。 虞已灭矣,其言执之何?不与灭也。曷为不与灭?灭者亡国之善辞也。灭者,上下之同力者也。
◇僖六年
春,王正月。
夏,公会齐侯、宋公、陈侯、卫侯、曹伯伐郑,围新城。邑不言围,此其言围何?强也。
秋,楚人围许,诸侯遂救许。冬,公至自伐郑。
◇僖七年
春,齐人伐郑。夏,小邾娄子来朝。
郑杀其大夫申侯。其称国以杀何?称国以杀者,君杀大夫之辞也。
秋,七月,公会齐侯、宋公、陈世子款、郑世子华盟于甯毋。曹伯班卒。公子友如齐。冬,葬曹昭公。 
◇僖八年
春,王正月,公会王人、齐侯、宋公、卫侯、许男、曹伯、陈世子款,郑世子华盟于洮。王人者何?微者也。曷为序乎诸侯之上?先王命也。
郑伯乞盟。乞盟者何?处其所而请与也。其处其所而请与奈何?盖酌之也。
夏,狄伐晋。
秋,七月,禘于太庙,用致夫人。用者何?用者不宜用也。致者何?致者不宜致也。禘用致夫人,非礼也。夫人何以不称姜氏?贬。曷为贬?讥以妾为妻也。其言以妾为妻奈何?盖胁于齐媵女之先至者也。
冬,十有二月丁未,天王崩。 
◇僖九年
春,三月丁丑,宋公御说卒。何以不书葬?为襄公讳也。
夏,公会宰周公、齐侯、宋子、卫侯、郑伯、许男、曹伯于葵丘。宰周公者何?天子之为政者也。
秋,七月乙酉,伯姬卒。此未适人,何以卒?许嫁矣。妇人许嫁,字而笄之,死则以成人之丧治之。
九月戊辰,诸侯盟于葵丘。桓之盟不日,此何以日?危之也。何危尔?贯泽之会,桓公有忧中国之心,不召而至者,江人、黄人也。葵丘之会,桓公震而矜之,叛者九国。震之者何?犹曰振振然。矜之者何?犹曰莫若我也。
甲子,晋侯佹诸卒。
冬,晋里克弑其君之子奚齐。此未逾年之君,其言弑其君之子奚齐何?杀未逾年君之号也。
◇僖十年
春,王正月,公如齐。狄灭温,温子奔卫。
晋里克弑其君卓及其大夫荀息。及者何?累也。弑君多矣,舍此无累者乎?曰:有,孔父、仇牧皆累也。舍孔父、仇牧无累者乎?曰:有。有则此何以书?贤也。何贤乎荀息?荀息可谓不食其言矣。其不食其言奈何?奚齐、卓子者,骊姬之子也,荀息傅焉。骊姬者,国色也。献公爱之甚,欲立其子,于是杀世子申生。申生者,里克傅之。献公病将死,谓荀息曰:「士何如则可谓之信矣?」荀息对曰:「使死者反生,生者不愧乎其言,则可谓信矣。」献公死,奚齐立。里克谓荀息曰:「君杀正而立不正,废长而立幼,如之何?愿与子虑之。」荀息曰:「君尝讯臣矣,臣对曰:『使死者反生,生者不愧乎其言,则可谓信矣。』」里克知其不可与谋,退,弑奚齐。荀息立卓子,里克弑卓子,荀息死之。荀息可谓不食其言矣!
夏,齐侯、许男伐北戎。
晋杀其大夫里克。里克弑二君,则曷为不以讨贼之辞言之?惠公之大夫也。然则孰立惠公?里克也。里克弑奚齐、卓子,逆惠公而入。里克立惠公,则惠公曷为杀之?惠公曰:「尔既杀夫二孺子矣,又将图寡人,为尔君者,不亦病乎?」于是杀之。然则曷为不言惠公之入?晋之不言出入者,踊为文公讳也。齐小白入于齐,则曷为不为桓公讳?桓公之享国也长,美见乎天下,故不为之讳本恶也。文公之享国也短,美未见乎天下,故为之讳本恶也。
秋,七月。
冬,大雨雪。何以书?记异也。
◇僖十有一年
春,晋杀其大夫丕郑父。夏,公及夫人姜氏会齐侯于阳谷。秋,八月,大雩。冬,楚人伐黄。 
◇僖十有二年
春,王三月庚午,日有食之。夏,楚人灭黄。秋,七月。冬,十有二月丁丑,陈侯杵臼卒。 
◇僖十有三年
春,狄侵卫。夏,四月,葬陈宣公。公会齐侯、宋公、陈侯、卫侯、郑伯、许男、曹伯于鹹。秋,九月,大雩。冬,公子友如齐。 
◇僖十有四年
春,诸侯城缘陵。孰城之?城杞也。曷为城杞?灭也。孰灭之?盖徐、莒胁之。曷为不言徐、莒胁之?为桓公讳也。曷为为桓公讳?上无天子,下无方伯,天下诸侯有相灭亡者,桓公不能救,则桓公耻之也。然则孰城之?桓公城之。曷为不言桓公城之?不与诸侯专封也。曷为不与?实与而文不与。文曷为不与?诸侯之义不得专封也。诸侯之义不得专封,则其曰实与之何?上无天子,下无方伯,天下诸侯有相灭亡者,力能救之,则救之可也。
夏,六月,季姬及鄫子遇于防。使鄫子来朝。鄫子曷为使乎季姬来朝?内辞也。非使来朝,使来请己也。
秋,八月辛卯,沙鹿崩。沙鹿者何?河上之邑也。此邑也,其言崩何?袭邑也。沙鹿崩,何以书?记异也。外异不书,此何以书?为天下记异也。
狄侵郑。冬,蔡侯肸卒。 
◇僖十有五年
春,王正月,公如齐。楚人伐徐。三月,公会齐侯、宋公、陈侯、卫侯、郑伯、许男、曹伯盟于牡丘,遂次于匡。公孙敖帅师及诸侯之大夫救徐。夏,五月,日有食之。秋,七月,齐师、曹师伐厉。
八月,螽。九月,公至自会。桓公之会不致,此何以致?久也。
季姬归于鄫。
己卯晦,震夷伯之庙。晦者何?蠏也。震之者何?雷电击夷伯之庙者也。夷伯者,曷为者也?季氏之孚也。季氏之孚则微者,其称夷伯何?大之也。曷为大之?天戒之,故大之也。何以书?记异也。
冬,宋人伐曹。楚人败徐于娄林。
十有一月壬戌,晋侯及秦伯战于韩,获晋侯。 此偏战也,何以不言师败绩?君获,不言师败绩也。
◇僖十有六年
春,王正月,戊申,朔,霣石于宋五。是月,六鷁退飞,过宋都。曷为先言霣而后言石?霣石记闻,闻其磌然,视之则石,察之则五。是月者何?仅逮是月也。何以不日?晦日也。晦则何以不言晦?《春秋》不书晦也。朔有事则书,晦虽有事不书。曷为先言六而后言鷁?六鷁退飞,记见也,视之则六,察之则鷁,徐而察之则退飞。五石六鷁,何以书?记异也。外异不书,此何以书?为王者之后,记异也。
三月,壬申,公子季友卒。其称季友何?贤也。
夏,四月,丙申,鄫季姬卒。秋,七月,甲子,公孙慈卒。
冬,十有二月,公会齐侯、宋公、陈侯、卫侯、郑伯、许男、邢侯、曹伯于淮。 
◇僖十有七年
春,齐人、徐人伐英氏。
夏,灭项。孰灭之?齐灭之。曷为不言齐灭之?为桓公讳也。《春秋》为贤者讳。此灭人之国,何贤尔?君子之恶恶也疾始,善善也乐终。桓公尝有继绝,存亡之功,故君子为之讳也。
秋,夫人姜氏会齐侯于卞。九月,公至自会。冬,十有二月乙亥,齐侯小白卒。 
◇僖十有八年
春,王正月,宋公、曹伯、卫人、邾娄人伐齐。
夏,师救齐。五月戊寅,宋师及齐师战于甗。齐师败绩。狄救齐。战不言伐,此其言伐何?宋公与伐而不与战,故言伐。《春秋》伐者为客,伐者为主。曷为不使齐主之?与襄公之征齐也。曷为与襄公之征齐?桓公死,竖刁、易牙争权不葬,为是故伐之也。
秋,八月丁亥,葬齐桓公。冬,邢人、狄人伐卫。 
◇僖十有九年
春,王三月,宋人执滕子婴齐。
夏,六月,宋公、曹人、邾娄人盟于曹南。鄫子会盟于邾娄。己酉,邾娄人执鄫子,用之。其言会盟何?后会也。恶乎用之?用之社也。其用之社奈何?盖叩其鼻以血社也。
秋,宋人围曹。卫人伐邢。
冬,会陈人、蔡人、楚人、郑人,盟于齐。梁亡。 此未有伐者,其言梁亡何?自亡也。其自亡奈何?鱼烂而亡也。
◇僖二十年
春,新作南门。何以书?讥。何讥尔?门有古常也。
夏,郜子来朝。郜子者何?失地之君也。何以不名?兄弟辞也。
五月乙巳,西宫灾。西宫者何?小寝也。小寝则曷为谓之西宫?有西宫则有东宫矣。鲁子曰:「以有西宫,亦知诸侯之有三宫也。」西宫灾,何以书?记灾也。
郑人入滑。秋,齐人、狄人盟于邢。冬,楚人伐随。 
◇僖二十有一年
春,狄侵卫。宋人、齐人、楚人盟于鹿上。
夏,大旱。何以书?记灾也。
秋,宋公、楚子、陈侯、蔡侯、郑伯、许男、曹伯会于盂。执宋公以伐宋。孰执之?楚子执之。曷为不言楚子执之?不与夷狄之执中国也。
冬,公伐邾娄。
楚人使宜申来献捷。此楚子也,其称人何?贬。曷为贬?为执宋公贬。曷为为执宋公贬?宋公与楚子期以乘车之会,公子目夷谏曰:「楚,夷国也,强而无义,请君以兵车之会往。」宋公曰:「不可。吾与之约以乘车之会,自我为之,自我堕之,曰不可。」终以乘车之会往,楚人果伏兵车,执宋公以伐宋。宋公谓公子目夷曰:「子归守国矣。国,子之国也。吾不从子之言,以至乎此。」公子目夷复曰:「君虽不言国,国固臣之国也。」于是归设守械而守国。楚人谓宋人曰:「子不与我国,吾将杀子君矣。」宋人应之曰:「吾赖社稷之神灵,吾国已有君矣。」楚人知虽杀宋公,犹不得宋国,于是释宋公。宋公释乎执,走之卫。公子目夷复曰:「国为君守之,君曷为不入?」然后逆襄公归。恶乎捷?捷乎宋。曷为不言捷乎宋?为襄公讳也。此围辞也,曷为不言其围?为公子目夷讳也。
十有二月癸丑,公会诸侯盟于薄,释宋公。执未有言释之者,此其言释之何?公与为尔也。公与为尔奈何?公与议尔也。
◇僖二十有二年
春,公伐邾娄,取须句。夏,宋公、卫侯、许男、滕子伐郑。秋,八月丁未,及邾娄人战于升陉。
冬,十有一月己巳朔,宋公及楚人战于泓,宋师败绩。 偏战者日尔,此其言朔何?《春秋》辞繁而不杀者,正也。何正尔?宋公与楚人期,战于泓之阳。楚人济泓而来。有司复曰:「请迨其未毕济而系之。」宋公曰:「不可。吾闻之也:君子不厄人。吾虽丧国之余,寡人不忍行也。」既济,未毕陈,有司复曰:「请迨其未毕陈而击之。」宋公曰:「不可。吾闻之也:君子不鼓不成列。」已陈,然后襄公鼓之,宋师大败。故君子大其不鼓不成列,临大事而不忘大礼,有君而无臣,以为虽文王之战,亦不过此也。
◇僖二十有三年
春,齐侯伐宋,围缗。邑不言围,此其言围何?疾重故也。
夏,五月庚寅,宋公兹父卒。何以不书葬?盈乎讳也。
秋,楚人伐陈。冬,十有一月,杞子卒。 
◇僖二十有四年
春,王正月。夏,狄伐郑。秋,七月。
冬,天王出居于郑。王者无外,此其言出何?不能乎母也。鲁子曰:「是王也,不能乎母者,其诸此之谓与?」
晋侯夷吾卒。 
◇僖二十有五年
春,王正月丙午,卫侯毁灭邢。卫侯毁,何以名?绝。曷为绝之?灭同姓也。
夏,四月癸酉,卫侯毁卒。
宋荡伯姬来逆妇。宋荡伯姬者何?荡氏之母也。其言来逆妇何?兄弟辞也。其称妇何?有姑之辞也。
宋杀其大夫。何以不名?宋三世无大夫,三世内娶也。
秋,楚人围陈,纳顿子于顿。何以不言遂?两之也。
葬卫文公。冬,十有二月癸亥,公会卫子、莒庆,盟于洮。 
◇僖二十有六年
春,王正月,己未,公会莒子、卫甯速,盟于向。
齐人侵我西鄙,公追齐师,至酅,弗及。其言「至嶲,弗及」何?侈也。
夏,齐人伐我北鄙。
卫人伐齐。公子遂如楚乞师。乞者何?卑辞也。曷为以外内同若辞?重师也。曷为重师?师出不正反,战不正胜也。
秋,楚人灭夔,以夔子归。
冬,楚人伐宋,围缗。公以楚师伐齐,取谷。邑不言围,此其言围何?刺道用师也。
公至自伐齐。此已取谷矣,何以致伐?未得乎取谷也。曷为未得乎取谷?曰:患之起,必自此始也。
◇僖二十有七年
春,杞子来朝。夏,六月庚寅,齐侯昭卒。秋,八月乙未,葬齐孝公。乙巳,公子遂帅师入杞。
冬,楚人、陈侯、蔡侯、郑伯、许男围宋。此楚子也,其称人何?贬。曷为贬?为执宋公贬,故终僖之篇贬也。
十有二月甲戌,公会诸侯,盟于宋。
◇僖二十有八年
春,晋侯侵曹,晋侯伐卫。曷为再言晋侯?非两之也。然则何以不言遂?未侵曹也。未侵曹则其言侵曹何?致其意也。其意侵曹,则曷为伐卫?晋侯将侵曹,假途于卫,卫曰不可得,则固将伐之也。
公子买戍卫,不卒戍,刺之。楚人救卫。不卒戍者何?不卒戍者,内辞也,不可使往也。不可使往,则其言戍卫何?遂公意也。刺之者何?杀之也。杀之则曷为谓之刺之?内讳杀大夫,谓之刺之也。
三月丙午,晋侯入曹,执曹伯。畀宋人。畀者何?与也。其言畀宋人何?与使听之也。曹伯之罪何?甚恶也。其甚恶奈何?不可以一罪言也。
夏,四月己巳,晋侯、齐师、宋师、秦师及楚人战于城濮,楚师败绩。此大战也,曷为使微者?子玉得臣也。子玉得臣则其称人何?贬。曷为贬?大夫不敌君也。
楚杀其大夫得臣。卫侯出奔楚。
五月癸丑,公会晋侯、齐侯、宋公、蔡侯、郑伯、卫子、莒子,盟于践土。(践土,郑地。)
陈侯如会。公朝于王所。其言如会何?后会也。曷为不言公如京师?天子在是也。天子在是,则曷为不言天子在是?不与致天子也。
六月,卫侯郑自楚复归于卫。卫元咺出奔晋。陈侯款卒。秋,杞伯姬来。公子遂如齐。
冬,公会晋侯、齐侯、宋公、蔡侯、郑伯、陈子、莒子、邾娄子、秦人于温。
天王狩于河阳。狩不书,此何以书?不与再致天子也。鲁子曰:「温近而践土远也。」
壬申,公朝于王所。其日何?录乎内也。
晋人执卫侯,归之于京师。卫元咺自晋复归于卫。归之于者何?归于者何?归之于者罪已定矣,归于者罪未定也。罪未定,则何以得为伯执?归之于者,执之于天子之侧者也,罪定不定,已可知矣。归于者,非执之于天子之侧者也,罪定不定,未可知也。卫侯之罪何?杀叔武也。何以不书?为叔武讳也。《春秋》为贤者讳。何贤乎叔武?让国也。其让国奈何?文公逐卫侯而立叔武,叔武辞立而他人立,则恐卫侯之不得反也,故于是已立,然后为践土之会,治反卫侯。卫侯得反,曰:「叔武篡我。」元咺争之曰:「叔武无罪。」终杀叔武,元咺走而出。此晋侯也,其称人何?贬。曷为贬?卫之祸,文公为之也。文公为之奈何?文公逐卫侯而立叔武,使人兄弟相疑,放乎杀母弟者,文公为之也。自者何?有力焉者也。此执其君,其言自何?为叔武争也。
诸侯遂围许。曹伯襄复归于曹,遂会诸侯围许。 
◇僖二十有九年
春,介葛卢来。介葛卢者何?夷狄之君也。何以不言朝?不能乎朝也。
公至自围许。夏,六月,会王人、晋人、宋人、齐人、陈人、蔡人、秦人,盟于翟泉。
秋,大雨雹。冬,介葛卢来。 
◇僖三十年
春,王正月。夏,狄侵齐。
秋,卫杀其大夫元咺及公子瑕。卫侯未至,其称国以杀何?道杀也。
卫侯郑归于卫。此杀其大夫,其言归何?归恶乎元咺也。曷为归恶乎元咺?元咺之事君也,君出则己入,君入则己出,以为不臣也。
晋人、秦人围郑。介人侵萧。冬,天王使宰周公来聘。
公子遂如京师,遂如晋。 大夫无遂事,此其言遂何?公不得为政尔。
◇僖三十有一年
春,取济西田。恶乎取之?取之曹也。曷为不言取之曹?讳取同姓之田也。此未有伐曹者,则其言取之曹何?晋侯执曹伯,班其所取侵地于诸侯也。晋侯执曹伯,班其所取侵地于诸侯,则何讳乎取同姓之田?久也。
公子遂如晋。
夏,四月,四卜郊,不从,乃免牲。犹三望。曷为或言三卜?或言四卜?三卜,礼也;四卜,非礼也。三卜何以礼?四卜何以非礼?求吉之道三。禘、尝不卜,郊何以卜?卜郊,非礼也。卜郊何以非礼?鲁郊,非礼也。鲁郊何以非礼?天子祭天,诸侯祭土。天子有方望之事,无所不通。诸侯山川有不在其封内者,则不祭也。曷为或言免牲?或言免牛?免牲,礼也;免牛,非礼也。免牛何以非礼?伤者曰牛。三望者何?望祭也。然则曷祭?祭泰山、河海。曷为祭泰山、河海?山川有能润于百里者,天子秩而祭之。触石而出,肤寸而合,不崇朝而遍雨乎天下者,唯泰山尔。河海润于千里。犹者何?通可以已也。何以书?讥不郊而望祭也。
秋,七月。
冬,杞伯姬来求妇。其言来求妇何?兄弟辞也。其称妇何?有姑之辞也。
狄围卫。十有二月,卫迁于帝丘。 
◇僖三十有二年
春,王正月。夏,四月己丑,郑伯捷卒。卫人侵狄。秋,卫人及狄盟。冬,十有二月己卯,晋侯重耳卒。 
◇僖三十有三年
春,王二月,秦人入滑。齐侯使国归父来聘。
夏,四月辛巳,晋人及姜戎败秦师于殽。其谓之秦何?夷狄之也。曷为夷狄之?秦伯将袭郑,百里子与蹇叔子谏曰:「千里而袭人,未有不亡者也。」秦伯怒曰:「若尔之年者,宰上之木拱矣,尔曷知!」师出,百里子与蹇叔子送其子而戒之曰:「尔即死,必于殽之嵚岩,是文王之所辟风雨者也,吾将尸尔焉。」子揖师而行。百里子与蹇叔子从其子而哭之。秦伯怒曰:「尔曷为哭吾师?」对曰:「臣非敢哭君师,哭臣之子也。」弦高者,郑商也,遇之殽,矫以郑伯之命而犒师焉,或曰往矣,或曰反矣。然而晋人与姜戎要之殽而击之,匹马只轮无反者。其言及姜戎何?姜戎微也,称人亦微者也。何言乎姜戎之微?先轸也,或曰襄公亲之。襄公亲之,则其称人何?贬。曷为贬?君在乎殡而用师危,不得葬也。诈战不日,此何以日?尽也。
癸巳,葬晋文公。狄侵齐。公伐邾娄,取丛。 秋,公子遂帅师伐邾娄。晋人败狄于箕。冬,十月,公如齐。十有二月,公至自齐。乙巳,公薨于小寝。
陨霜不杀草。李、梅实。何以书?记异也。何异尔?不时也。
晋人、陈人、郑人伐许。 
 
文公
◇文元年
春,王正月,公即位。二月癸亥,日有食之。
天王使叔服来会葬。其言来会葬何?会葬礼也。
夏,四月丁巳,葬我君僖公。
天王使毛伯来锡公命。锡者何?赐也。命者何?加我服也。
晋侯伐卫。叔孙得臣如京师。卫人伐晋。秋,公孙敖会晋侯于戚。冬,十月丁未,楚世子商臣弑其君髡。公孙敖如齐。 
◇文二年
春,王二月甲子,晋侯及秦师战于彭衙,秦师败绩。
丁丑,作僖公主。作僖公主者何?为僖公作主也。主者曷用?虞主用桑,练主用栗。用栗者,藏主也。作僖公主,何以书?讥。何讥尔?不时也。其不时奈何?欲久丧而后不能也。
三月乙巳,及晋处父盟。此晋阳处父也,何以不氏?讳与大夫盟也。
夏,六月,公孙敖会宋公、陈侯、郑伯、晋士縠盟于垂陇。
自十有二月不雨,至于秋七月。何以书?记异也。大旱以灾书,此亦旱也,曷为以异书?大旱之日短而云灾,故以灾书;此不雨之日长而无灾,故以异书也。
八月丁卯,大事于太庙,跻僖公。大事者何?大祫也。大祫者何?合祭也。其合祭奈何?毁庙之主,陈于太祖;未毁庙之主皆升,合食于太祖,五年而再殷祭。跻者何?升也。何言乎升僖公?讥。何讥尔?逆祀也。其逆祀奈何?先祢而后祖也。
冬,晋人、宋人、陈人、郑人伐秦。
公子遂如齐纳币。纳币不书,此何以书?讥。何讥尔?讥丧娶也。娶在三年之外,则何讥乎丧娶?三年之内不图婚。吉禘于庄公,讥。然则曷为不于祭焉讥?三年之恩疾矣,非虚加之也,以人心为皆有之。以人心为皆有之,则曷为独于娶焉讥?娶者,大吉也,非常吉也。其为吉者主于己,以为有人心焉者,则宜于此焉变矣!
◇文三年
春,王正月,叔孙得臣会晋人、宋人、陈人、卫人、郑人伐沈。沈溃。
夏,五月,王子虎卒。王子虎者何?天子之大夫也。外大夫不卒,此何以卒?新使乎我也。
秦人伐晋。
秋,楚人围江。雨螽于宋。雨螽者何?死而庆也。何以书?记异也。外异不书,此何以书?为王者之后记异也。
冬,公如晋。十有二月己巳,公及晋侯盟。
晋阳处父帅师伐楚以救江。 此伐楚也,其言救江何?为谖也。其为谖奈何?伐楚为救江也。
◇文四年
春,公至自晋。
夏,逆妇姜于齐。其谓之逆妇姜于齐何?略之也。高子曰:「娶乎大夫者,略之也。」
狄侵齐。秋,楚人灭江。晋侯伐秦。卫侯使甯俞来聘。冬,十有一月壬寅,夫人风氏薨。
◇文五年
春,王正月,王使荣叔归含,且賵。含者何?口实也。其言归含且賵何?兼之。兼之非礼也。
三月辛亥,葬我小君成风。成风者何?僖公之母也。
王使召伯来会葬。夏,公孙敖如晋。秦人入鄀。秋,楚人灭六。冬,十月甲申,许男业卒。 
◇文六年
春,葬许僖公。夏,季孙行父如陈。秋,季孙行父如晋。八月乙亥,晋侯欢卒。
冬,十月,公子遂如晋。葬晋襄公。
晋杀其大夫阳处父。晋狐射姑出奔狄。晋杀其大夫阳处父,则狐射姑曷为出奔?射姑杀也。射姑杀则其称国以杀何?君漏言也。其漏言奈何?君将使射姑将。阳处父谏曰:「射姑民众不说,不可使将。」于是废将。阳处父出,射姑入。君谓射姑曰:「阳处父言曰:『射姑民众不说,不可使将。』」射姑怒,出刺阳处父于朝而走。
闰月不告月,犹朝于庙。 不告月者何?不告朔也。曷为不告朔?天无是月也。闰月矣,何以谓之天无是月?是月非常月也。犹者何?通可以已也。
◇文七年
春,公伐邾娄。
三月甲戌,取须句。遂城郚。取邑不日,此何以日?内辞也,使若他人然。
夏,四月,宋公王臣卒。
宋人杀其大夫。何以不名?宋三世无大夫,三世内娶也。
戊子,晋人及秦人战于令狐。晋先蔑奔秦。此偏战也,何以不言师败绩?敌也。此晋先眛也,其称人何?贬。曷为贬?外也。其外奈何?以师外也。何以不言出?遂在外也。
狄侵我西鄙。
秋,八月,公会诸侯、晋大夫,盟于扈。诸侯何以不序?大夫何以不名?公失序也。公失序奈何?诸侯不可使与公盟,眣晋大夫使与公盟也。
冬,徐伐莒。公孙敖如莒莅盟。 
◇文八年
春王正月。夏,四月。秋,八月戊申,天王崩。冬,十月壬午,公子遂会晋赵盾,盟于衡雍。乙酉,公子遂会洛戎,盟于暴。
公孙敖如京师,不至而复。丙戌,奔莒。  螽。不至复者何?不至复者,内辞也,不可使往也。不可使往,则其言如京师何?遂公意也。何以不言出?遂在外也。
宋人杀其大夫司马。宋司城来奔。 司马者何?司城者何?皆官举也。曷为皆官举?宋三世无大夫,三世内娶也。
◇文九年
春,毛伯来求金。毛伯者何?天子之大夫也。何以不称使?当丧未君也。逾年矣,何以谓之未君?即位矣,而未称王也。未称王,何以知其即位?以诸侯之逾年即位,亦知天子之逾年即位也。以天子三年然后称王,亦知诸侯于其封内三年称子也。逾年称公矣,则曷为于其封内三年称子?缘民臣之心,不可一日无君;缘终始之义,一年不二君,不可旷年无君;缘孝子之心,则三年不忍当也。毛伯来求金,何以书?讥。何讥尔?王者无求,求金非礼也。然则是王者与?曰:非也。非王者则曷为谓之王者?王者无求,曰:是子也。继文王之体,守文王之法度,文王之法无求而求,故讥之也。
夫人姜氏如齐。
二月,叔孙得臣如京师。辛丑,葬襄王。王者不书葬,此何以书?不及时书,过时书,我有往者则书。
晋人杀其大夫先都。三月,夫人姜氏至自齐。晋人杀其大夫士縠及箕郑父。楚人伐郑。公子遂会晋人、宋人、卫人、许人,救郑。夏,狄侵齐。秋,八月,曹伯襄卒。
九月癸酉,地震。地震者何?动地也。何以书?记异也。
冬,楚子使椒来聘。椒者何?楚大夫也。楚无大夫,此何以书?始有大夫也。始有大夫,则何以不氏?许夷狄者不一而足也。
秦人来归僖公、成风之禭。其言僖公成风何?兼之。兼之非礼也。曷为不言及成风?成风尊也。
葬曹共公。 
◇文十年
春,王三月辛卯,臧孙辰卒。夏,秦伐晋。楚杀其大夫宜申。自正月不雨,至于秋七月。
及苏子盟于女栗。冬,狄侵宋。楚子、蔡侯次于厥貉。 
◇文十有一年
春,楚子伐麇。夏,叔彭生会晋郤缺于承匡。秋,曹伯来朝。公子遂如宋。狄侵齐。
冬,十月甲午,叔孙得臣败狄于鹹。 狄者何?长狄也。兄弟三人,一者之齐,一者之鲁,一者之晋。其之齐者,王子成父杀之;其之鲁者,叔孙得臣杀之;则未知其之晋者也。其言败何?大之也。其日何?大之也。其地何?大之也。何以书?记异也。
◇文十有二年
春,王正月,郕伯来奔。盛伯者何?失地之君也。何以不名?兄弟辞也。
杞伯来朝。
二月庚子,子叔姬卒。此未适人,何以卒?许嫁矣。妇人许嫁,字而笄之,死则以成人之丧治之。其称子何?贵也。其贵奈何?母弟也。
夏,楚人围巢。
秋,滕子来朝。秦伯使术来聘。遂者何?秦大夫也。秦无大夫,此何以书?贤缪公也。何贤乎缪公?以为能变也。其为能变奈何?惟諓諓善竫言。俾君子易怠,而况乎我多有之,惟一介断断焉无他技。其心休休,能有容,是难也。 
冬,十有二月戊午,晋人、秦人战于河曲。此偏战也,何以不言师败绩?敌也。曷为以水地?河曲疏矣,河千里而一曲也。
季孙行父帅师城诸及郓。
◇文十有三年
春,王正月。夏,五月壬午,陈侯朔卒。邾娄子蘧蒢卒。
自正月不雨,至于秋七月。大室屋坏。世室者何?鲁公之庙也。周公称太庙,鲁公称世室,群公称宫。此鲁公之庙也,曷为谓之世室?世室,犹世室也,世世不毁也。周公何以称太庙于鲁?封鲁公以为周公也。周公拜乎前,鲁公拜乎后。曰:生以养周公,死以为周公主。然则周公之鲁乎?曰:不之鲁也,封鲁公以为周公主。然则周公曷为不之鲁?欲天下之一乎周也。鲁祭周公,何以为牲?周公用白牡,鲁公用騂犅,群公不毛。鲁祭周公,何以为盛?周公盛,鲁公燾,群公廪。世室屋坏,何以书?讥。何讥尔?久不修也。
冬,公如晋。卫侯会公于沓。狄侵卫。
十有二月己丑,公及晋侯盟。公还自晋,郑伯会公于棐。 还者何?善辞也。何善尔?往党,卫侯会公于沓,至得与晋侯盟。反党,郑伯会公于斐,故善之也。
◇文十有四年
春,王正月,公至自晋。邾娄人伐我南鄙,叔彭生帅师伐邾娄。夏,五月乙亥,齐侯潘卒。六月,公会宋公、陈侯、卫侯、郑伯、许男、曹伯、晋赵盾。癸酉,同盟于新城。
秋,七月,有星孛入于北斗。孛者何?彗星也。其言入于北斗何?北斗有中也。何以书?记异也。
公至自会。
晋人纳捷菑于邾娄,弗克纳。纳者何?入辞也。其言弗克纳何?大其弗克纳也。何大乎其弗克纳?晋郤缺帅师,革车八百乘,以纳接菑于邾娄,力沛若有余而纳之。邾娄人言曰:「接菑,晋出也;貜且,齐出也。子以其指,则接菑也四,貜且也六。子以大国压之,则未知齐、晋孰有之也,贵则皆贵矣。虽然,貜且也长。」郤缺曰:「非吾力不能纳也,义实不尔克也。」引师而去之,故君子大其弗克纳也。此晋郤缺也,其称人何?贬。曷为贬?不与大夫专废置君也。曷为不与?实与而文不与。文曷为不与?大夫之义,不得专废置君也。
九月甲申,公孙敖卒于齐。
齐公子商人弑其君舍。此未逾年之君也,其言弑其君舍何?己立之,己杀之,成死者而贱生者也。
宋子哀来奔。宋子哀者何?无闻焉尔。
冬,单伯如齐。齐人执单伯。
齐人执子叔姬。 执者曷为或称行人?或不称行人?称行人而执者,以其事执也;不称行人而执者,以己执也。单伯之罪何?道淫也。恶乎淫?淫乎子叔姬。然则曷为不言齐人执单伯及子叔姬?内辞也,使若异罪然。
◇文十有五年
春,季孙行父如晋。三月,宋司马华孙来盟。夏,曹伯来朝。
齐人归公孙敖之丧。何以不言来?内辞也。胁我而归之,笋将而来也。
六月辛丑朔,日有食之。鼓、用牲于社。单伯至自齐。
晋郤缺帅师伐蔡。戊申,入蔡。入不言伐,此其言伐何?至之日也。其日何?至之日也。 
秋,齐人侵我西鄙。季孙行父如晋。冬,十有一月,诸侯盟于扈。
十有二月,齐人来归子叔姬。其言来何?闵之也。此有罪,何闵尔?父母之于子,虽有罪,犹若其不欲服罪然。
齐侯侵我西鄙,遂伐曹,入其郛。郛者何?恢郭也。入郛书乎?曰:不书。入郛不书,此何以书?动我也。动我者何?内辞也。其实我动焉尔。
◇文十有六年
春,季孙行父会齐侯于阳谷,齐侯弗及盟。其言弗及盟何?不见与盟也。
夏,五月,公四不视朔。公曷为四不视朔?公有疾也。何言乎公有疾不视朔?自是公无疾,不视朔也。然则曷为不言「公无疾不视朔」?有疾犹可言也,无疾不可言也。
六月戊辰,公子遂及齐侯盟于郪丘。
秋,八月辛未,夫人姜氏薨。毁泉台。泉台者何?郎台也。郎台则曷为谓之泉台?未成为郎台,既成为泉台。毁泉台,何以书?讥。何讥尔?筑之讥,毁之讥。先祖为之,己毁之,不如勿居而已矣!
楚人、秦人、巴人灭庸。
冬,十有一月,宋人弑其君杵臼。 弑君者曷为或称名氏?或不称名氏?大夫弑君称名氏,贱者穷诸人;大夫相杀称人,贱者穷诸盗。
◇文十有七年
春,晋人、卫人、陈人、郑人伐宋。
夏,四月癸亥,葬我小君声姜。圣姜者何?文公之母也。
齐侯伐我西鄙。六月癸未,公及齐侯盟于谷。诸侯会于扈。秋,公至自谷。冬,公子遂如齐。 
◇文十有八年
春,王二月丁丑,公薨于台下。秦伯罃卒。夏,五月戊戌,齐人弑其君商人。六月癸酉,葬我君文公。秋,公子遂、叔孙得臣如齐。
冬,十月,子卒。子卒者孰谓?谓子赤也。何以不日?隐之也。何隐尔?弑也。弑则何以不日?不忍言也。
夫人姜氏归于齐。季孙行父如齐。莒弑其君庶其。 
宣公
◇宣元年
春王正月,公即位。继弑君不言即位,此其言即位何?其意也。
公子遂如齐逆女。
三月,遂以夫人妇姜至自齐。遂何以不称公子?一事而再见者,卒名也。夫人何以不称姜氏?贬。曷为贬?讥丧娶也。丧娶者公也,则曷为贬夫人?内无贬于公之道也。内无贬于公之道,则曷为贬夫人?夫人与公一体也。其称妇何?有姑之辞也。
夏,季孙行父如齐。
晋放其大夫胥甲父于卫。放之者何?犹曰无去是云尔。然则何言尔?近正也。此其为近正奈何?古者大夫已去,三年待放。君放之,非也;大夫待放,正也。古者臣有大丧,则君三年不呼其门。已练可以弁冕,服金革之事。君使之,非也;臣行之,礼也。闵子要絰而服事,既而曰:「若此乎!古之道不即人心。」退而致仕。孔子盖善之也。
公会齐侯于平州。公子遂如齐。
六月,齐人取济西田。外取邑不书,此何以书?所以赂齐也。曷为赂齐?为弑子赤之赂也。
秋,邾娄子来朝。
楚子、郑人侵陈,遂侵宋。晋赵盾帅师救陈。宋公、陈侯、卫侯、曹伯会晋师于棐林,伐郑。此晋赵盾之师也,曷为不言赵盾之师?君不会大夫之辞也。
冬,晋赵穿帅师侵崇。柳者何?天子之邑也。曷为不系乎周?不与伐天子也。
晋人、宋人伐郑。 
◇宣二年
春,王二月壬子,宋华元帅师及郑公子归生帅师,战于大棘。宋师败绩,获宋华元。秦师伐晋。夏,晋人、宋人、卫人、陈人侵郑。秋,九月乙丑,晋赵盾弑其君夷皋。冬,十月乙亥,天王崩。
◇宣三年
春,王正月,郊牛之口伤,改卜牛。牛死,乃不郊。其言之何?缓也。曷为不复卜?养牲养二卜。帝牲不吉,则扳稷牲而卜之。帝牲在于涤三月,于稷者唯具是视。郊则曷为必祭稷?王者必以其祖配。王者则曷为必以其祖配?自内出者无匹不行,自外至者无主不止。
犹三望。葬匡王。楚子伐陆浑之戎。夏,楚人侵郑。秋,赤狄侵齐。宋师围曹。
冬,十月丙戌,郑伯兰卒。葬郑穆公。 
◇宣四年
春,王正月,公及齐侯平莒及郯。莒人不肯。公伐莒,取向。此平莒也,其言不肯何?辞取向也。
秦伯稻卒。夏,六月乙酉,郑公子归生弑其君夷。赤狄侵齐。秋,公如齐。公至自齐。冬,楚子伐郑。 
◇宣五年
春,公如齐。夏,公至自齐。秋,九月,齐高固来逆叔姬。叔孙得臣卒。
冬,齐高固及子叔姬来。何言乎高固之来?言叔姬之来,而不言高固之来则不可。子公羊子曰:「其诸为其双双而俱至者与!」
楚人伐郑。 
◇宣六年
春,晋赵盾、卫孙免侵陈。赵盾弑君,此其复见何?亲弑君者赵穿也。亲弑君者赵穿,则曷为加之赵盾?不讨贼也。何以谓之不讨贼?晋史书贼曰:「晋赵盾弑其君夷嗥。」赵盾曰:「天乎!无辜!吾不弑君,谁谓吾弑君者乎?」史曰:「尔为仁为义,人弑尔君,而复国不讨贼,此非弑君而何?」赵盾之复国奈何?灵公为无道,使诸大夫皆内朝,然后处乎台上,引弹而弹之,己趋而辟丸,是乐而已矣。赵盾已朝而出,与诸大夫立于朝,有人荷畚,自闺而出者。赵盾曰:「彼何也?夫畚曷为出乎闺?」呼之不至,曰:「子大夫也,欲视之则就而视之。」赵盾就而视之,则赫然死人也。赵盾曰:「是何也?」曰:「膳宰也,熊蹯不熟,公怒以斗摮而杀之,支解将使我弃之。」赵盾曰:「嘻!」趋而入。灵公望见赵盾,诉而再拜。赵盾逡巡北面再拜稽首,趋而出,灵公心怍焉,欲杀之。于是使勇士某者往杀之,勇士入其大门,则无人门焉者;入其闺,则无人闺焉者;上其堂,则无人焉。俯而窥其户,方食鱼飧。勇士曰:「嘻!子诚仁人也!吾太子之大门,则无人焉;太子之闺,则无人焉;上子之堂,则无人焉;是子之易也。子为晋国重卿而食鱼飧,是子之俭也。君将使我杀子,吾不忍杀子也,虽然,吾亦不可复见吾君矣。」遂刎颈而死。灵公闻之怒,滋欲杀之甚,众莫可使往者。于是伏甲于宫中,召赵盾而食之。赵盾之车右祁弥明者,国之力士也,仡然从乎赵盾而入,放乎堂下而立。赵盾已食,灵公谓盾曰:「吾闻子之剑盖利剑也,子以示我,吾将观焉。」赵盾起将进剑,祁弥明自下呼之曰:「盾食饱则出,何故拔剑于君所?」赵盾知之,躇阶而走。灵公有周狗,谓之獒,呼獒而属之,獒亦躇阶而从之。祁弥明逆而踆之,绝其颔。赵盾顾曰:「君之獒不若臣之獒也!」然而宫中甲鼓而起,有起干甲中者,抱赵盾而乘之。赵盾顾曰:「吾何以得此于子?」曰:「子某时所食活我于暴桑下者也。」赵盾曰:「子名为谁?」曰:「吾君孰为介?子之乘矣,何问吾名?」赵盾驱而出,众无留之者。赵穿缘民众不说,起弑灵公,然后迎赵盾而入,与之立于朝,而立成公黑臀。
夏,四月。秋,八月,螽。冬,十月。 
◇宣七年
春,卫侯使孙良夫来盟。夏,公会齐侯伐莱。秋,公至自伐莱。大旱。冬,公会晋侯、宋公、卫侯、郑伯、曹伯于黑壤。 
◇宣八年
春,公至自会。
夏,六月,公子遂如齐,至黄乃复。其言至黄乃复何?有疾也。何言乎有疾乃复?讥。何讥尔?大夫以君命出,闻丧徐行而不反。
辛巳,有事于太庙,仲遂卒于垂。仲遂者何?公子遂也。何以不称公子?贬。曷为贬?为弑子赤贬。然则曷为不于其弑焉贬?于文则无罪,于子则无年。
壬午,犹绎。万入去籥。绎者何?祭之明日也。万者何?干舞也。籥者何?籥舞也。其言万入去籥何?去其有声者,废其无声者,存其心焉尔。存其心焉尔者何?知其不可而为之也。犹者何?通可以已也。
戊子,夫人嬴氏薨。晋师、白狄伐秦。楚人灭舒蓼。秋,七月甲子,日有食之,既。
冬,十月己丑,葬我小君顷熊。雨,不克葬。庚寅,日中而克葬。顷熊者何?宣公之母也。而者何?难也。乃者何?难也。曷为或言而?或言乃?乃难乎而也。
城平阳。楚师伐陈。 
◇宣九年
春王正月,公如齐。公至自齐。夏,仲孙蔑如京师。齐侯伐莱。
秋,取根牟。根牟者何?邾娄之邑也。曷为不系乎邾娄?讳亟也。
八月,滕子卒。九月,晋侯、宋公、卫侯、郑伯、曹伯会于扈。晋荀林父帅师伐陈。
辛酉,晋侯黑臀卒于扈。扈者何?晋之邑也。诸侯卒其封内不地,此何以地?卒于会,故地也;未出其地,故不言会也。
冬,十月癸酉,卫侯郑卒。宋人围滕。楚子伐郑。晋郤缺帅师救郑。陈杀其大夫泄冶。 
◇宣十年
春,公如齐。公至自齐。
齐人归我济西田。齐已取之矣,其言我何?言我者未绝于我也。曷为未绝于我?齐已言取之矣,其实未之齐也。
夏,四月丙辰,日有食之。己巳,齐侯元卒。
齐崔氏出奔卫。崔氏者何?齐大夫也。其称崔氏何?贬。曷为贬?讥世卿,世卿非礼也。
公如齐。五月,公至自齐。癸巳,陈夏徵舒弑其君平国。六月,宋师伐滕。公孙归父如齐。葬齐惠公。晋人、宋人、卫人、曹人伐郑。
秋,天王使王季子来聘。王季子者何?天子之大夫也。其称王季子何?贵也。其贵奈何?母弟也。
公孙归父帅师伐邾娄,取蘱。大水。季孙行父如齐。冬,公孙归父如齐。齐侯使国佐来聘。
饥。何以书?以重书也。
楚子伐郑。 
◇宣十有一年
春,王正月。夏,楚子、陈侯、郑伯盟于辰陵。公孙归父会齐人伐莒。秋,晋侯会狄于攒函。
冬,十月,楚人杀陈夏徵舒。此楚子也,其称人何?贬。曷为贬?不与外讨也。不与外讨者,因其讨乎外而不与也,虽内讨亦不与也。曷为不与?实与而文不与。文曷为不与?诸侯之义,不得专讨也。诸侯之义不得专讨,则其曰实与之何?上无天子,下无方伯,天下诸侯有为无道者,臣弑君,子弑父,力能讨之,则讨之可也。
丁亥,楚子入陈。纳公孙甯、仪行父于陈。此皆大夫也,其言纳何?纳公党与也。
◇宣十有二年
春,葬陈灵公。讨此贼者非臣子也,何以书葬?君子辞也。楚已讨之矣,臣子虽欲讨之而无所讨也。
楚子围郑。
夏,六月乙卯,晋荀林父帅师及楚子战于邲,晋师败绩。大夫不敌君,此其称名氏以敌楚子何?不与晋而与楚子为礼也。曷为不与晋而与楚子为礼也?庄王伐郑,胜乎皇门,放乎路衢。郑伯肉袒,左执茅旌,右执鸾刀,以逆庄王曰:「寡人无良,边垂之臣,以干天祸,是以使君王沛焉,辱到敝邑。君如矜此丧人,锡之不毛之地,使帅一二耋老而绥焉,请唯君王之命。」庄王曰:「君之不令臣,交易为言,是以使寡人得见君之玉面而微至乎此。」庄王亲自手旌,左右撝军退舍七里。将军子重谏曰:「南郢之与郑相去数千里,诸大夫死者数人,厮役扈养死者数百人,今君胜郑而不有,无乃失民臣之力乎?」庄王曰:「古者杅不穿、皮不蠹,则不出于四方。是以君子笃于礼而薄于利,要其人而不要其土,告从,不赦不详,吾以不详道民,灾及吾身,何日之有?」既则晋师之救郑者至曰:「请战。」庄王许诺。将军子重谏曰:「晋,大国也,王师淹病矣,君请勿许也。」庄王曰:「弱者,吾威之,强者吾辟之,是以使寡人无以立乎天下!」令之还师而逆晋寇。庄王鼓之,晋师大败,晋众之走者,舟中之指可掬矣。庄王曰:「嘻!吾两君不相好,百姓何罪?」令之还师而佚晋寇。
秋,七月。冬,十有二月戊寅,楚子灭萧。晋人、宋人、卫人、曹人同盟于清丘。宋师伐陈。卫人救陈。
◇宣十有三年
春,齐师伐卫。夏,楚子伐宋。秋,螽。冬,晋杀其大夫先縠。 
◇宣十有四年
春,卫杀其大夫孔达。夏,五月壬申,曹伯寿卒。晋侯伐郑。秋,九月,楚子围宋。葬曹文公。冬,公孙归父会齐侯于穀。 
◇宣十有五年
春,公孙归父会楚子于宋。
夏,五月,宋人及楚人平。外平不书,此何以书?大其平乎已也。何大乎其平乎已?庄王围宋,军有七日之粮尔。尽此不胜,将去而归尔。于是使司马子反乘堙而窥宋城,宋华元亦乘堙而出见之。司马子反曰:「子之国何如?」华元曰:「惫矣。」曰:「何如?」曰:「易子而食之,析骸而炊之。」司马子反曰:「嘻!甚矣惫!虽然,吾闻之也:围者柑马而秣之,使肥者应客,是何子之情也?」华元曰:「吾闻之:君子见人之厄则矜之,小人见人之厄则幸之。吾见子之君子也,是以告情于子也。」司马子反曰:「诺,勉之矣!吾军亦有七日之粮尔,尽此不胜,将去而归尔。」揖而去之,反于庄王。庄王曰:「何如?」司马子反曰:「惫矣!」曰:「何如?」曰:「易子而食之,析骸而炊之。」庄王曰:「嘻!甚矣惫!虽然,吾今取此,然后而归尔。」司马子反曰:「不可。臣已告之矣,军有七日之粮尔。」庄王怒曰:「吾使子往视之,子曷为告之?」司马子反曰:「以区区之宋,犹有不欺人之臣,可以楚而无乎?是以告之也。」庄王曰:「诺。舍而止。虽然,吾犹取此然后归尔。」司马子反曰:「然则君请处于此,臣请归尔。」庄王曰:「子去我而归,吾孰与处于此?吾亦从子而归尔。」引师而去之,故君子大其平乎已也。此皆大夫也,其称人何?贬。曷为贬?平者在下也。
六月癸卯,晋师灭赤狄潞氏,以潞子婴儿归。潞何以称子?潞子之为善也,躬足以亡尔。虽然,君子不可不记也。离于夷狄,而未能合于中国,晋师伐之,中国不救,狄人不有,是以亡也。
秦人伐晋。
王札子杀召伯、毛伯。王札子者何?长庶之号也。
秋,螽。仲孙蔑会齐高固于无娄。初税亩。初者何?始也。税亩者何?履亩而税也。初税亩,何以书?讥。何讥尔?讥始履亩而税也。何讥乎始履亩而税?古者什一而藉。古者曷为什一而藉?什一者天下之中正也。多乎什一,大桀、小桀;寡乎什一,大貉、小貉。什一者天下之中正也,什一行而颂声作矣。
冬,蝝生。饥。未有言蝝生者,此其言蝝生何?蝝生不书,此何以书?幸之也。幸之者何?犹曰受之云尔。受之云尔者何?上变古易常,应是而有天灾,其诸则宜于此焉变矣。
◇宣十有六年
春,王正月,晋人灭赤狄甲氏及留吁。
夏,成周宣榭灾。成周者何?东周也。宣谢者何?宣宫之谢也。何言乎成周宣谢灾?乐器藏焉尔。成周宣谢灾,何以书?记灾也。外灾不书,此何以书?新周也。
秋,郯伯姬来归。冬,大有年。
◇宣十有七年
春,王正月庚子,许男锡我卒。丁未,蔡侯申卒。夏,葬许昭公。葬蔡文公。六月癸卯,日有食之。己未,公会晋侯、卫侯、曹伯、邾娄子同盟于断道。秋,公至自会。冬,十有一月壬午,公弟叔肸卒。 
◇宣十有八年
春,晋侯、卫世子臧伐齐。公伐杞。夏,四月。
秋,七月,邾娄人戕鄫子于鄫。戕鄫子于鄫者何?残贼而杀之也。
甲戌,楚子旅卒。何以不书葬?吴、楚之君不书葬,辟其号也。
公孙归父如晋。冬,十月壬戌,公薨于路寝。
归父还自晋,至柽。遂奔齐。还者何?善辞也。何善尔?归父使于晋,还自晋,至柽,闻君薨家遣,墠帷,哭君成踊,反命乎介,自是走之齐。
 
成公
◇成元年
春,王正月,公即位。二月辛酉,葬我君宣公。无冰。
三月,作丘甲。何以书?讥。何讥尔?讥始丘使也。
夏,臧孙许及晋侯盟于赤棘。
秋,王师败绩于茅戎。孰败之?盖晋败之,或曰贸戎败之。然则曷为不言晋败之?王者无敌,莫敢当也。
冬,十月。 
◇成二年
春,齐侯伐我北鄙。夏,四月丙戌,卫孙良夫帅师及齐师战于新筑,卫师败绩。
六月癸酉,季孙行父、臧孙许、叔孙侨如、公孙婴齐帅师会晋郤克、卫孙良夫、曹公子首及齐侯战于鞌,齐师败绩。 曹无大夫,公子手何以书?忧内也。
秋,七月,齐侯使国佐如师。己酉,及国佐盟于袁娄。君不行使乎大夫,此其行使乎大夫何?佚获也。其佚获奈何?师还齐侯,晋郤克投戟逡巡再拜稽首马前。逢丑父者,顷公之车右也。面目与顷公相似,衣服与顷公相似,代顷公当左。使顷公取饮,顷公操饮而至,曰:「革取清者。」顷公用是佚而不反。逢丑父曰:「吾赖社稷之神灵,吾君已免矣。」郤克曰:「欺三军者,其法奈何?」曰:「法斫。」于是斫逢丑父。己酉,及齐国佐盟于袁娄,曷为不盟于师而盟于袁娄?前此者,晋郤克与臧孙许同时而聘于齐。萧同姪子者,齐君之母也,踊于棓而窥客,则客或跛或眇,于是使跛者迓跛者,使眇者迓眇者。二大夫出,相与踦闾而语,移日然后相去。齐人皆曰:「患之起必自此始!」二大夫归,相与率师为鞍之战,齐师大败。齐侯使国佐如师,郤克曰:「与我纪侯之甗,反鲁、卫之侵地,使耕者东亩,且以萧同姪子为质,则吾舍子矣。」国佐曰:「与我纪侯之甗,请诺。反鲁、卫卫丰萧同姪子为质,则吾舍子矣。」国佐曰:「与我纪侯之甗,请诺。反鲁、卫之侵地,请诺。使耕者东亩,是则土齐也。萧同姪子者,齐君之母也。齐君之母,犹晋君之母也,不可。请战,壹战不胜请再,再战不胜请三,三战不胜则齐国尽子之有也,何必以萧同姪子为质?」揖而去之。郤克眣鲁、卫之使,使以其辞而为之请,然后许之。逮于袁娄而与之盟。
八月壬午,宋公鲍卒。庚寅,卫侯遫卒。
取汶阳田。汶阳田者何?鞌之赂也。
冬,楚师、郑师侵卫。十有一月,公会楚公子婴齐于蜀。
丙申,公及楚人、秦人、宋人、陈人、卫人、郑人、齐人、曹人、邾娄人、薛人、鄫人盟于蜀。此楚公子婴齐也,其称人何?得一贬焉尔。
◇成三年
春,王正月,公会晋侯、宋公、卫侯、曹伯伐郑。辛亥,葬卫穆公。二月,公至自伐郑。
甲子,新宫灾。三日哭。新宫者何?宣公之宫也。宣宫则曷为谓之新宫?不忍言也。其言三日哭何?庙灾三日哭,礼也。新宫灾,何以书?记灾也。
乙亥,葬宋文公。夏,公如晋。郑公子去疾帅师伐许。公至自晋。
秋,叔孙侨如帅师围棘。大雩。棘者何?汶阳之不服邑也。其言围之何?不听也。
晋郤克、卫孙良夫伐墙咎如。冬,十有一月,晋侯使荀庚来聘。
卫侯使孙良夫来聘。丙午,及荀庚盟。丁未,及孙良夫盟。此聘也,其言盟何?聘而言盟者,寻旧盟也。
郑伐许。 
◇成四年
春,宋公使华元来聘。三月壬申,郑伯坚卒。杞伯来朝。夏,四月甲寅,臧孙许卒。公如晋。葬郑襄公。秋,公至自晋。冬,城郓。郑伯伐许。 
◇成五年
春王正月,杞叔姬来归。仲孙蔑如宋。夏,叔孙侨如会晋荀首于谷。
梁山崩。梁山者何?河上之山也。梁山崩,何以书?记异也。何异尔?大也。何大尔?梁山崩,壅河三日不流。外异不书,此何以书?为天下记异也。
秋,大水。冬,十有一月己酉,天王崩。十有二月己丑,公会晋侯、齐侯、宋公、卫侯、郑伯、曹伯、邾娄子、杞伯同盟于虫牢。 
◇成六年
春王正月,公至自会。
二月辛巳,立武宫。武宫者何?武公之宫也。立者何?立者不宜立也。立武宫,非礼也。
取鄟。鄟者何?邾娄之邑也。曷为不系于邾娄?讳亟也。
卫孙良夫帅师侵宋。夏,六月,邾娄子来朝。 公孙婴齐如晋。壬申,郑伯费卒。秋,仲孙蔑、叔孙侨如帅师侵宋。楚公子婴齐帅师伐郑。冬,季孙行父如晋。晋栾书帅师救郑。 
◇成七年
春,王正月,鼷鼠食郊牛角,改卜牛。鼷鼠又食其角,乃免牛。吴伐郯。夏,五月,曹伯来朝。不郊,犹三望。秋,楚公子婴齐帅师伐郑。公会晋侯、齐侯、宋公、卫侯、曹伯、莒子、邾娄子、杞伯救郑。八月戊辰,同盟于马陵。公至自会。吴入州来。冬,大雩。卫孙林父出奔晋。
◇成八年
春,晋侯使韩穿来言汶阳之田,归之于齐。来言者何?内辞也,胁我使我归之也。曷为使我归之?鞍之战,齐师大败,齐侯归,吊死视疾,七年不饮酒、不食肉。晋侯闻之曰:「嘻!奈何使人之君七年不饮酒、不食肉,请皆反其所取侵地。」
晋栾书帅师侵蔡。公孙婴齐如莒。宋公使华元来聘。
夏,宋公使公孙寿来纳币。纳币不书,此何以书?录伯姬也。
晋杀其大夫赵同、赵括。
秋,七月,天子使召伯来赐公命。其称天子何?元年,春,王正月,正也,其余皆通矣。
冬,十月癸卯,杞叔姬卒。
晋侯使士燮来聘。叔孙侨如会晋士燮、齐人、邾娄人伐郯。卫人来媵。媵不书,此何以书?录伯姬也。
◇成九年
春,王正月,杞伯来逆叔姬之丧以归。杞伯曷为来逆叔姬之丧以归?内辞也,胁而归之也。
公会晋侯、齐侯、宋公、卫侯、郑伯、曹伯、莒子、杞伯,同盟于蒲。公至自会。二月,伯姬归于宋。
夏,季孙行父如宋致女。晋人来媵。未有言致女者,此其言致女何?录伯姬也。媵不书,此何以书?录伯姬也。
秋,七月丙子,齐侯无野卒。晋人执郑伯。晋栾书帅师伐郑。冬,十有一月,葬齐顷公。楚公子婴齐帅师伐莒。庚申,莒溃。楚人入郓。秦人、白狄伐晋。郑人围许。城中城。 
◇成十年
春,卫侯之弟黑背帅师侵郑。
夏,四月,五卜郊,不从,乃不郊。其言乃不郊何?不免牲,故言乃不郊也。
五月,公会晋侯、齐侯、宋公、卫侯、曹伯,伐郑。
齐人来媵。丙午,晋侯獳卒。媵不书,此何以书?录伯姬也。三国来媵非礼也,曷为皆以录伯姬之辞言之?妇人以众多为侈也。
秋,七月,公如晋。冬,十月。 
◇成十有一年
春,王三月,公至自晋。晋侯使郤犨来聘,己丑,及郤犨盟。夏,季孙行父如晋。秋,叔孙侨如如齐。冬,十月。 
◇成十有二年
春,周公出奔晋。周公者何?天子之三公也。王者无外,此其言出何?自其私土而出也。
夏,公会晋侯、卫侯于琐泽。秋,晋人败狄于交刚。冬,十月。 
◇成十有三年
春,晋侯使郤錡来乞师。三月,公如京师。
夏,五月,公自京师,遂会晋侯、齐侯、宋公、卫侯、郑伯、曹伯、邾娄人、滕人伐秦。其言自京师何?公凿行也。公凿行奈何?不敢过天子也。
曹伯卢卒于师。秋,七月,公至自伐秦。冬,葬曹宣公。
◇成十有四年
春,王正月,莒子朱卒。夏,卫孙林父自晋归于卫。秋,叔孙侨如如齐逆女。郑公子喜帅师伐许。九月,侨如以夫人妇姜氏至自齐。冬,十月庚寅,卫侯臧卒。秦伯卒。 
◇成十有五年
春,王二月,葬卫定公。
三月乙巳,仲婴齐卒。仲婴齐者何?公孙婴齐也。公孙婴齐,则曷为谓之仲婴齐?为兄后也。为兄后则曷为谓之仲婴齐?为人后者为之子也。为人后者为其子,则其称仲何?孙以王父字为氏也。然则婴齐孰后?后归父也。归父使于晋而未反,何以后之?叔仲惠伯,傅子赤者也,文公死,子幼,公子遂谓叔仲惠伯曰:「君幼,如之何?愿与子虑之。」叔仲惠伯曰:「吾子相之,老夫抱之,何幼君之有?」公子遂知其不可与谋,退而杀叔仲惠伯,弑子赤而立宣公。宣公死,成公幼,臧宣叔者相也。君死不哭,聚诸大夫而问焉,曰:「昔者叔仲惠伯之事,孰为之?」诸大夫皆杂然曰:「仲氏也,其然乎?」于是遣归父之家,然后哭君,归父使乎晋,还自晋,至檉,闻君薨家遣,墠帷,哭君成踊,反命于介,自是走之齐。鲁人徐伤归父之无后也,于是使婴齐后之也。
癸丑,公会晋侯、卫侯、郑伯、曹伯、宋世子成、齐国佐、邾娄人,同盟于戚。晋侯执曹伯归于京师。公至自会。  夏,六月,宋公固卒。楚子伐郑。秋,八月庚辰,葬宋共公。
宋华元出奔晋。宋华元自晋归于宋。宋杀其大夫山。宋鱼石出奔楚。
冬,十有一月,叔孙侨如会晋士燮、齐高无咎、宋华元、卫孙林父、郑公子鱿、邾娄人会吴于锺离。曷为殊会吴?外吴也。曷为外也?《春秋》内其国而外诸夏,内诸夏而外夷狄。王者欲一乎天下,曷为以外内之辞言之?言自近者始也。
许迁于叶。 
◇成十有六年
春,王正月,雨,木冰。雨木冰者何?雨而木冰也。何以书?记异也。
夏,四月辛未,滕子卒。郑公子喜帅师侵宋。六月丙寅朔,日有食之。晋侯使栾黶来乞师。
甲午晦,晋侯及楚子、郑伯战于鄢陵。楚子、郑师败绩。晦者何?冥也。何以书?记异也。败者称师,楚何以不称师?王痍也。王痍者何?伤乎矢也。然则何以不言师败绩?末言尔。
楚杀其大夫公子侧。
秋,公会晋侯、齐侯、卫侯、宋华元、邾娄人于沙随,不见公。不见公者何?公不见见也。公不见见,大夫执。何以致会?不耻也。曷为不耻?公幼也。
公至自会。公会尹子、晋侯、齐国佐、邾娄人伐郑。
曹伯归自京师。执而归者名,曹伯何以不名?而不言复归于曹何?易也。其易奈何?公子喜时在内也。公子喜时在内,则何以易?公子喜时者仁人也。内平其国而待之,外治诸京师而免之。其言自京师何?言甚易也,舍是无难矣!
九月,晋人执季孙行父,舍之于苕丘。 执未可言舍之者,此其言舍之何?仁之也,曰在招丘悕矣。执未有言仁之者,此其言仁之何?代公执也,其代公执奈何?前此者晋人来乞师而不与。公会晋侯,将执公,季孙行父曰:「此臣之罪也。」于是执季孙行父。成公将会晋厉公,会不当期,将执公。季孙行父曰:「臣有罪,执其君;子有罪,执其父;此听失之大者也。今此臣之罪也,舍臣之身而执臣之君,吾恐听失之为宗庙羞也。」于是执季孙行父。
冬,十月乙亥,叔孙侨如出奔齐。十有二月,乙丑,季孙行父及晋郤犨盟于扈。公至自会。乙酉,刺公子偃。
◇成十有七年
春,卫北宫括帅师侵郑。夏,公会尹子、单子、晋侯、齐侯、宋公、卫侯、曹伯、邾娄人伐郑。六月乙酉,同盟于柯陵。秋,公至自会。齐高无咎出奔莒。
九月辛丑,用郊。用者何?用者不宜用也。九月非所用郊也。然则郊曷用?郊用正月上辛,或曰用然后郊。
晋侯使荀罃来乞师。 
冬,公会单子、晋侯、宋公、卫侯、曹伯、齐人、邾娄人伐郑。十有一月,公至自伐郑。
壬申,公孙婴齐卒于狸脤。非此月日也,曷为以此月日卒之?待君命然后卒大夫。曷为待君命然后卒大夫?前此者婴齐走之晋,公会晋侯,将执公。婴齐为公请,公许之反为大夫,归。至于狸轸而卒。无君命不敢卒大夫,公至,曰:「吾固许之反为大夫。」然后卒之。
十有二月丁巳朔,日有食之。邾娄子貜且卒。晋杀其大夫郤錡、郤犨、郤至。楚人灭舒庸。
◇成十有八年
春,王正月,晋杀其大夫胥童。庚申,晋弑其君州蒲。齐杀其大夫国佐。公如晋。夏,楚子,郑伯伐宋。宋鱼石复入于彭城。公至自晋。晋侯使士丐来聘。秋,杞伯来朝。
八月,邾娄子来朝。筑鹿囿。己丑,公薨于路寝。何以书?讥。何讥尔?有囿矣,又为也。
冬,楚人、郑人侵宋。晋侯使士鲂来乞师。十有二月,仲孙蔑会晋侯、宋公、卫侯、邾娄子、齐崔杼,同盟于虚朾。丁未,葬我君成公。 
 
襄公
◇襄元年
春,王正月,公即位。
仲孙蔑会晋栾黶、宋华元、卫甯殖、曹人、莒人、邾娄人、滕人、薛人,围宋彭城。宋华元曷为与诸侯围宋彭城?为宋诛也。其为宋诛奈何?鱼石走之楚,楚为之伐宋,取彭城以封鱼石。鱼石之罪奈何?以入是为罪也。楚已取之矣,曷为系之宋?不与诸侯专封也。
夏,晋韩厥帅师伐郑,仲孙蔑会齐崔杼、曹人、邾娄人、杞人,次于鄫。秋,楚公子壬夫帅师侵宋。九月辛酉,天王崩。邾娄子来朝。冬,卫侯使公孙剽来聘。晋侯使荀罃来聘。 
◇襄二年
春,王正月,葬简王。郑师伐宋。夏,五月庚寅,夫人姜氏薨。六月庚辰,郑伯睔卒。晋师、宋师、卫甯殖侵郑。秋,七月,仲孙蔑会晋荀罃、宋华元、卫孙林父、曹人、邾娄人于戚。
己丑,葬我小君齐姜。齐姜者何?齐姜与缪姜,则未知其为宣夫人与?成夫人与?
叔孙豹如宋。
冬,仲孙蔑会晋荀罃、齐崔杼、宋华元、卫孙林父、曹人、邾娄人、滕人、薛人、小邾人于戚,遂城虎牢。虎牢者何?郑之邑也。其言城之何?取之也。取之则曷为不言取之?为中国讳也。曷为为中国讳?讳伐丧也。曷为不系乎郑?为中国讳也。大夫无遂事,此其言遂何?
归恶乎大夫也。
楚杀其大夫公子申。 
◇襄三年
春,楚公子婴齐帅师伐吴。公如晋。夏,四月壬戌,公及晋侯盟于长樗。公至自晋。六月,公会单子、晋侯、宋公、卫侯、郑伯、莒子、邾娄子、齐世子光。己未,同盟于鸡泽。
陈侯使袁侨如会。其言如会何?后会也。
戊寅,叔孙豹及诸侯之大夫,及陈袁侨盟。秋,公至自会。冬,晋荀罃帅师伐许。 
◇襄四年
春,王三月。己酉,陈侯午卒。夏,叔孙豹如晋。秋,七月戊子,夫人姒氏薨。葬陈成公。
八月辛亥,葬我小君定姒。定弋者,襄公之母也。
冬,公如晋。陈人围顿。 
◇襄五年
春,公至自晋。
夏,郑伯使公子发来聘。叔孙豹、鄫世子巫如晋。外相如不书,此何以书?为叔孙豹率而与之俱也。叔孙豹则曷为率而与之俱?盖舅出也。莒将灭之,故相与往殆乎晋也。莒将灭之,则曷为相与往殆乎晋?取后乎莒也。其取后乎莒奈何?莒女有为鄫夫人者,盖欲立其出也。
仲孙蔑、卫孙林父会吴于善稻。秋,大雩。楚杀其大夫公子壬夫。
公会晋侯、宋公、陈侯、卫侯、郑伯、曹伯、莒子、邾娄子、滕子、薛伯、齐世子光、吴人、鄫人于戚。吴何以称人?吴、鄫人云则不辞。
公至自会。 冬,戍陈。楚公子贞帅师伐陈。公会晋侯、宋公、卫侯、郑伯、曹伯、莒子、邾娄子、滕子、薛伯、齐世子光救陈。孰戍之?诸侯戍之。曷为不言诸侯戍之?离至不可得而序,故言我也。
十有二月,公至自救陈。辛未,季孙行父卒。 
◇襄六年
春,王三月,壬午,杞伯姑容卒。夏,宋华弱来奔。秋,葬杞桓公。滕子来朝。莒人灭鄫。冬,叔孙豹如邾娄。季孙宿如晋。
十有二月,齐侯灭莱。曷为不言莱君出奔?国灭,君死之,正也
◇襄七年
春,郯子来朝。夏,四月,三卜郊,不从,乃免牲。小邾娄子来朝。城费。秋,季孙宿如卫。八月,螽。冬,十月,卫侯使孙林父来聘。壬戌,及孙林父盟。楚公子贞帅师围陈。
十有二月,公会晋侯、宋公、陈侯、卫侯、曹伯、莒子、邾娄子于鄬。郑伯髡顽如会,未见诸侯,丙戌,卒于鄵。操者何?郑之邑也。诸侯卒其封内不地,此何以地?隐之也。何隐尔?弑也。孰弑之?其大夫弑之。曷为不言其大夫弑之?为中国讳也。曷为为中国讳?郑伯将会诸侯于鄬,其大夫谏曰:「中国不足归也,则不若与楚。」郑伯曰:「不可。」其大夫曰:「以中国为义,则伐我丧;以中国为强,则不若楚。」于是弑之。郑伯髡原何以名?伤而反,未至乎舍而卒也。未见诸侯,其言如会何?致其意也。
陈侯逃归。 
◇襄八年
春,王正月,公如晋。
夏,葬郑僖公。贼未讨,何以书葬?为中国讳也。
郑人侵蔡,获蔡公子燮。此侵也,其言获何?侵而言获者,适得之也。
季孙宿会晋侯、郑伯、齐人、宋人、卫人、邾娄人于邢丘。公至自晋。莒人伐我东鄙。秋,九月,大雩。冬,楚公子贞帅师伐郑。晋侯使士丐来聘。
◇襄九年
春,宋灾。曷为或言灾?或言火?大者曰灾,小者曰火。然则内何以不言火?内不言火者,甚之也。何以书?记灾也。外灾不书,此何以书?为王者之后记灾也。
夏,季孙宿如晋。五月辛酉,夫人姜氏薨。秋,八月癸未,葬我小君穆姜。 冬,公会晋侯、宋公、卫侯、曹伯、莒子、邾娄子、滕子、薛伯、杞伯、小邾娄子、齐世子光伐郑。十有二月己亥,同盟于戏。楚子伐郑。
◇襄十年
春,公会晋侯、宋公、卫侯、曹伯、莒子、邾娄子、滕子、薛伯、杞伯、小邾子、齐世子光会吴于柤。夏,五月甲午,遂灭偪阳。公至自会。楚公子贞、郑公孙辄帅师伐宋。晋师伐秦。秋,莒人伐我东鄙。公会晋侯、宋公、卫侯、曹伯、莒子、邾娄子、齐世子光、滕子、薛伯、杞伯、小邾娄子伐郑。 冬,盗杀郑公子騑、公子发、公孙辄。
戍郑虎牢。楚公子贞帅师救郑。孰戍之?诸侯戍之。曷为不言诸侯戍之?离至不可得而序,故言我也。诸侯已取之矣,曷为系之郑?诸侯莫之主有,故反系之郑。
公至自伐郑。 
◇襄十有一年
春,王正月,作三军。夏,四月,四卜郊,不从,乃不郊。郑公孙舍之帅师侵宋。公会晋侯、宋公、卫侯、曹伯、齐世子光、莒子、邾娄子、滕子、薛伯、杞伯、小邾娄子伐郑。秋,七月己未,同盟于亳城北。公至自伐郑。楚子、郑伯伐宋。
公会晋侯、宋公、卫侯、曹伯、齐世子光、莒子、邾娄子、滕子、薛伯、杞伯、小邾娄子伐郑,会于萧鱼。此伐郑也,其言会于萧鱼何?盖郑与会尔。
公至自会。楚人执郑行人良霄。冬,秦人伐晋。 
◇襄十有二年
春,王二月,莒人伐我东鄙,围台。邑不言围,此其言围何?伐而言围者,取邑之辞也;伐而不言围者,非取邑之辞也。
季孙宿帅师救台,遂入郓。大夫无遂事,此其言遂何?公不得为政尔。
夏,晋侯使士鲂来聘。秋,九月,吴子乘卒。冬,楚公子贞帅师侵宋。公如晋。 
◇襄十有三年
春,公至自晋。夏,取诗。诗者何?邾娄之邑也。曷为不系乎邾娄?讳亟也。
秋,九月庚辰,楚子审卒。冬,城防。 
◇襄十有四年
春,王正月,季孙宿、叔老会晋士丐、齐人、宋人、卫人、郑公孙虿、曹人、莒人、邾娄人、滕人、薛人、杞人、小邾娄人会吴于向。二月乙未朔,日有食之。夏,四月,叔孙豹会晋荀偃、齐人、宋人、卫北宫括、郑公孙虿、曹人、莒人、邾娄人、滕人、薛人、杞人、小邾娄人伐秦。己未,卫侯出奔齐。莒人侵我东鄙。秋,楚公子贞帅师伐吴。冬,季孙宿会晋士丐、宋华阅、卫孙林父、郑公孙虿、莒人、邾人于戚。 
◇襄十有五年
春,宋公使向戌来聘。二月己亥,及向戌盟于刘。
刘夏逆王后于齐。刘夏者何?天子之大夫也。刘者何?邑也。其称刘何?以邑氏也。外逆女不书,此何以书?过我也。
夏,齐侯伐我北鄙,围成。公救成,至遇。其言至遇何?不敢进也。
季孙宿、叔孙豹帅师城成郛。秋,八月丁巳,日有食之。邾娄人伐我南鄙。冬,十有一月癸亥,晋侯周卒。 
◇襄十有六年
春,王正月,葬晋悼公。
三月,公会晋侯、宋公、卫侯、郑伯、曹伯、莒子、邾娄子、薛伯、杞伯、小邾娄子于湨梁。戊寅,大夫盟。诸侯皆在是,其言大夫盟何?信在大夫也。何言乎信在大夫?遍剌天下之大夫也。曷为遍剌天下之大夫?君若赘旒然。
晋人执莒子、邾娄子以归。齐侯伐我北鄙。夏,公至自会。 五月甲子,地震。叔老会郑伯、晋荀偃、卫甯殖、宋人伐许。秋,齐侯伐我北鄙,围成。大雩。冬,叔孙豹如晋。 
◇襄十有七年
春,王二月,庚午,邾娄子牼卒。宋人伐陈。夏,卫石买帅师伐曹。秋,齐侯伐我北鄙,围桃。高厚帅师伐我北鄙,围防。九月,大雩。宋华臣出奔陈。冬,邾娄人伐我南鄙。 
◇襄十有八年
春,白狄来。白狄者何?夷狄之君也。何以不言朝?不能朝也。
夏,晋人执卫行人石买。秋,齐师伐我北鄙。冬,十月,公会晋侯、宋公、卫侯、郑伯、曹伯、莒子、邾娄子、滕子、薛伯、杞伯、小邾娄子同围齐。曹伯负刍卒于师。楚公子午帅师伐郑。 
◇襄十有九年
春,王正月,诸侯盟于祝阿。晋人执邾娄子。公至自伐齐。此同围齐也,何以致伐?未围齐也。未围齐则其言围齐何?抑齐也。曷为抑齐?为其亟伐也;或曰为其骄蹇,使其世子处乎诸侯之上也。
取邾娄田,自漷水。其言自漷水何?以漷为竟也。何言乎以漷为竟?漷移也。
季孙宿如晋。葬曹成公。 夏,卫孙林父帅师伐齐。秋,七月辛卯,齐侯瑗卒。
晋士匄帅师侵齐,至谷,闻齐侯卒,乃还。还者何?善辞也。何善尔?大其不伐丧也。此受命乎君而伐齐,则何大乎其不伐丧?大夫以君命出,进退在大夫也。
八月丙辰,仲孙蔑卒。齐杀其大夫高厚。郑杀其大夫公子喜。冬,葬齐灵公。城西郛。叔孙豹会晋士匄于柯。城武城。 
◇襄二十年
春,王正月辛亥,仲孙遫会莒人盟于向。夏,六月庚申,公会晋侯、齐侯、宋公、卫侯、郑伯、曹伯、莒子、邾娄子、滕子、薛伯、杞伯、小邾娄子盟于澶渊。秋,公至自会。仲孙遫帅师伐邾娄。蔡杀其大夫公子燮。蔡公子履出奔楚。陈侯之弟光出奔楚。叔老如齐。冬,十月丙辰朔,日有食之。季孙宿如宋。 
◇襄二十有一年
春,王正月,公如晋。邾娄庶其以漆、闾丘来奔。夏,公至自晋。秋,晋栾盈出奔楚。九月庚戌朔,日有食之。冬,十月庚辰朔,日有食之。曹伯来朝。公会晋侯、齐侯、宋公、卫侯、郑伯、曹伯、莒子、邾娄子于商任。
十有一月,庚子,孔子生。
◇襄二十有二年
春,王正月,公至自会。夏,四月。秋,七月辛酉,叔老卒。冬,公会晋侯、齐侯、宋公、卫侯、郑伯、曹伯、莒子、邾娄子、薛伯、杞伯、小邾娄子于沙随。公至自会。楚杀其大夫公子追舒。 
◇襄二十有三年
春,王二月癸酉朔,日有食之。三月己巳,杞伯匄卒。
夏,邾娄鼻我来奔。邾娄鼻我者何?邾娄大夫也。邾娄无大夫,此何以书?以近书也。
葬杞孝公。陈杀其大夫庆虎及庆寅。陈侯之弟光自楚归于陈。
晋栾盈复入于晋,入于曲沃。曲沃者何?晋之邑也。其言入于晋、入于曲沃何?栾盈将入晋,晋人不纳,由乎曲沃而入也。
秋,齐侯伐卫,遂伐晋。
八月,叔孙豹帅师救晋,次于雍榆。曷为先言救而后言次?先通君命也。
己卯,仲孙速卒。冬,十月乙亥,臧孙纥出奔邾娄。
晋人杀栾盈。齐侯袭莒。 曷为不言杀其大夫?非其大夫也。
◇襄二十有四年
春,叔孙豹如晋。仲孙羯帅师侵齐。夏,楚子伐吴。秋,七月甲子朔,日有食之,既。齐崔杼帅师伐莒。大水。八月癸巳朔,日有食之。公会晋侯、宋公、卫侯、郑伯、曹伯、莒子、邾娄子、滕子、薛伯、杞伯、小邾娄子于夷仪。冬,楚子、蔡侯、陈侯、许男伐郑。公至自会。陈鍼宜咎出奔楚。叔孙豹如京师。大饥。 
◇襄二十有五年
春,齐崔杼帅师伐我北鄙。夏,五月乙亥,齐崔杼弑其君光。公会晋侯、宋公、卫侯、郑伯、曹伯、莒子、邾娄子、滕子、薛伯、杞伯、小邾娄子于夷仪。六月壬子,郑公孙舍之帅师入陈。秋,八月己巳,诸侯同盟于重丘。公至自会。
卫侯入于陈仪。陈仪者何?卫之邑也。曷为不言入于卫?谖君以弑也。
楚屈建帅师灭舒鸠。冬,郑公孙夏帅师伐陈。
十有二月,吴子遏伐楚,门于巢,卒。 门于巢卒者何?入门乎巢而卒也。入门乎巢而卒者何?入巢之门而卒也。吴子谒,何以名?伤而反,未至乎舍而卒也。
◇襄二十有六年
春,王二月辛卯,卫甯喜弑其君剽。卫孙林父入于戚以叛。
甲午,卫侯衎复归于卫。此谖君以弑也,其言复归何?恶剽也。曷为恶剽?剽之立于是未有说也。然则曷为不言剽之立?不言剽之立者,以恶卫侯也。
夏,晋侯使荀吴来聘。公会晋人、郑良霄、宋人、曹人于澶渊。秋,宋公杀其世子痤。
晋人执卫甯喜。 此执有罪,何以不得为伯讨?不以其罪执之也。
八月壬午,许男甯卒于楚。冬,楚子、蔡侯、陈侯伐郑。葬许灵公。
◇襄二十有七年
春,齐侯使庆封来聘。夏,叔孙豹会晋赵武、楚屈建、蔡公孙归生、卫石恶、陈孔奂、郑良霄、许人、曹人于宋。卫杀其大夫甯喜。
卫侯之弟鱄出奔晋。卫杀其大夫甯喜,则卫侯之弟鱄曷为出奔晋?为杀甯喜出奔也。曷为为杀甯喜出奔?卫甯殖与孙林父逐卫侯而立公孙剽,甯殖病将死,谓喜曰:「黜公者,非吾意也,孙氏为之。我即死,女能固纳公乎?」喜曰:「诺。」甯殖死,喜立为大夫,使人谓献公曰:「黜公者,非甯氏也,孙氏为之。吾欲纳公,何如?」献公曰:「子苟欲纳我,吾请与子盟。」喜曰:「无所用盟,请使公子鱄约之。」献公谓公子鱄曰:「甯氏将纳我,吾欲与之盟。其言曰:『无所用盟,请使公子鱄约之。』子固为我与之约矣。」公子鱄辞曰:「夫负羁挚,执鈇鑕,从君东西南北,则是臣仆庶孽之事也。若夫约言为信,则非臣仆庶孽之所敢与也。」献公怒曰:「黜我者,非甯氏与孙氏,凡在尔。」公子鱄不得已而与之约。已约,归至,杀甯喜。公子鱄挈其妻子而去之,将济于河,携其妻子而与之盟,曰:「苟有履卫地、食卫粟者,昧雉彼视。」
秋,七月辛巳,豹及诸侯之大夫盟于宋。曷为再言豹?殆诸侯也。曷为殆诸侯?为卫石恶在是也,曰恶人之徒在是矣。
冬,十有二月乙亥朔,日有食之。
◇襄二十有八年
春,无冰。夏,卫石恶出奔晋。邾娄子来朝。秋,八月,大雩。仲孙羯如晋。冬,齐庆封来奔。十有一月,公如楚。十有二月甲寅,天王崩。乙未,楚子昭卒。
◇襄二十有九年
春,王正月,公在楚。何言乎公在楚?正月以存君也。
夏,五月,公至自楚。庚午,卫侯衎卒。
阍弑吴子余祭。阍者何?门人也,刑人也。刑人则曷为谓之阍?刑人非其人也。君子不近刑人,近刑人则轻死之道也。
仲孙羯会晋荀盈、齐高止、宋华定、卫世叔仪、郑公孙段、曹人、莒人、滕人、薛人、小邾娄人城杞。晋侯使士鞅来聘。杞子来盟。
吴子使札来聘。吴无君、无大夫,此何以有君、有大夫?贤季子也。何贤乎季子?让国也。其让国奈何?谒也、余祭也、夷昧也与季子同母者四,季子弱而才,兄弟皆爱之,同欲立之以为君,谒曰:「今若是迮而与季子国,季子犹不受也,请无与子而与弟,弟兄迭为君,而致国乎季子。」皆曰:「诺。」故诸为君者,皆轻死为勇,饮食必祝,曰:「天苟有吴国,尚速有悔于予身。」故谒也死,余祭也立。余祭也死,夷昧也立。夷昧也死,则国宜之季子者也。季子使而亡焉。僚者长庶也,即之,季子使而反,至,而君之尔。阖庐曰:「先君之所以不与子国而与弟者,凡为季子故也。将从先君之命与,则国宜之季子者也;如不从先君之命与,则我宜立者也,僚恶得为君乎?」于是使专诸剌僚,而致国乎季子。季子不受,曰:「尔弑吾君,吾受尔国,是吾与尔为篡也。尔杀吾兄,吾又杀尔,是父子兄弟相杀,终身无已也。」去之延陵,终身不入吴国。故君子以其不受为义,以其不杀为仁。贤季子则吴何以有君、有大夫?以季子为臣,则宜有君者也。札者何?吴季子之名也。《春秋》贤者不名,此何以名?许夷狄者不壹而足也。季子者所贤也,曷为不足乎季子?许人臣者必使臣,许人子者必使子也。
秋,九月,葬卫献公。齐高止出奔北燕。冬,仲孙羯如晋。
◇襄三十年
春,王正月,楚子使薳罢来聘。夏,四月,蔡世子般弑其君固。五月甲午,宋灾,宋伯姬卒。天王杀其弟佞夫。王子瑕奔晋。
秋,七月,叔弓如宋,葬宋共姬。外夫人不书葬,此何以书?隐之也。何隐尔?宋灾,伯姬卒焉。其称谥何?贤也。何贤尔?宋灾,伯姬存焉,有司复曰:「火至矣,请出。」伯姬曰:「不可。吾闻之也:妇人夜出,不见傅母不下堂。傅至矣,母未至也。」逮乎火而死。
郑良霄出奔许,自许入于郑,郑人杀良霄。
冬,十月,葬蔡景公。贼未讨,何以书葬?君子辞也。
晋人、齐人、宋人、卫人、郑人、曹人、莒人、邾娄人、滕人、薛人、杞人、小邾娄人,会于澶渊,宋灾故。宋灾故者何?诸侯会于澶渊,凡为宋灾故也。会未有言其所为者,此言所为何?录伯姬也。诸侯相聚,而更宋之所丧,曰:「死者不可复生,尔财复矣!」此大事也,曷为使微者?卿也。卿则其称人何?贬。曷为贬?卿不得忧诸侯也。
◇襄三十有一年
春王正月。夏,六月辛巳,公薨于楚宫。秋,九月癸巳,子野卒。己亥,仲孙羯卒。冬,十月,滕子来会葬。癸酉,葬我君襄公。十有一月,莒人弑其君密州。
 
昭公
◇昭元年
春,王正月,公即位。
叔孙豹会晋赵武、楚公子围、齐国酌、宋向戌、卫石恶、陈公子招、蔡公孙归生、郑轩虎、许人、曹人于漷。此陈侯之弟招也,何以不称弟?贬。曷为贬?为杀世子偃师贬,曰陈侯之弟招杀陈世子偃师。大夫相杀称人,此其称名氏以杀何?言将自是弑君也。今将尔,词曷为与亲弑者同?君亲无将,将而必诛焉。然则曷为不于其弑焉贬?以亲者弑, ,然后其罪恶甚,《春秋》不待贬绝而罪恶见者,不贬绝以见罪恶也。贬绝然然罪恶见者,贬绝以见罪恶也。今招之罪已重矣,曷为复贬乎此?著招之有罪也。何著乎招之有罪?言楚之托乎讨招以灭陈也。
三月,取运。运者何?内之邑也。其言取之何?不听也。
夏,秦伯之弟鍼出奔晋。秦无大夫,此何以书?仕诸晋也。曷为仕诸晋?有千乘之国,而不能容其母弟,故君子谓之出奔也。
六月,丁巳,邾娄子华卒。
晋荀吴帅师败狄于大原。此大卤也,曷为谓之大原?地物从中国,邑人名从主人。原者何?上平曰原,下平曰隰。
秋,莒去疾自齐入于莒。莒展出奔吴。
叔弓帅师疆郓田。疆运田者何?与莒为竟也。与莒为竟,则曷为帅师而往?畏莒也。
葬邾娄悼公。冬,十有一月,己酉,楚子卷卒。楚公子比出奔晋。
◇昭二年
春,晋侯使韩起来聘。夏,叔弓如晋。秋,郑杀其大夫公孙黑。
冬,公如晋,至河乃复。季孙宿如晋。 其言至河乃复何?不敢进也。
◇昭三年
春,王正月丁未,滕子泉卒。夏,叔弓如滕。五月,葬滕成公。秋,小邾娄子来朝。八月,大雩。冬,大雨雹。北燕伯款出奔齐。
◇昭四年
春,王正月,大雨雹。夏,楚子、蔡侯、陈侯、郑伯、许男、徐子、滕子、顿子、胡子、沈子、小邾娄子、宋世子佐、淮夷会于申。楚人执徐子。 
秋,七月,楚子、蔡侯、陈侯、许男、顿子、胡子、沈子、淮夷伐吴。执齐庆封,杀之。遂灭赖。此伐吴也,其言执齐庆封何?为齐诛也。其为齐诛奈何?庆封走之吴,吴封之于防。然则曷为不言伐防?不与诸侯专封也。庆封之罪何?胁齐君而乱齐国也。
九月,取鄫。其言取之何?灭之也。灭之则其言取之何?内大恶,讳也。
冬,十有二月,乙卯,叔孙豹卒。
◇昭五年
春,王正月,舍中军。舍中军者何?复古也。然则曷为不言三卿?五亦有中,三亦有中。
楚杀其大夫屈申。公如晋。
夏,莒牟夷以牟娄及防、兹来奔。莒牟夷者何?莒大夫也。莒无大夫,此何以书?重地也。其言及防兹来奔何?不以私邑累公邑也。
秋,七月,公至自晋。
戊辰,叔弓帅师败莒师于蚡泉。秦伯卒。濆泉者何?直泉也。直泉者何?涌泉也。何以不名?秦者夷也,匿嫡之名也。其名何?嫡得之也。
冬,楚子、蔡侯、陈侯、许男、顿子、沈子、徐人、越人伐吴。
◇昭六年
春,王正月,杞伯益姑卒。葬秦景公。夏,季孙宿如晋。葬杞文公。宋华合比出奔卫。秋,九月,大雩。楚薳罢帅师伐吴。冬,叔弓如楚。齐侯伐北燕。 
◇昭七年
春,王正月,暨齐平。三月,公如楚。叔孙舍如齐莅盟。夏,四月,甲辰朔,日有食之。秋,八月,戊辰,卫侯恶卒。九月,公至自楚。冬,十有一月,癸未,季孙宿卒。十有二月,癸亥,葬卫襄公。 
◇昭八年
春,陈侯之弟招杀陈世子偃师。陈公子留出奔郑。
秋,搜于红。搜者何?简车徒也。何以书?盖以罕书也。
陈人杀其大夫公子过。大雩。冬,十月壬午,楚师灭陈。执陈公子招,放之于越。杀陈孔奂。葬陈哀公。
◇昭九年
春,叔弓会楚子于陈。许迁于夷。
夏,四月,陈灾。陈已灭矣,其言陈火何?存陈也,曰存陈悕矣!曷为存陈?灭人之国,执人之罪人,杀人之贼,葬人之君,若是则陈存悕矣!
秋,仲孙貜如齐。冬,筑郎囿。 
◇昭十年
春,王正月。夏,齐栾施来奔。秋,七月,季孙意如、叔弓、仲孙貜帅师伐莒。戊子,晋侯彪卒。九月,叔孙舍如晋,葬晋平公。十有二月甲子,宋公成卒。 
◇昭十有一年
春,王二月,叔弓如宋。葬宋平公。
夏,四月丁巳,楚子虔诱蔡侯般杀之于申。楚子虔何以名?绝也。曷为绝之?为其诱封也。此讨贼也,虽诱之则曷为绝之?怀恶而讨不义,君子不予也。
楚公子弃疾帅师围蔡。五月甲申,夫人归氏薨。 
大搜于比蒲。大搜者何?简车徒也。何以书?盖以罕书也。
仲孙貜会邾娄子,盟于祲祥。
秋,季孙意如会晋韩起、齐国弱、宋华亥、卫北宫他、郑罕虎、曹人、杞人于厥憖。
九月己亥,葬我小君齐归。齐归者何?昭公之母也。
冬,十有一月丁酉,楚师灭蔡,执蔡世子有以归,用之。 此未逾年之君也,其称世子何?不君灵公,不成其子也。不君灵公,则曷为不成其子?诛君之子不立,非怒也,无继也。恶乎用之?用之防也。其用之防奈何?盖以筑防也。
◇昭十有二年
春,齐高偃帅师纳北燕伯于阳。伯于阳者何?公子阳生也。子曰:「我乃知之矣。」在侧者曰:「子苟知之,何以不革?」曰:「如尔所不知何?《春秋》之信史也,其序则齐桓、晋文,其会则主会者为之也,其词则丘有罪焉耳!」
三月壬申,郑伯嘉卒。夏,宋公使华定来聘。公如晋,至河乃复。五月,葬郑简公。楚杀其大夫成熊。秋,七月。冬,十月,公子憖出奔齐。楚子伐徐。晋伐鲜虞。 
◇昭十有三年
春,叔弓帅师围费。
夏,四月,楚公子比自晋归于楚,弑其君虔于乾溪。此弑其君,其言归何?归无恶于弑立也。归无恶于弑立者何?灵王为无道,作乾溪之台,三年不成,楚公子弃疾胁比而立之。然后令于乾溪之役曰:「比已立矣,后归者不得复其田里。」众罢而去之,灵王经而死。
楚公子弃疾杀公子比。楚公子弃疾弑公子比,比已立矣,其称公子何?其意不当也。其意不当,则曷为加弑焉尔?比之义宜乎效死不立。大夫相杀称人,此其称名氏以弑何?言将自是为君也。
秋,公会刘子、晋侯、齐侯、宋公、卫侯、郑伯、曹伯、莒子、邾娄子、滕子、薛伯、杞伯、小邾娄子于平丘。八月甲戌,同盟于平丘。
公不与盟。晋人执季孙意如以归。公不与盟者何?公不见与盟也。公不见与盟,大夫执,何以致会?不耻也。曷为不耻?诸侯遂乱,反陈、蔡,君子不耻不与焉!
公至自会。
蔡侯庐归于蔡。陈侯吴归于陈。此皆灭国也,其言归何?不与诸侯专封也。
冬,十月,葬蔡灵公。公如晋,至河乃复。吴灭州来。 
◇昭十有四年
春,意如至自晋。三月,曹伯滕卒。夏,四月。秋,葬曹武公。八月,莒子去疾卒。冬,莒杀其公子意恢。 
◇昭十有五年
春,王正月,吴子夷末卒。
二月癸酉,有事于武宫。龠入,叔弓卒。去乐,卒事。其言去乐卒事何?礼也。君有事于庙,闻大夫之丧,去乐,卒事。大夫闻君之丧,摄主而往。大夫闻大夫之丧,尸事毕而往。
夏,蔡朝吴出奔郑。六月丁巳朔,日有食之。秋,晋荀吴帅师伐鲜虞。冬,公如晋。 
◇昭十有六年
春,齐侯伐徐。
楚子诱戎蛮子杀之。楚子何以不名?夷狄相诱,君子不疾也。曷为不疾?若不疾,乃疾之也。
夏,公至自晋。秋,八月己亥,晋侯夷卒。九月,大雩。季孙意如如晋。冬,十月,葬晋昭公。 
◇昭十有七年
春,小邾娄子来朝。夏,六月甲戌朔,日有食之。秋,郯子来朝。八月,晋荀吴帅师灭陆浑之戎。
冬,有星孛于大辰。孛者何?彗星也。其言于大辰何?在大辰也。大辰者何?大火也。大火为大辰,伐为大辰,北辰亦为大辰。何以书?记异也。
楚人及吴战于长岸。 诈战不言战,此其言战何?敌也。
◇昭十有八年
春,王三月,曹伯须卒。
夏,五月壬午,宋、卫、陈、郑灾。何以书?记异也。何异尔?异其同日而俱灾也。外异不书,此何以书?为天下记异也
六月,邾娄人入鄅。秋,葬曹平公。冬,许迁于白羽。 
◇昭十有九年
春,宋公伐邾娄。夏,五月戊辰,许世子止弑其君买。己卯,地震。秋,齐高发帅师伐莒。
冬,葬许悼公。贼未讨,何以书葬?不成于弑也。曷为不成于弑?止进药而药杀也。止进药而药杀,则曷为加弑焉尔?讥子道之不尽也。其讥子道之不尽奈何?曰:乐正子春之视疾也。复加一饭则脱然愈,复损一饭则脱然愈;复加一衣则脱然愈,复损一衣则脱然愈。止进药而药杀,是以君子加弑焉尔,曰「许世子止弑其君买」,是君子之听止也;「葬许悼公」,是君子之赦止也。赦止者,免止之罪辞也。 
◇昭二十年
春,王正月。
夏,曹公孙会自鄸出奔宋。奔未有言自者,此其言自何?畔也。畔则曷为不言其畔?为公子喜时之后讳也。《春秋》为贤者讳。何贤乎公子喜时?让国也。其让国奈何?曹伯庐卒于师,则未知公子喜时从与?公子负刍从与?或为主于国?或为主于师?公子喜时见公子负刍之当主也,逡巡而退。贤公子喜时,则曷为为会讳?君子之善善也长,恶恶也短,恶恶止其身,善善及子孙。贤者子孙,故君子为之讳也。
秋,盗杀卫侯之兄挚。冬,十月,宋华亥、向宁、华定出奔陈。十有一月辛卯,蔡侯庐卒。
◇昭二十有一年
春,王三月,葬蔡平公。夏,晋侯使士鞅来聘。
宋华亥、向宁、华定自陈入于宋南里以叛。宋南里者何?若曰:因诸者然。
秋,七月壬午朔,日有食之。八月乙亥,叔辄卒。公如晋,至河乃复。
◇昭二十有二年
春,齐侯伐莒。宋华亥、向宁、华定自宋南里出奔楚。大搜于昌间。夏,四月乙丑,天王崩。
六月,叔鞅如京师,葬景王。王室乱。何言乎王室乱?言不及外也。
刘子、单子以王猛居于皇。秋,刘子、单子以王猛入于王城。其称王猛何?当国也。王城者何?西周也。其言入何?篡辞也。
冬,十月,王子猛卒。此未逾年之君也,其称王子猛卒何?不与当也。不与当者,不与当父死子继、兄死弟及之辞也。
十有二月癸酉朔,日有食之。 
◇昭二十有三年
春,王正月,叔孙舍如晋。癸丑,叔鞅卒。晋人执我行人叔孙舍。
晋人围郊。郊者何?天子之邑也。曷为不系于周?不与伐天子也。 
夏,六月,蔡侯东国卒于楚。秋,七月,莒子庚舆来奔。
戊辰,吴败顿、胡、沈、蔡、陈、许之师于鸡父。胡子髡、沈子逞灭,获陈夏啮。此偏战也,曷为以诈战之辞言之?不与夷狄之主中国也。然则曷为不使中国主之?中国亦新夷狄也。其言灭获何?别君臣也,君死于位曰灭,生得曰获,大夫生死皆曰获。不与夷狄之主中国,则其言获陈夏啮何?吴少进也。
天王居于狄泉。尹氏立王子朝。此未三年,其称天王何?著有天子也。
八月乙未,地震。
冬,公如晋,至河,有疾,乃复。 何言乎公有疾乃复?杀耻也。
◇昭二十有四年
春,王二月丙戌,仲孙貜卒。叔孙舍至自晋。夏,五月乙未朔,日有食之。秋,八月,大雩。丁酉,杞伯郁厘卒。冬,吴灭巢。葬杞平公。
◇昭二十有五年
春,叔孙舍如宋。夏,叔诣会晋赵鞅、宋乐大心、卫北宫喜、郑游吉、曹人、邾娄人、滕人、薛人、小邾娄人于黄父。
有鸜鹆来巢。何以书?记异也。何异尔?非中国之禽也,宜穴又巢也。
秋,七月上辛,大雩;季辛,又雩。又雩者何?又雩者非雩也,聚众以逐季氏也。
九月己亥,公孙于齐,次于阳州。
齐侯唁公于野井。唁公者何?昭公将弑季氏,告子家驹曰:「季氏为无道,僭于公室久矣,吾欲弑之,何如?」子家驹曰:「诸侯僭于天子,大夫僭于诸侯久矣!」昭公曰:「吾何僭矣哉?」子家驹曰:「设两观,乘大路,朱干,玉戚,以舞〈大夏〉,八佾以舞〈大武〉,此皆天子之礼也。且夫牛马维娄,委己者也,而柔焉。季氏得民众久矣,君无多辱焉!」昭公不从其言,终弑之而败焉。走之齐,齐侯唁公于野井,曰:「奈何君去鲁国之社稷?」昭公曰:「丧人不佞,失守鲁国之社稷,执事以羞。」再拜颡,庆子家驹曰:「庆子免君于大难矣。」子家驹曰:「臣不佞,陷君于大难,君不忍加之以鈇鑕,赐之以死。」再拜颡。高子执箪食与四脡脯,国子执壶浆,曰:「吾寡君闻君在外,餕饔未就,敢致糗于从者。」昭公曰:「君不忘吾先君,延及丧人,锡之以大礼。」再拜稽首,以衽受。高子曰:「有夫不祥,君无所辱大礼。」昭公盖祭而不尝。景公曰:「寡人有不腆先君之服,未之敢服;有不腆先君之器,未之敢用,敢以请。」昭公曰:「丧人不佞,失守鲁国之社稷,执事以羞,敢辱大礼?敢辞。」景公曰:「寡人有不腆先君之服,未之敢服;有不腆先君之器,未之敢用,敢固以请。」昭公曰:「以吾宗庙之在鲁地,有先君之服,未之能以服;有先君之器,未之能以出,敢固辞。」景公曰:「寡人有不腆先君之服,未之敢服;有不腆先君之器,未之敢用,请以飨乎从者。」昭公曰:「丧人其何称?」景公曰:「孰君而无称?」昭公于是噭然而哭,诸大夫皆哭。既哭以人为灾,以幦为席,以鞍为几,以遇礼相见。孔子曰:「其礼与!其辞足观矣!」
冬,十月戊辰,叔孙舍卒。
十有一月己亥,宋公佐卒于曲棘。曲棘者何?宋之邑也。诸侯卒其封内不地,此何以地?忧内也。
十有二月,齐侯取郓。外取邑不书?此何以书?为公取之也。
◇昭二十有六年
春,王正月,葬宋元公。三月,公至自齐,居于郓。夏,公围成。秋,公会齐侯、莒子、邾娄子、杞伯,盟于鄟陵。公至自会,居于运。九月庚申,楚子居卒。
冬,十月,天王入于成周。尹氏、召伯、毛伯以王子朝奔楚。 成周者何?东周也。其言入何?不嫌也。
◇昭二十有七年
春,公如齐。公至自齐,居于运。夏,四月,吴弑其君僚。楚杀其大夫郤宛。秋,晋士鞅、宋乐祁犁、卫北宫喜、曹人、邾娄人、滕人会于扈。
冬,十月,曹伯午卒。邾娄快来奔。邾娄快者何?邾娄之大夫也。邾娄无大夫,此何以书?以近书也。
公如齐。公至自齐,居于运。 
◇昭二十有八年
春,王三月,葬曹悼公。公如晋,次于乾侯。夏,四月丙戌,郑伯宁卒。六月,葬郑定公。秋,七月癸巳,滕子宁卒。
◇昭二十有九年
春,公至自乾侯,居于郓。齐侯使高张来唁公。公如晋,次于乾侯。夏,四月庚子,叔诣卒。秋,七月。
冬,十月,郓溃。邑不言溃,此其言溃何?郛之也。曷为郛之?君存焉尔。
◇昭三十年
春,王正月,公在乾侯。夏,六月庚辰,晋侯去疾卒。秋,八月,葬晋顷公。冬,十有二月,吴灭徐,徐子章羽奔楚。 
◇昭三十有一年
春,王正月,公在乾侯。季孙意如会晋荀躒于适历。夏,四月丁巳,薛伯谷卒。晋侯使荀躒唁公于乾侯。秋,葬薛献公。
冬,黑肱以滥来奔。文何以无邾娄?通滥也。曷为通滥?贤者子孙宜有地也。贤者孰谓?谓叔术也。何贤乎叔术?让国也。其让国奈何?当邾娄颜之时,邾娄女有为鲁夫人者,则未知其为武公与?懿公与?孝公幼,颜淫九公子于宫中,因以纳贼,则未知其为鲁公子与?邾娄公子与?臧氏之母,养公者也。君幼则宜有养者,大夫之妾,士之妻,则未知臧氏之母者曷为者也?养公者必以其子入养。臧氏之母闻有贼,以其子易公,抱公以逃。贼至,凑公寝而弑之。臣有鲍广父与梁买子者,闻有贼,趋而至。臧氏之母曰:「公不死也,在是,吾以吾子易公矣。」于是负孝公之周诉天子,天子为之诛颜而立叔术,反孝公于鲁。颜夫人者,妪盈女也,国色也,其言曰:「有能为我杀杀颜者,吾为其妻。」叔术为之杀杀颜者,而以为妻,有子焉,谓之盱。夏父者,其所为有于颜者也。盱幼而皆爱之,食必坐二子于其侧而食之,有珍怪之食,盱必先取足焉。夏父曰:「以来,人未足而盱有余。」叔术觉焉,曰:「嘻!此诚尔国也夫!」起而致国于夏父,夏父受而中分之,叔术曰:「不可!」三分之,叔术曰:「不可!」四分之,叔术曰:「不可!」五分之,然后受之。公扈子者,邾娄之父兄也,习乎邾娄之故,其言曰:「恶有言人之国贤若此者乎!」诛颜之时,天子死,叔术起而致国于夏父。当此之时,邾娄人常被兵于周,曰:「何故死吾天子?」通滥则文何以无邾娄?天下未有滥也。天下未有滥,则其言以滥来奔何?叔术者,贤大夫也,绝之则为叔术不欲绝,不绝则世大夫也。大夫之义不得世,故于是推而通之也。
十有二月辛亥朔,日有食之。 
◇昭三十有二年
春,王正月,公在乾侯。取阚。阚者何?邾娄之邑也。曷为不系乎邾娄?讳亟也。
夏,吴伐越。秋,七月。 冬,仲孙何忌会晋韩不信、齐高张、宋仲几、卫世叔申、郑国参、曹人、莒人、薛人、杞人、小邾娄人,城成周。十有二月己未,公薨于乾侯。 
 
定公
◇定元年
元年春王。定何以无正月?正月者,正即位也。定无正月者,即位后也。即位何以后?昭公在外,得入不得入,未可知也。曷为未可知?在季氏也。定、哀多微辞,主人习其读而问其传,则未知己之有罪焉尔。
三月,晋人执宋仲几于京师。仲几之罪何?不哀城也。其言于京师何?伯讨也。伯讨则其称人何?贬。曷为贬?不与大王专执也。曷为不与?实与而文不与。文曷为不与?大夫之义,不得专执也。
夏,六月癸亥,公之丧至自乾侯。戊辰,公即位。癸亥公之丧至自乾侯,则曷为以戊辰之日然后即位?正棺于两楹之间,然后即位。子沈子曰:「定君乎国,然后即位。」即位不日,此何以日?录乎内也。
秋,七月癸巳,葬我君昭公。
九月,大雩。立炀宫。炀宫者何?炀公之宫也。立者何?立者不宜立也。立炀宫,非礼也。
冬,十月,陨霜杀菽。何以书?记异也。此灾菽也,曷为以异书?异大乎灾也。
◇定二年
春,王正月。
夏,五月壬辰,雉门及两观灾。其言雉门及两观灾何?两观微也。然则曷为不言雉门灾及两观?主灾者两观也。时灾者两观,则曷为后言之?不以微及大也。何以书?记灾也。
秋,楚人伐吴。
冬,十月,新作雉门及两观。其言新作之何?修大也。修旧不书,此何以书?讥。何讥尔?不务乎公室也。 
◇定三年
春,王正月,公如晋,至河,乃复。二月辛卯,邾娄子穿卒。夏,四月。秋,葬邾娄庄公。冬,仲孙何忌及邾娄子盟于拔。 
◇定四年
春,王二月癸巳,陈侯吴卒。三月,公会刘子、晋侯、宋公、蔡侯、卫侯、陈子、郑伯、许男、曹伯、莒子、邾娄子、顿子、胡子、滕子、薛伯、杞伯、小邾娄子、齐国夏于召陵,侵楚。夏,四月庚辰,蔡公孙姓帅师灭沈,以沈子嘉归,杀之。五月,公及诸侯盟于皋鼬。杞伯成卒于会。六月,葬陈惠公。许迁于容城。
秋,七月,公至自会。刘卷卒。刘卷者何?天子之大夫也。外大夫不卒,此何以卒?我主之也。
葬杞悼公。楚人围蔡。
晋士鞅、卫孔圉帅师伐鲜虞。葬刘文公。外大夫不书葬,此何以书葬?录我主也。
冬,十有一月庚午,蔡侯以吴子及楚人战于柏举,楚师败绩。楚囊瓦出奔郑。吴何以称子?夷狄也而忧中国。其忧中国奈何?伍子胥父诛乎楚,挟弓而去楚,以干阖庐。阖庐曰:「士之甚!勇之甚!将为之兴师而复仇于楚。」伍子胥复曰:「诸侯不为匹夫兴师,且臣闻之:事君犹事父也。亏君之义,复父之仇,臣不为也。」于是止。蔡昭公朝乎楚,有美裘焉,囊瓦求之,昭公不与,为是拘昭公于南郢,数年然后归之。于其归焉,用事乎河,曰:「天下诸侯苟有能伐楚者,寡人请为之前列。」楚人闻之怒。为是兴师,使囊瓦将而伐蔡。蔡请救于吴,伍子胥复曰:「蔡非有罪也,楚人为无道,君如有忧中国之心,则若时可矣。」于是兴师而救蔡。曰:事君犹事父也,此其为可以复仇奈何?曰:父不受诛,子复仇可也;父受诛,子复仇,推刃之道也。复仇不徐害,朋友相卫,而不相迿,古之道也。
庚辰,吴入郢。吴何以不称子?反夷狄也。其反夷狄奈何?君舍于君室,大夫舍于大夫室,盖妻楚王之母也。 
◇定五年
春,三月辛亥朔,日有食之。
夏,归粟于蔡。于越入吴。六月丙申,季孙意如卒。孰归之?诸侯归之。曷为不言诸侯归之?离至不可得而序,故言我也。于越者何?越者何?于越者,未能以其名通也。越者,能以其名通也。
秋,七月壬子,叔孙不敢卒。冬,晋士鞅帅师围鲜虞。 
◇定六年
春王正月癸亥,郑游速帅师灭许,以许男斯归。二月,公侵郑。公至自侵郑。夏,季孙斯、仲孙何忌如晋。秋,晋人执宋行人乐祁犁。冬,城中城。
季孙斯、仲孙忌帅师围郓。 此仲孙何忌也,曷为谓之仲孙忌?讥二名。二名,非礼也。
◇定七年
春,王正月。夏,四月。秋,齐侯、郑伯盟于鹹。齐人执卫行人北宫结以侵卫。齐侯、卫侯盟于沙。大雩。齐国夏帅师伐我西鄙。九月,大雩。冬,十月。 
◇定八年
春,王正月,公侵齐。公至自侵齐。二月,公侵齐。三月,公至自侵齐。曹伯露卒。夏,齐国夏帅师伐我西鄙。公会晋师于瓦。公至自瓦。秋,七月戊辰,陈侯柳卒。晋士鞅帅师侵郑,遂侵卫。葬曹靖公。九月,葬陈怀公。季孙斯、仲孙何忌帅师侵卫。冬,卫侯、郑伯盟于曲濮。
从祀先公。从祀者何?顺祀也。文公逆祀,去者三人;定公顺祀,叛者五人。
盗窃宝玉、大弓。 盗者孰谓?谓阳虎也。阳虎者,曷为者也?季氏之宰也。季氏之宰则微者也,恶乎得国宝而窃之?阳虎专季氏,季氏专鲁国,阳虎拘季孙、孟氏与叔孙氏迭而食之。睋而锓其板,曰:「某月某日,将杀我于蒲圃,力能救我则于是。」至乎日若时而出。临南者,阳虎之出也,御之。于其乘焉,季孙谓临南曰:「以季氏之世世有子,子可以不免我死乎?」临南曰:「有力不足,臣何敢不勉。」阳越者,阳虎之从弟也,为右。诸阳之从者,车数十乘,至于孟衢,临南投策而庆之,阳越下取策,临南駷马,而由乎孟氏,阳虎从而射之,矢著于庄门。然而甲起于琴如。弑不成,却反舍于郊,皆说然息。或曰:「弑千乘之主,而不克舍此,可乎?」阳虎曰:「夫孺子得国而已,如丈夫何?」睋而曰:「彼哉!彼哉!趣驾。」既驾,公敛处父帅师而至,慬然后得免,自是走之晋。宝者何?璋判白,弓绣质,龟青纯。
◇定九年
春,王正月。夏,四月戊申,郑伯虿卒。
得宝玉、大弓。何以书?国宝也,丧之书,得之书。
六月,葬郑献公。秋,齐侯、卫侯次于五氏。秦伯卒。冬,葬秦哀公。 
◇定十年
春,王三月,及齐平。夏,公会齐侯于夹谷。公至自夹谷。晋赵鞅帅师围卫。
齐人来归郓、欢、龟阴田。齐人曷为来归运、欢、龟阴田?孔子行乎季孙,三月不违,齐人为是来归之。
叔孙州仇、仲孙何忌帅师围郈。秋,叔孙州仇、仲孙何忌帅师围郈。宋乐大心出奔曹。宋公子地出奔陈。冬,齐侯、卫侯、郑游速会于安甫。叔孙州仇如齐。宋公之弟辰暨仲他、石驱出奔陈。 
◇定十有一年
春,宋公之弟辰及仲他、石驱、公子地自陈入于萧以叛。夏,四月。秋,宋乐大心自曹入于萧。冬,及郑平。叔还如郑莅盟。 
◇定十有二年
春,薛伯定卒。夏,葬薛襄公。叔孙州仇帅师堕郈。 卫公孟驱帅师伐曹。
季孙斯、仲孙何忌帅师堕费。曷为帅师堕郈?帅师堕费?孔子行乎季孙,三月不违,曰:「家不藏甲,邑无百雉之城。」于是帅师堕郈,帅师堕费。雉者何?五板而堵,五堵而雉,百雉而城。
秋,大雩。冬,十月癸亥,公会齐侯盟于黄。十有一月丙寅朔,日有食之。公至自黄。十有二月,公围成。公至自围成。 
◇定十有三年
春,齐侯、卫侯次于垂葭。夏,筑蛇渊囿。大搜于比蒲。卫公孟驱帅师伐曹。 秋,晋赵鞅入于晋阳以叛。冬,晋荀寅、士吉射入于朝歌以叛。
晋赵鞅归于晋。此叛也,其言归何?以地正国也。其以地正国奈何?晋赵鞅取晋阳之甲以逐荀寅与士吉射。荀寅与士吉射者,曷为者也?君侧之恶人也。此逐君侧之恶人,曷为以叛言之?无君命也。
薛弑其君比。 
◇定十有四年
春,卫公叔戍来奔。卫赵阳出奔宋。二月辛巳,楚公子结、陈公孙他人帅师灭顿子牂归。夏,卫北宫结来奔。五月,于越败吴于檇李。吴子光卒。公会齐侯、卫侯于牵。公至自会。秋,齐侯、宋公会于洮。
天王使石尚来归脤。石尚者何?天子之士也。脤者何?俎实也。腥曰脤,熟曰燔。 
卫世子蒯聩出奔宋。卫公孟驱出奔郑。宋公之弟辰自萧来奔。大搜于比蒲。邾娄子来会公。城莒父及霄。 
◇定十有五年
春,王正月,邾娄子来朝。
鼷鼠食郊牛,牛死,改卜牛。曷为不言其所食?漫也。
二月辛丑,楚子灭胡,以胡子豹归。
夏,五月辛亥,郊。曷为以夏五月郊?三卜之运也。
壬申,公薨于高寝。郑罕达帅师伐宋。齐侯、卫侯次于渠蒢。
邾娄子来奔丧。其言来奔丧何?奔丧,非礼也。 
秋,七月壬申,姒氏卒。姒氏者何?哀公之母也。何以不称夫人?哀未君也。
八月庚辰朔,日有食之。九月,滕子来会葬。丁巳,葬我君定公,雨,不克葬。戊午,日下昃,乃克葬。
辛巳,葬定姒。定姒何以书葬?未逾年之君也,有子则庙,庙则书葬。
冬,城漆。 
 
哀公
◇哀元年
春,王正月,公即位。楚子、陈侯、随侯、许男围蔡。鼷鼠食郊牛,改卜牛。夏,四月辛巳,郊。秋,齐侯、卫侯伐晋。冬,仲孙何忌帅师伐邾娄。 
◇哀二年
春,王二月,季孙斯、叔孙州仇、仲孙何忌帅师伐邾娄,取漷东田及沂西田。癸巳,叔孙州仇、仲孙何忌及邾娄子盟于句绎。夏,四月丙子,卫侯元卒。滕子来朝。
晋赵鞅帅师纳卫世子蒯聩于戚。戚者何?卫之邑也。曷为不言入于卫?父有子,子不得有父也。
秋,八月甲戌,晋赵鞅帅师及郑罕达帅师战于铁。郑师败绩。冬,十月,葬卫灵公。十有一月,蔡迁于州来。蔡杀其大夫公子驷。 
◇哀三年
春,齐国夏、卫石曼姑帅师围戚。齐国夏曷为与卫石曼姑帅师围戚?伯讨也。此其为伯讨奈何?曼姑受命乎灵公而立辄,以曼姑之义为固可以距之也。辄者曷为者也?蒯聩之子也。然则曷为不立蒯聩而立辄?蒯聩为无道,灵公逐蒯聩而立辄。然则辄之义可以立乎?曰:可。其可奈何?不以父命辞王父命,以王父命辞父命,是父之行乎子也;不以家事辞王事,以王事辞家事,是上之行乎下也。
夏,四月甲午,地震。
五月辛卯,桓宫、僖宫灾。此皆毁庙也,其言灾何?复立也。曷为不言其复立?《春秋》见者不复见也。何以不言及?敌也。何以书?记灾也。
季孙斯、叔孙州仇帅师城启阳。宋乐髡帅师伐曹。秋,七月丙子,季孙斯卒。蔡人放其大夫公孙猎于吴。冬,十月癸卯,秦伯卒。叔孙州仇、仲孙何忌帅师围邾娄。 
◇哀四年
春,王二月庚戌,盗杀蔡侯申。弑君贱者穷诸人,此其称盗以弑何?贱乎贱者也。贱乎贱者孰谓?谓罪人也。
蔡公孙辰出奔吴。葬秦惠公。宋人执小邾娄子。 夏,蔡杀其大夫公孙姓、公孙霍。
晋人执戎蛮子赤归于楚。赤者何?戎曼子之名也。其言归于楚何?子北宫子曰:「辟伯晋而京师楚也。」
城西郛。六月辛丑,亳社灾。蒲社者何?亡国之社也。社者封也,其言灾何?亡国之社盖揜之,揜其上而柴其下。蒲社灾,何以书?记灾也。
秋,八月甲寅,滕子结卒。冬,十有二月,葬蔡昭公。葬滕顷公。 
◇哀五年
春,城毗。夏,齐侯伐宋。晋赵鞅帅师伐卫。秋,九月癸酉,齐侯杵臼卒。冬,叔还如齐。
闰月,葬齐景公。闰不书,此何以书?丧以闰数也。丧曷为以闰数?丧数略也。 
◇哀六年
春,城邾娄葭。晋赵鞅帅师伐鲜虞。吴伐陈。夏,齐国夏及高张来奔。叔还会吴于柤。秋,七月庚寅,楚子轸卒。
齐阳生入于齐。齐陈乞弑其君舍。弑而立者,不以当国之辞言之,此其以当国之辞言之何?为谖也。此其为谖奈何?景公谓陈乞曰:「吾欲立舍,何如?」陈乞曰:「所乐乎为君者,欲立之则立之,不欲立则不立。君如欲立之,则臣请立之。」阳生谓陈乞曰:「吾闻子盖将不欲立我也。」陈乞曰:「夫千乘之主,将废正而立不正,必杀正者。吾不立子者,所以生子者也。走矣!」与之玉节而走之。景公死而舍立。陈乞使人迎阳生于诸其家。除景公之丧,诸大夫皆在朝,陈乞曰:「常之母有鱼菽之祭,愿诸大夫之化我也。」诸大夫皆曰:「诺」于是皆之陈乞之家坐。陈乞曰:「吾有所为甲,请以示焉。」诸大夫皆曰:「诺。」于是使力士举巨囊而至于中溜,诸大夫见之,皆色然而骇,开之则闯然公子阳生也。陈乞曰:「此君也已!」诸大夫不得已皆逡巡北面,再拜稽首而君之尔,自是往弑舍。
冬,仲孙何忌帅师伐邾娄。宋向巢帅师伐曹。  
◇哀七年
春,宋皇瑗帅师侵郑。晋魏曼多帅师侵卫。夏,公会吴于鄫。
秋,公伐邾娄。八月己酉,入邾娄,以邾娄子益来。入不言伐,此其言伐何?内辞也,若使他人然。邾娄子益何以名?绝。曷为绝之?获也。曷为不言其获?内大恶,讳也。
宋人围曹。冬,郑驷弘帅师救曹。
◇哀八年
春,王正月,宋公入曹,以曹伯阳归。曹伯阳何以名?绝之。曷为绝之?灭也。曷为不言其灭?讳同姓之灭也。何讳乎同姓之灭?力能救之而不救也。
吴伐我。
夏,齐人取欢及阐。外取邑不书,此何以书?所以赂齐也。曷为赂齐?为以邾娄子益来也。
归邾娄子益于邾娄。秋,七月。冬,十有二月癸亥,杞伯过卒。齐人归欢及阐。 
◇哀九年
春,王二月,葬杞僖公。
宋皇瑗帅师取郑师于雍丘。其言取之何?易也。其易奈何?诈之也。
夏,楚人伐陈。秋,宋公伐郑。冬,十月。 
◇哀十年
春,王二月,邾娄子益来奔。公会吴伐齐。三月戊戌,齐侯阳生卒。夏,宋人伐郑。晋赵鞅帅师侵齐。五月,公至自伐齐。葬齐悼公。卫公孟驱自齐归于卫。薛伯夷卒。秋,葬薛惠公。冬,楚公子结帅师伐陈。吴救陈。 
◇哀十有一年
春,齐国书帅师伐我。夏,陈辕颇出奔郑。五月,公会吴伐齐。甲戌,齐国书帅师及吴战于艾陵,齐师败绩,获齐国书。秋,七月辛酉,滕子虞毌卒。冬,十有一月,葬滕隐公。卫世叔齐出奔宋。
◇哀十有二年
春,用田赋。何以书?讥。何讥尔?讥始用田赋也。
夏,五月甲辰,孟子卒。孟子者何?昭公之夫人也。其称孟子何?讳娶同姓,盖吴女也。
秋,公会卫侯、宋皇瑗于郧。宋向巢帅师伐郑。
冬,十有二月,螽。何以书?记异也。何异尔?不时也。
◇哀十有三年
春,郑罕达帅师取宋师于岩。其言取之何?易也。其易奈何?诈反也。
夏,许男成卒。
公会晋侯及吴子于黄池。吴何以称子?吴主会也。吴主会则曷为先言晋侯?不与夷狄之主中国也。其言及吴子何?会两伯之辞也。不与夷狄之主中国,则曷为以会两伯之辞言之?重吴也。曷为重吴?吴在是则天下诸侯莫敢不至也。
楚公子申帅师伐陈。于越入吴。秋,公至自会。 
晋魏曼多帅师侵卫。此晋魏曼多也,曷为谓之晋魏多?讥二名,二名非礼也。
葬许元公。九月,螽。
冬,十有一月,有星孛于东方。孛者何?彗星也。其言于东方何?见于旦也。何以书?记异也。
盗杀陈夏区夫。十有二月,螽。
◇哀十有四年
春,西狩获麟。何以书?记异也。何异尔?非中国之兽也。然则孰狩之?薪采者也。薪采者则微者也,曷为以狩言之?大之也。曷为大之?为获麟大之也。曷为获麟大之?麟者仁兽也。有王者则至,无王者则不至。有以告者曰:「有麇而角者。」孔子曰:「孰为来哉!孰为来哉!」反袂拭面,涕沾袍。颜渊死,子曰:「噫!天丧予。」子路死,子曰:「噫!天祝予。」西狩获麟,孔子曰:「吾道穷矣!」《春秋》何以始乎隐?祖之所逮闻也。所见异辞,所闻异辞,所传闻异辞。何以终乎哀十四年?曰:备矣!君子曷为为《春秋》?拨乱世,反诸正,莫近诸《春秋》。则未知其为是与?其诸君子乐道尧舜之道与?末不亦乐乎尧舜之知君子也?制《春秋》之义以俟后圣,以君子之为,亦有乐乎此也。


订阅本站Rss源+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QQ空间+ 分享到腾讯微博+ 分享到人人网+ 分享到开心网+ 分享到百度搜藏+ 分享到淘宝+ 分享到网易微博+ 分享到Facebook脸谱网+ 分享到Facebook推特网+

上一条:已经没有了
下一条:浅析中国儒家哲学对当代德育教育的积极影响

相关内容连接:

·儒学发展全球价值伦理
·儒家文化的现代优势
·当前金融危机与儒家正义原则之思考
·儒家与基督教的旧有对话模式
·《儒学解释学》校后馀论
·儒家文化与宗教
·儒家文化与侠义精神
·谈儒家文化的产生及其他
·儒学文化的演变及其现代命运
·先秦儒学关于社会正义的诉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