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公告】 1. 本网即日起只接受电子邮箱投稿,不便之处,请谅解! 2. 所有文章的评论功能暂时关闭,主要是不堪广告骚扰。需要讨论的,可到本网留言专区 
学界动态 |  好汉反剽 |  社科论丛 |  校园文化 |  好汉教苑 |  好汉哲学 |  学习方法 |  心灵抚慰 |  好汉人生 |  好汉管理 |  学术服务 |  好汉网主 |  说好汉网 |   English  |  学术商城 |  学术交友 |  访客留言 |  世界天气 |  万年日历 |  学术吧台 |  各国会议 |  在线聊天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何云峰:感受美国的交警处置风度
时间:2016-12-25 下午 12:16:02,点击:0

作者:何云峰

说到警察,并不是见了就要让人怕怕的那种感觉,警察的威信是靠他们的服务形象水到渠成的。说说遭遇美国警察的感受来佐证这一点吧。

 
估计大约在美国有10万公里以上的自驾游经历了。车迹到过美国本土所有州,本土外只在夏威夷及其离岛开过。总共加起来已经先后被警察逮了三次现行:两次超速和一次违章倒车。在这里不妨把它们都一一说出来分享一下。
 
两次超速的经历都差不多,就先说它吧。一次超速驾驶大致接近90英里了,限速大概是75英里;另一次大致80英里,限速是65英里。行车中,我和朋友们边开车边说笑,对超速多少却毫无察觉。只是突然发现警车在旁边不停地闪烁。一看就知道那是警察要我们停下来。警察或警车没有跑到我们前面来拦截。而是在我们的车子后面然后右边示意我们停车。以前没有经历过这样的事情,但却也听说过要老实地待着别动。据说美国警察个个都带着武器,乱动的话他会先发制人的。于是我们就慢慢靠边停车,坐在驾驶室,听后警察的处理。警察帅哥站在离右边副驾驶车窗一米左右的地方,慢慢弯下腰,问我们为什么开这么快,是要往哪里赶路。我如实回答之。对于为什么会开那么快,我只是说不熟悉英里制,觉得80-90公理并不快。然后他要我拿出驾照和车辆保单来。我把驾照给他看了,但保单却找了半天没有找到。不知道是因为俺“人品好”,抑或警察帅哥的心情好,警察只是说了句开慢点,注意安全,叫我不要找保单了,就放我们走了。
 
这两次遭遇警察,前后相隔3年多,同样的深刻感受始终难以忘怀:
 
(1)美国警察好像不会像训斥龟孙子那样去教训违章者,似乎没有刻意来一堂交通法规课,轻松地就放咱们走了。也许是因为他一看俺就是善良人家,所以就多了同情心吧。
 
(2)警察拦截的时候非常注意安全,既保护他自己,也不干扰我们行车。
 
(3)当俺们直接面对警察的时候,由于他保持着心理学家所说的那种安全距离,俺们没有任何恐惧和紧张感。大概警察大哥们都接受过专业训练,真的很让你放松。
 
(4)警察大哥接近俺们的时候感觉是在帮助迷途的羔羊,而不是在追截罪犯。他不把你当作阶级敌人,所以你也不会把他看成敌对方了。虽然他在查我违章,我却感到的是友善,而非敌意。
 
(5)警察大哥一点都没有想到要罚款挣奖金的样子,因为他靠近我的时候并没有手里拿着罚款单子,也没有准备去口袋里掏罚款单。大概美国警察不缺钱,好像没有要罚款的意思。或许,我们遭遇到的恰巧是善良警察,算运气好。不知道为什么会这么友善,这么和蔼,这么不让人害怕。
 
两次超速被抓,都是同样的结局,没有被罚款,没有被教训,同样的感受,同样的心情。俺这厢都是如实告诉读者,没有任何夸张。不知道其他朋友会不会有这么好的运气?反正,俺没有感觉到盛气凌人,感觉不到专政机关出来的威风。只感觉到,站在你面前的是似乎要伸出援手的友善帅小伙子。
 
再说另外一次违章倒车的事情吧。当时,我们开车去看日落,心急,想找个有水的地方拍照片。由于太阳很快就要落山了,我们还不知道附近什么地方是最佳的观赏日落的位置。于是,就在路上到处找。找寻的过程中,开错了岔口,走到一个掉头匝道上去了。刚上匝道,就发觉不对头。由于道路上非常空,没有什么车,于是便立即停车,看看后面比较安全,就准备倒车回去。还没有倒上一米远,警察不知道怎么就开车跑到俺们眼前了,犹如天降骑兵。美女警察下车问我要找什么地方,我如实回答之。她马上说怎么走怎么走。让我不要倒车,先往前开,然后再在很近的地方掉头开回原路。其他什么也没有说,好像是上帝派来专门给我指路的天使。俺没有产生畏惧感,俺除了感激,什么也不愿意多说。没有怨恨,没有想到为自己争辩或强词夺理一番,也没有受到什么交通法规教育(训斥!),就那样轻松地在30秒钟左右就彼此再见了。现在回想起来,一点没有心情不悦的感觉。这不是因为她是美女警察。其实,那只是一个上了一定年纪的女性警察,不大可能有其他想法的那种,因为她在真诚地帮助你,你就不会看多么仔细,或者想入非非太多。俺的感觉就是这样:淡淡的,平静的,记忆却深深的;记忆深深的,不是对警察,而是那个事情发生后的感受。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QQ空间+ 分享到腾讯微博+ 分享到人人网+ 分享到开心网+ 分享到百度搜藏+ 分享到淘宝+ 分享到网易微博+ 分享到Facebook脸谱网+ 分享到Facebook推特网+ 【打印】【关闭
上一篇: 何云峰、张蕾:劳动人权马克思主义续论
下一篇: 鱼肉歌
相关评论

我要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内容
评论内容